我的如此芳鄰 偵探推理

我的如此芳鄰 第三百七十三章 時機

作者:新月翩翩

本章內容簡介:吧。」胡三立同樣也很是費解。少將軍好像只告訴他們該如何傳話,去引得北疆的部族之間開戰。 如此一來,黎琯必然分身乏術,再沒有精力去同蘇家軍開戰相爭。如此這一次馬失前蹄的損失也有機會得到緩補,大軍...

既然敢撒這樣的謊,至少是不怕被別人查探一番的。蘇雲起早先讓羅倫等人故意放出天盛落敗的消息之後,便又當真將軍隊向後退了一里。

至於黎琯會不會進而追了上來,這並不在蘇雲起的考慮範疇之內。不管他們是疑心重,不夠膽量因而選擇繼續留在原地也好,還是覺得要趁著勢頭大好奮起直追也罷。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天盛這邊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合煌同茯尹的疑心一起,只要稍稍觸到些風吹草動,那些假的自然便會成真。

北人斷然不會輕易相信天盛,但同樣更不會相信對他們有著最直接威脅的,同在北部的部族。

這個時候,他們要做的僅僅只是推波助瀾。

北人之所以處處割據分裂,面對中原從不曾聯手合擊過,是真的沒有考慮到聯手的贏面更大一些嗎?

不,並不是這個原因。這麼顯而易見的問題,這麼輸贏易辨的選擇,沒有人不會這麼做的。

可,北疆的這些部族卻沒有一個這樣做。究其原因,眼界太過狹小是為一。

最為重要的卻是,在每一個部族的心裡都將除他們本身之外的部族視做了眼中釘和肉中刺,如芒在背的刺激讓他們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誰人能統一了北疆各部,誰人便是最有資格向中原發起攻擊的那個。

因而,面對外來的威脅,安內永遠是這些胡人的頭等大事。

黎琯如此,合煌茯尹都是如此。

難得勝了中原,比其合煌和茯尹兩族之間的相爭,一致排除異己才是正道。

托籍的免戰牌一掛,再派出議和的小兵與合煌相商,二軍果不其然都達成了暫定的協議。

「以我對他們的了解,能不能繼續勢如破竹倒是未知。但如若真被他們贏下一局,勢必會回來侵吞搶佔我們的地盤。」小人得志便是托籍對黎琯的唯一總結。

「休戰並不意味著合作,解決了黎琯的事情……」合煌的將軍雖然人在托籍的營帳里,但氣勢態度是一貫地強硬。

「解決了黎琯的事情,我的刀傷還要報仇。」托籍也沒有什麼好臉色,事實上若不是怕黎琯向他們反撲,托籍必然不會主動求和:「慢走不送。」

本來雙方便都不是沖著求和而來的,至多不過達到免戰的協議。合煌的將軍帶人從托籍的營帳里憤憤離去。

「現在怎麼著?」羅倫壓著聲音去問胡三立等人。

「等吧。」胡三立同樣也很是費解。少將軍好像只告訴他們該如何傳話,去引得北疆的部族之間開戰。

如此一來,黎琯必然分身乏術,再沒有精力去同蘇家軍開戰相爭。如此這一次馬失前蹄的損失也有機會得到緩補,大軍更可藉機鬆口氣。

困局可解,但新的問題又來了。他們該如何抽身,才能既確保自身沒有危險,又可以不壞了好不容易成功的計策?

葛爾不明,天盛的蘇家軍由蘇少將軍帶兵,雖然少了蘇閑這一勁敵,但蘇雲起其人依舊是中原疆土的有力屏障。

他若不是有修容公主早先出了計策,又哪裡能鑽得了空子?

說到底,那個小子還是有幾下子的。從這一次他的被擒便足可印證。

越是想摸透對方的心思,思路便越是混亂,葛爾一頭杵到了面前的桌上,頭疼得十分厲害:「你這消息屬實?」

來人不斷點頭,他們每日分批一探,在敵軍動向這樣的問題上,是絕不會出差錯的:「中原軍向後退了一里,且日日操練兵馬。」

「你們都先退下。讓本將一個人仔細想想。」葛爾清退了帳內的所有人。

退兵,便證明是實力不濟。以當時的狀況來說,這一點確實不錯。操練兵馬似乎也是情理之中,蒙此敗仗,換任何一個有血性的人來統領軍隊都不可能無所動。

只是,那傢伙可不像個會輕易退縮的無膽鼠輩。莫不成是另設了陷阱在引他們前去?

經此一役,葛爾對蘇雲起的印象又更深入了一些。此人年紀雖輕,但確確實實是個不可多得的將才,即便沒有蘇閑那個老傢伙帶軍壓陣,他也可獨當一面。

蘇雲起越是行為怪異,反而越讓與他交手的葛爾心裡發虛。那蘇雲起若是不退兵,抑或是向他們的方向又向前行進了一些,都不會讓現在的葛爾如坐針氈。

「收兵。」猶豫多時,多方權衡了利弊,葛爾考慮到他自己的傷勢也過重。若真是那小子的謀略,他一定擋無可擋。

既然如此,還是先鳴金收兵得為好。

葛爾並不知道的是,在他收兵想要回黎琯去找修容商議稟報這裡的戰況之時。與黎琯大軍相距不遠的合煌和茯尹正擁了兵,向他這個方向趕來。

「什麼?堵在了回程的路上?」葛爾緊緊攥住了手中藏起鋒刃的長刀。他萬萬沒有想到,當他下定了決心之後,回程都是處處障礙。

三軍正如蘇雲起所料一般,合煌同茯尹為了守住各自的利益,息戰不爭。儘管兩軍的將領嘴上並不承認,但事實上,休戰便還是聯合到了一起。

合煌和茯尹的兩軍合併成了一股力量,黎琯之下即便有葛爾這樣的將領打頭,又有數名猛將,可終歸不過是雙拳難敵四手。不多時日,便已陷入了進無可進,退無可退的僵局。

羅倫還在猶豫,不知何時遁走會是最好的時機。胡三立連拖帶拽,趁著胡人不查之際,這才強硬地將躊躇不決的羅倫帶走。

「此時不走,身份一旦敗露,便會立即成為刀下亡魂。」

對待細作,胡人的手段只會比他們的想象更加殘酷百倍。

之前遲遲不動身,不過是因為沒有合適的時機。畢竟蘇少將軍交待的任務完成不了,回去無法交差。便是當時的情況亦是讓他們不得不選擇留下,那個時候突然走人,分明就是心裡有鬼。

這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蠢事,一做出來,之前所有為此費心綢繆的心血和精力將統統白費。

趁著那三軍交戰不止的契機,胡三立爭當了第一人,帶著羅倫幾人逃竄出了戰常

橫穿戰場,本就是在拿命做搏。刀劍無眼,不知從哪裡飛射出來的一支冷箭,陰差陽錯卻又不偏不倚地從羅倫的後背射入,頓時血流不止。

.。:m.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