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寵妻日常 玄幻魔法

王爺寵妻日常 第一百二十一章:針鋒相對

作者:紀靈昀

本章內容簡介:去。 可是這兩個人是,卻也不是她認識和熟悉的人,怎麼會這樣…… 「時辰也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 喬南眸中閃過一抹幽深,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將身上的銀色的披風搭在了衛輕裳的肩上...

「喬南?」

衛輕裳剛到了自己的屋子前,便看到了一身白衣的喬南站在亭子下,清冷出塵,見到她,唇角勾起一抹溫暖的笑容,向她招了招手。

看著這一幕,衛輕裳不由得有些恍惚,前世的喬南,也是喜歡穿著一身白色西服,站在酒會的門前,每次看見她,都會笑著向她招手,溫暖而又乾淨。

「你怎麼在這兒?」

雖然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似乎不是前世的喬南,可是她仍然貪戀著這張熟悉的面容和溫暖的笑,走上前開口問道。

「有些不放心,便過來等你。」

喬南笑了笑,伸出手想要向往常一樣的揉一揉衛輕裳柔軟的髮絲,忽然想到了什麼,便停下了手,笑容微微有些凝固,開口問道:

「事情都聊完了?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

「沒什麼事兒,只不過是公主隨便聊了幾句。」

衛輕裳看著喬南垂下去的手,眸中閃過一絲亮光,只是不知道這一世的衛輕裳和喬南又是什麼關係。

「嗯。」

喬南聽到這話,輕點了一下頭,隨即看著衛輕裳,帶著擔憂的開口問道:

「你失憶的事……」

「許多事都不記得了,也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好,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只要你們都能活著,比什麼都好。」

心中思緒翻湧萬千,衛輕裳面上卻並不顯,此時的她卻已經開始微微動搖了,衛墨在,喬南也在,那她究竟還要不要回去。

可是這兩個人是,卻也不是她認識和熟悉的人,怎麼會這樣……

「時辰也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

喬南眸中閃過一抹幽深,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將身上的銀色的披風搭在了衛輕裳的肩上,開口說道:

「天轉涼了,以後多穿一點,你身體一向不怎麼好。」

「好。」

衛輕裳笑了笑,攏了攏身上的披風,開口說道:

「有什麼話,明日再說吧。」

「進去吧。」

喬南站在亭子內,看著衛輕裳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屋內,關於她和蕭鈺的婚事,卻到底還是沒有問出來,清冷的眸子中此時有些悲傷。

這一次見面,喬南有感覺,他和衛輕裳之間,似乎是有了一層無法打破的疏離,和從前不一樣了。

「東周的驃騎將軍,最年輕的冠軍侯,如今一見,本王便知道傳言不虛了。」

從竹林的一片陰影中走了出來,蕭鈺的表情十分的冷峻,鳳眸中也是一道化不開的寒冰,看著喬南出聲說道。

「攝政王。」

聽到聲音的喬南轉過身,看著一身玄金色蟒袍的蕭鈺,拱了拱手開口說道:

「早在東周就聽聞王爺大名,如今得以一見,是喬某之幸。」

「坐。」

蕭鈺眸中閃過冷芒,看了眼屋內忽明忽暗的燭火,袖袍一揮,開口說道:

「王爺請。」

喬南看了眼蕭鈺,卻並沒有先坐,而是捋了一下素色的衣袍,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看著這一幕,蕭鈺倒是毫不猶豫,掀開袍子,便坐了下去,身後的宮晟便將茶擺在了桌子上。

「冠軍侯十八歲便入敵營,割敵軍將領首級如同探囊取物,本王還以為是如何鐵血男兒,沒想到竟是如此斯文,倒像是如玉君子。」

蕭鈺一邊倒了一杯茶水遞給了喬南,一邊頭也沒抬的開口說道。

「家母本是太師之女,對喬某自小要求便是嚴苛,倒是王爺,本是朝堂風雲人物,沒想到卻有沙場的鐵血之氣。」

喬南看了眼蕭鈺,伸手接過了茶杯,眸中帶著清冷的開口說道。

「年幼時貪玩,常與皇兄狩場圍獵,有過幾次兇險,比不得冠軍侯征戰沙常」

說完這話,蕭鈺放下手中的茶杯,鳳眸微挑,笑著開口說道:

「王妃也常說本王煞氣太濃,需要收斂,本王看冠軍侯就不錯,氣質溫溫潤,半點也看不出煞氣來,不妨指點本王一二,也免得本王王妃不高興。」

「……」

站在蕭鈺身後的宮晟,聽到這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抬頭看了眼天上的明月,嘆了口氣,他就是王爺怎麼無緣無故的來找喬南。

這不,正題來了,一口一個王妃,喊的甚是親密,不知道還真以為兩人的關係多親厚。

果然,此話一出口,喬南的指尖便頓了一下,隱約泛著青色,隨即面色不改,輕笑了一聲,開口說道:

「王爺這樣的人物,又哪裡有人會嫌棄。」

「倒是忘了和王爺道謝,這段時間收留了裳兒,還救了阿墨,若是日後王爺有什麼吩咐,喬某務必竭盡全力。」

宮晟抬頭噓了眼喬南,看著他臉上無懈可擊的笑容,忍不住頓了一下,看這位也不是個善茬,直接就把王爺給堵回來了。

「本王的王妃和弟弟,本王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觀,倒是本王要跟冠軍侯道聲謝,這段時間為了衛墨,費了不少心血。」

蕭鈺說完這番話,抬眸看了眼喬南,隨即開口說道:

「本王聽說冠軍侯身邊還有個女人,路上走散了,本王已經派人去打聽了,相信不日便能來京城跟冠軍侯團聚,也算是本王的一份心意。」

聽到這話,喬南的臉色有些陰沉下來,這個攝政王果然是不簡單,怕是許多事他都打探的一清二楚了。

「那就多謝王爺了,若是能找到楚姑娘,想必裳兒一定會很高興,她自小便和楚姑娘是手帕之交,若是能見面,再好不過了。」

「也好。」

蕭鈺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喬南,這一次卻沒有說什麼,啜了一口茶水,輕點了點頭。

「你們兩個,在外面嘀嘀咕咕什麼,有事不能回房間說嗎?」

房門『吱呀』一聲,被人從裡面打開,衛輕裳穿著一身淡青色的中衣,美眸怒瞪著蕭鈺和喬南兩個人。

本來今天她躺在床上就有些心煩,捋不順思緒,就聽見外面兩個人嘀嘀咕咕,一直在聊天,根本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煩死人了,擾民啊知不知道。

「裳兒……」

聽到聲音的喬南站起身,似是有些抱歉,忙開口喊了一聲。

倒是蕭鈺,見到衛輕裳,劍眉一攏,看了眼一旁的喬南,快步走了過去,一把將人攬在了懷裡,開口說道:

「怎麼,是做噩夢了,睡不著了?」

「本王就說,我不在,你睡不著,還非要耍小脾氣。」

「走吧,本王今晚陪你,不用怕了。」

一邊說著話,蕭鈺一邊半推半拉的將衛輕裳帶進了房內,隨即便『』的一聲,將房門關上了。

喬南站在院子內,看著屋內的兩個影子,心中抽疼,彷彿萬千的針在扎著他,手握成拳,青筋都暴起了,卻是絲毫都沒有感覺。

一旁站著的宮晟,面無表情,心裡卻是笑的快要抽筋了,王爺這手段實在是太過高明了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