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超級奶爸 偵探推理

娛樂超級奶爸 第三百八十章 《相親》

作者:洛山山

本章內容簡介:別是作協的朗誦,直接為春晚貼上了『創新』的標籤。 只是觀眾們也是有著審美疲勞的,他們所期待的小品演員,趙依山、潘長河以及沈一騰一個都沒有出現,已經等得有些急了。 「不是說,今年這三位小...

嘩嘩嘩!

就像哈溫所預見的那樣,《保衛黃河鋼琴協奏曲》作為底音配樂,碩大的屏幕上播放著華夏這些年建設和發展的歷程湖面,再加上華春生創作的詩詞,每一位朗誦者充滿激情的誦讀……

整個場面宏大,內容震撼人心,感情奔放、激蕩!

這個節目,成功贏得了繼劉子夏的《我的華夏心》歌曲演唱之後,觀眾們再一次的掌聲狂.潮。

幾乎每一位在場的觀眾,每一位華夏人,都聽得心潮澎湃、血脈賁張!

舉辦了這麼多屆的晚會,似乎今晚這兩個歌唱祖國、歌唱民族的節目,格外地吸引人,異常地鼓舞人心,能夠激發出人們的愛國情愫!

在作協的朗誦節目結束之後,同劉子夏歌唱之後一摸一樣的場面出現了,觀眾們臉色潮紅,瘋狂地鼓著手掌,掌聲如海浪般,一浪壓過一浪,經久不息。

當劉子夏出現在後台的時候,哈溫他們才剛剛從劉子夏創作的小品劇本中回過神來,一個個臉色怪異地盯著劉子夏看,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樣。

把手裡的紅色朗誦本遞給鄭遠傑,劉子夏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說道:「你們幹嘛這麼看著我?我身上有什麼不對嗎?」

眾人齊齊搖頭,最後還是哈溫站了出來,說道:

「我們只是奇怪,你這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除了唱歌、寫作,當導演之外,竟然還能寫出小品本子來,怪不得圈裡的人都管你叫創作小王子呢1

『創作小王子』,那是針對音樂方面的好不好?什麼時候和編劇扯上關係了?

劉子夏哭笑不得地搖搖頭,直接問道:「哈導,怎麼樣?對這個本子還滿意嗎?如果不滿意的話,我再給你們寫幾個出來,肯定會讓你們滿意的。」

我擦,要不要這麼打擊人,什麼時候創作小品也能這麼隨意了?

劉子夏一句話,搞得所有人都有些無語了。

「這個本子就很好了。」哈溫連連點頭。

人比人氣死人,還是盡量不要和這個怪才說話了。

看哈溫的態度,應該是給這個本子過了,那麼接下來就是排練還有磨合本子了,劉子夏扭頭看向了范韋和嚴雪晶,說道:「范老師、嚴老師,現在……」

劉子夏話都還沒說完呢,就被范韋打斷了,他說道:「劉先生,別叫得這麼陌生,你管我叫聲哥,跟雪晶喊聲姐就行了,我們喊你子夏,這樣也顯得親近些。」

「好1劉子夏點點頭,說道:「范哥,晶姐,這個小品本子,你們應該也看過了,怎麼樣,符不符合你們的要求,能不能拿起來?」

「這個本子挺好的,有笑也有情,只是有部分得適當地刪減一下。」

范韋都快成春晚小品專業戶了,有哪些地方能碰,那些地方不能碰,他還是很清楚的,「一個原因是多少有點粗俗,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趕一下時間進度。」

春晚小品類的節目,一般時長都控制在15到17分鐘之間。

如果按照這個本子原樣搬上去的話,怕是得演個20來分鐘,這樣就嚴重超支了,哈溫也肯定不幹!

「哪一部分,你勾出來我看看,咱們再打磨一下。」劉子夏上前兩步說道。

「那哈導,我們就先去磨合一下,本子你那也有,布景就用我們原來的就行,就是缺條被子,還有飯盒、葯、暖水袋,麻煩你去找一下。」

嚴雪晶對這個本子很有信心,而且剛剛他們已經和哈溫、王正討論過了,如果一會劉子夏的搞笑功底過關,這個節目就直接上了。

「好,你們去吧,不過你們記住,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之後,你們的節目就算不行也得上了。」哈溫點點頭,給他們限定了最後的時間。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劉子夏的《我的華夏心》起到了很好的挽回口碑的作用。

再加上之後的幾個節目,特別是作協的朗誦,直接為春晚貼上了『創新』的標籤。

只是觀眾們也是有著審美疲勞的,他們所期待的小品演員,趙依山、潘長河以及沈一騰一個都沒有出現,已經等得有些急了。

「不是說,今年這三位小品大師的節目,都過審了嗎?怎麼還不上來?」

「是啊,語言類節目,來來回回的總是相聲,怎麼就沒有小品呢?」

「不會是把趙依山老師他們的小品,都被臨時撤下來了吧?」

「也沒準,你沒見剛剛馮礬老師都演的是群口相聲嗎?」

「沒有精彩小品的春晚,那還叫春晚嗎?我要趙依山,我要潘長河……」

觀眾們在央視的直播平台上,那是各種評論,倒是不吐槽節目不新穎,或者不好看了,而是一水地要求上小品節目。

畢竟在春晚開始之前,參加春晚的明星藝人名字,以及他們什麼時候上場,就已經公布出去了。

儘管有些明星藝人上台和公布上台的時間有些出入,可也算登台了啊?

趙依山、范韋、嚴雪晶他們是怎麼回事?

按照公布的時間表來看,早在一個小時前他們就應該登台了呀?怎麼都到現在了,還沒看到他們的人影呢?

這就不得不讓觀眾們多想了。

就在觀眾們胡思亂想,又有上春晚直播網站罵大街衝動的時候,主持人的報幕也來了。

「剛剛的舞蹈,真的表現出一種蓬勃的生機1楊軍笑著說道。

董晴接話道:「是的,春回大地,春暖花開,這才是春節新氣象。」

楊軍看了董晴一眼,說道:「對了,說起新氣象,董晴你知道嗎?這過年啊,有一個新氣象,在咱們華夏的家家戶戶上演著。」

「什麼新氣象?」董晴很配合地問道。

「那就是相親啊?」楊軍哈哈一笑,說道:「你沒聽過嗎?過年啊,又是新的一年相親季的開始!不信你瞧,他們來了……下面請欣賞小品《相親》1

小品,這個貌似有點意思了,就是不知道是誰演的,畢竟這演出順序都亂了。

觀眾們精神了一下,順著楊軍的手指,看向了舞台上。

舞台上,早就布好了景,這個景很有關東范,統共兩個屋:

一個屋裡是一張類似炕的硬床,牆上貼著福字;

另外一個屋是客廳,有沙發、有茶几,沙發上鋪散著一條大花紅棉被,茶几上雜亂地擺放著飯盒、葯,還有紅色的暖水袋。

兩間屋子用一堵掏了門的牆給隔開了。

頂著一頭的花白捲髮,穿著紅色針織上衣,黑色過膝冬裙的老年女人,端著個果盤走進了客廳。

看見鋪散在沙發上的大花紅棉被,她順手把果盤擱在了茶几上,轉身扒拉著大花紅棉被,嘴裡還說道:「老憨啊,老憨!老憨啊,起來……」

大花紅棉被裡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啊?」

老年女人一把就把被子掀開了一半,說道:「別擱這睡了啊1

被子一掀開,露出一個老頭來,他戴著個藏藍色的農民帽,穿著五六十年代那種藏藍色的工人服,迷迷糊糊地說道:「怎麼地呀?」

「起來1老年女人伸手去拉老頭,被老頭給躲了過去。

就聽那老頭躺直了身體,才說道:「這今個太陽擱哪頭出來的呀,這離婚一年多了,頭一次跟我說話呀1

我勒個去,這滿嘴的關東大碴子味,聽著是真帶勁啊!

有些笑點低的觀眾,已經開始咧嘴了。

「起來,別擱這睡了啊?」老年女人總算把老頭給薅了起來。

老頭一邊起身,一邊抱怨道:「不擱這睡上哪睡去呀,啊?」

老年女人掖了掖被角,說道:「出去溜達溜達去。」

老頭做了起來,總算露了個正臉出來,臉上的表情很不情願:「溜達啥呀?」

老年女人一轉身,臉龐也面向了觀眾,她一甩手,說道:「天兒多好啊,上外溜達溜達去唄1

哎?

這兩個人,全都帶著一嘴的關東大碴子味,而且這身裝扮……我靠,竟然是嚴雪晶還有范韋!

所有人都來了精神,等了這老半天,本來以為出來一個普通的小品,樂呵樂呵就得了,沒想到出來的竟然是嚴雪晶還有范韋這兩位喜劇大師。

這可是意外之喜了!

既然有他們倆,那就肯定有趙依山啊,因為這仨人可是黃金鐵三角。

再加上春晚節目組公布出來的登台時間,他們是排在一起的,那就表明表演的是同一個節目!

只要趙大爺、范大叔、嚴大姐一出來,那鐵定是穩了!

觀眾們下意識地坐直了身體,興趣也全都提了起來!

而且看剛剛這倆人的模樣,演的是兩口子,而且還是離婚但是還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那種兩口子。

這時候,范韋斜靠在沙發墊上,直接點透了她:「你是有事兒吧?」

嚴雪晶有些羞澀地笑了笑,說道:「呵,我想給咱家會個朋友。」

范韋坐了起來:「啊?

嚴雪晶有些尷尬了:」我想在咱們家會個朋友。」

范韋一臉質問地看著嚴雪晶,說道:「會朋友?啥朋友啊?」

嚴雪晶不敢去看范韋,說道:「相老伴兒。」

擦,這啥情況啊?告訴自己的前夫,自己今天要相親相個老伴兒,讓前夫給挪個地方。

這就有意思了!

「相老伴兒?」范韋狐疑地看著嚴雪晶,「幹啥滴?」

嚴雪晶扭頭撇了范韋一眼,說道:「幹啥滴?跟你還有關係嗎?」

是啊,你倆都離婚了,跟你還有啥關係啊?這話說得沒毛病!

熟悉范韋的觀眾們,全都哈哈笑了起來,這算一個小笑點吧,『get』到了自然也就想笑了!

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