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創世主

天道創世主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當年煉成的是什

作者:楓葉綴

本章內容簡介: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也許是有什麼依據的,他說人體煉成從來沒有人成功過,那麼當年,自己煉成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也許,自己確實應該回老家去確認一下。 就在愛德華迷茫的時候,阿爾馮斯帶著一幫...

駐足在艾扎克的屍體旁邊,眼中充滿厭惡和鄙夷神色。布拉德雷靜靜地等候著其他人過來處理屍體。

沒有等多久,軍方的士兵就到了。

看著被攔腰砍成兩段的屍體,這些士兵小心地上前檢查,待確定對方就是冰結之鍊金術師之時,全都崇敬地望向大總統。

真不愧是大總統,敵人根本沒有逃脫的可能,就算是國家鍊金術師,也只能飲恨在大總統的劍下。

「大總統閣下,犯罪分子已經確認被擊斃了。」一名士兵崇敬道。

布拉雷德擺擺手,下令道:「嗯,你們將屍體處理一下,然後寫一份報告給軍方,記得將街道打掃乾淨,亞美斯多利斯的陽光底下不允許有黑暗存在,今晚的行動已經給中央市的居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以後不能再發生了。」

「是1

「為了亞美斯多利斯的光明1

士兵們大聲做出回應,隨後遵從大總統的命令,準備將街道處理乾淨。

這時姍姍來遲的愛德華和姜牧兩人也終於趕到了,看著被士兵們收斂起來的屍體,愛德華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有些泄氣地甩了下手臂。

居然來遲了一步,愛德華咒罵一聲,隨即看見了站在一邊的大總統,便大大咧咧地走過去:「喂,大總統,艾扎剋死的時候有說關於賢者之石的事情嗎?」

對於愛德華向大總統不尊禮節的粗魯問話,周圍的士兵全都怒目相視,反倒是布拉德雷呵呵一笑,絲毫沒有在意愛德華的不禮貌。

「艾扎克的事情我感到很遺憾,他死前一心想著毀滅中央市,並沒有說什麼其它的事情,所以愛德華……你所要找的賢者之石還需要你自己去探尋。唉,這都是軍方的人管理不當,沒有對參加過戰爭的士兵及早進行心理疏導,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可惡,好不容易得來的線索又斷了。」愛德華泄氣地哀嘆。

「年輕人不要太衝動,賢者之石本就是傳說之物,不要抱太大的幻想。」

如長者般淳淳教導,布拉德雷對著愛德華「親和」地一笑,接著將目光轉向旁邊的姜牧,繼續道:「冰焰之鍊金術師比愛德華年長,應該知道我說的道理吧?」

姜牧盯著布拉德雷看了好一會兒,淡淡地點頭。

「大總統閣下說的對,將希望寄託於傳說之上本就欠缺考慮,還是一步一步來的好。」

「呵呵,你們能夠明白就好。」

布拉德雷呵呵笑著,然後平易近人地跟周圍人點頭,一個人離開了現常

面無表情地望著布拉德雷遠去的背影,姜牧淡淡地一笑,人生如戲,全靠演技!這個布拉德雷大總統顯然是演技在線,而且是實力派的老戲骨!

就算沒有愛德華出手,這位大總統也不會允許艾扎克肆意的在中央市搗亂。

「姜牧,大總統繞來繞去說的是什麼意思?」愛德華短暫的失望過後,很快振作起來。

姜牧道:「大總統的意思是賢者之石只是一個傳說,讓你不要太追求,還不如花點時間琢磨鍊金術。」

愛德華撇撇嘴,「我才不可能放棄,賢者之石肯定是存在的,總有一天我會找到它。」

姜牧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剛才他只是隨便說說,並沒有其他的意思,雖然賢者之石沒有傳說中的那麼神奇,但正是在尋找賢者之石的旅途中,才讓愛德華兄弟快速的成熟起來。

「愛德華,你當初因為進行人體煉成觸犯了禁忌,但是我想問你,你知不知道自己煉成的究竟是什麼東西?」姜牧認真地看著愛德華。

「什麼意思?」愛德華鎖起眉。

姜牧說道:「據我所知,人體煉成之所以被稱為鍊金術的禁忌,除了靈魂的因素之外,主要的還是人體煉成有悖於自然,反正我是沒有見過有人成功進行過人體煉成的,所以我懷疑你們那時煉成的究竟是什麼?」

愛德華張了張嘴,忽然有些無言。

說實話當初的那場災難發生得太突然了,他跟弟弟阿爾馮斯根本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遭到了真理之門的懲罰,之後也沒有進行完整的確認。

現在被姜牧這麼一說,愛德華忽然迷茫起來。

因為在他的意識中,姜牧也是一個觸犯過禁忌的存在,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也許是有什麼依據的,他說人體煉成從來沒有人成功過,那麼當年,自己煉成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也許,自己確實應該回老家去確認一下。

就在愛德華迷茫的時候,阿爾馮斯帶著一幫軍官尋了過來。

「哥哥你們沒有事情吧,咦,艾扎克已經死了嗎?」

看到周圍狼藉的一片,阿爾馮斯驚呼道。

愛德華拍著阿爾馮斯胸前的盔甲:「是大總統出手的。」

「哦……」

「對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馬斯·休斯先生,他是馬斯坦先生的好友1阿爾馮斯介紹跟他一起來的年輕軍官。

那名軍官有著一張國字臉,帶著方框眼鏡,額前翹著一處長發。

在阿爾馮斯介紹他的時候,他一個勁地對著愛德華他們招手,然後炫耀似的掏出一張自己女兒的照片。

「哇,你就是愛德華吧,我經常聽馬斯坦說起你,你看,這是我女兒艾麗西亞的照片,是不是很可愛?」

「呃……嗯1愛德華一時無法招架,只能點頭。

姜牧見狀,忍俊不禁,休斯這個人很有意思,明明是一個軍人,卻經常在軍隊中拿出女兒的相片讓別人看,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家女兒的可愛一樣。在原著中他是最早一批發現國土煉成陣的人,可惜在剛剛發現國土煉成陣的時候便被人造人恩維給暗殺了。

「哥哥,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前往裡歐爾的火車票已經作廢了,要不要再去買兩張?」

愛德華搖了搖頭:「不,我們先不去里歐爾,我想回故鄉利塞布爾看看。」

姜牧之前的提醒就好像一根魚刺卡在他的喉嚨里,使得他著急回去確認情況。

「咦,你怎麼突然想著要回利塞布爾,哦,哥哥肯定是想念溫莉了,說起來我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回去了,回去看看也好……」

「嗦,誰想她了,我只是想要去確認一些事情。」

愛德華臉蛋漲得通紅,好似狡辯地說道,說到後面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阿爾馮斯哈哈笑著,不知道自己哥哥憂鬱著什麼,他朝姜牧問道:「姜牧先生下一步準備去哪裡?」

姜牧笑道:「我打算先在中央市停留一段時間,然後四處去走走,亞美斯多利斯幅員遼闊,我計劃到各個地方遊歷一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