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創世主

天道創世主 第一百一十一章 艾扎克

作者:楓葉綴

本章內容簡介:來。 稀里嘩啦,冰牆所過之處盡被碾成廢墟,很快那冰牆便勢如破竹地沖毀房屋,搗毀了一片街道,一直衝到了小巷裡面。 「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亞美斯多利斯的掌權者,這是一個卑微的反抗者的抗爭。」...

夜色深沉,周圍環境安靜得可怕。

執勤的士兵捧著槍支在街道上來回巡邏,沒有放過一處角落。當走進一條幽暗的小巷之時,一名士兵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從背後襲來。

「誰?」那士兵驚慌地抬起槍,可轉了一圈,卻發現周圍沒有其他人。

剛要移動,腳下的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層白霜,仔細一看居然結起了冰晶,這種奇特的現象立刻引起他的警覺。

但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股更加強烈的冷意席捲而來,好似幾十台制冷機同時開啟一樣,士兵的身體出現了結晶的現象,臉龐定格在驚恐的狀態,很快變成了一塊硬邦邦的冰塊摔倒在地上。

這時,一個披著麻布的男子,從小巷的幽暗處走出來。

在那一身麻衣的下面套著一副破舊的軍裝。

「干成大事總是要付出代價,亞美斯多利斯已經陷入了歧途,毀滅它才是最正確的。」

艾扎克·邁克度加爾抬起頭,望了眼天邊掛著的一輪月亮,腦海中閃過伊修瓦爾戰爭時的慘烈景象,面龐上竟浮現出一絲癲狂之色。

「終於找到你了。」

突然一柄鋼叉從天而降,落在艾扎克的跟前,愛德華矮小的身影從黑幕中走出來,站在艾扎克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鍊金術?鋼鐵屬性……」艾扎克的眉頭緊鎖,臉色陰鷙了下來。

「小小年紀就會使用鍊金術,難道你就是那個鋼之鍊金術師——愛德華·艾爾利克,居然只是這麼一個小鬼1

「混蛋,你在叫誰小鬼1

愛德華的暴脾氣一下子上來,沖著艾扎克怒吼,他最討厭別人叫他小鬼了,氣憤地大喊道:「姜牧,麻煩你封住巷子的另一邊出口,我非得好好教訓他不可1

「知道了知道了。」

小巷的另一頭,姜牧一副慵懶的樣子走出來,然後直接橫在小巷的中央,意思再明確不過。

「哼哼哈哈哈,想要教訓我,你們還不夠看。」艾扎克看著愛德華和姜牧,不僅沒有退縮反而更加瘋狂起來。只見他快速地掀開一張油布,露出了裡面一個白色的煉成陣,然後雙手按地,兩肩處的煉成陣一同發動起來。

「反正已經到了這裡也差不多了,接下來你們將有幸見證歷史性的一刻。」

伴隨著艾扎克施展鍊金術,倏忽間,一抹艷紅色的光芒亮了起來,將整個小巷照得通明一片。

不同於一般鍊金術發動時的淡藍色,此時的光芒居然是紅色的。

愛德華擦亮眼睛,蠢:「這種顏色,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賢者之石……」

唯有使用賢者之石,發動煉成陣的顏色才是艷紅色的。

「賢者之石?原來你們也在尋找這個東西,但是你們不知道這個國家的黑暗……愛德華·艾爾利克,軍方的走狗,國家鍊金術師!你知道這個國家在幹什麼勾當嗎?如果你知道真相,就會理解我要做的事情。」

「我並不知道,這些都不重要1愛德華反駁道。

他尋找賢者之石只是為了恢復自己和弟弟的身體,並不想參與到什麼陰謀當中去。

「那麼就沒有必要說下去了……」艾扎克冷厲的目光充滿了寒意,一副面哪Q,而在他說話的瞬間,手中的煉成陣已經成功發動。

伴隨著刺眼的紅光一閃而過,賢者之石的力量發揮效果,顯露出鍊金術本來的顏色,只見那湛藍色的光輝「嘩」的擴散到整座城市,大氣中的水分不斷凝結成冰晶,一瞬間,整個中央市的氣溫驟降到了零度以下。

這時,艾扎克忽然驚「咦」一聲,他發現自己的組合煉成陣中居然缺少了幾個環節,那是幾個通盤來說至關重要的節點!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樣的節點還在持續不斷地減少中。

艾扎克的臉色變了變,渾身充滿黑暗。

他知道自己刻在城市各處的煉成陣已經被發現了。

「雖然缺少了幾個環節,不能完美地發揮出煉成陣的威力,不過進行到這一步,已經足夠了1

聲線中充滿了陰冷,猶如地獄中的冤魂發出滴血的聲音,艾扎克孤注一擲,將目標瞄向了眼前的愛德華和姜牧。

「睜開眼睛看清楚,軍方的走狗們1

艾扎克聲音激昂地大吼,手掌向前猛地一推,倏忽間無盡的冷意匯聚起來,凝聚出風雪的模樣,只聽見一陣轟隆隆的巨響,地面全都震動起來。遠處,一堵三米多寬、五米多高的冰牆橫衝直撞,如同一列失控的列車般沖了過來。

稀里嘩啦,冰牆所過之處盡被碾成廢墟,很快那冰牆便勢如破竹地沖毀房屋,搗毀了一片街道,一直衝到了小巷裡面。

「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亞美斯多利斯的掌權者,這是一個卑微的反抗者的抗爭。」

艾扎克哈哈大笑,一躍而起,跳到了冰牆的頂上,然後操控著冰牆朝著愛德華和姜牧他們襲去。

「混蛋,給我停下來1愛德華憤怒地大吼,只見他雙手撐地,大地當中金屬元素立刻對他做出響應,地殼下的能量涌動起來,平整的地面驀然隆起一面盾牌,擋在了冰牆的前面。

轟隆隆!震痛耳膜的聲音響起,天空不時回蕩嚓嚓的動靜。

那冰牆雖然被短暫的停了下來,但剛才的一擊所動用的能量實在過大,愛德華的力量也快要用盡了。

這個時候,一旁觀戰的姜牧搖了一下頭,主動站在了愛德華的前面。

見到姜牧身無防備地主動向前,愛德華面色一緊,喊道:「姜牧,你小心了,這個傢伙一點都不好對付。」

「不用擔心,看我的。」

姜牧回了一個淡淡的笑容,一隻手越過愛德華的盾牌,抵在冰牆上面。

每個世界都有獨特的規則,鍊金術師的體質並不比普通人強多少,但是藉助鍊金術的力量,他們能夠爆發出遠超過一般武者的破壞力,就比如眼前這個冰結之鍊金術師,他製造出來的冰牆所具有的衝擊力,就算換作先天級別的武者,也無法輕易抗衡。

破壞力算是達到了二星等級。

可以輕鬆將一個廣場夷為平地。

然而即使如此,這樣的力量在姜牧看來,也是輕鬆就能擋下來的。

只見他手掌微微抵在前方,猛然地發力,並沒有藉助鍊金術的力量,純粹的肉體力量便灌輸到冰牆內部,只聽見一陣強烈的震顫,那堵冰牆居然出現了崩潰的跡象,然後猛地一陣抖動,內部的力道開始摧毀,冰牆直接拐彎,呈九十度撞向了另一面的方向。

「什麼?」

冰冷的碎屑漫天飛舞,愛德華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他用力擦亮眼睛,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除了愛德華,艾扎克也是有些傻眼了。臉色難看地變幻了幾下后,縱身朝著冰牆破壞的豁口方向竄出去。

「走,趕緊去追艾扎克,別讓他逃走了。」姜牧拍著愛德華的肩膀。

「哦,對1

愛德華回過神來,現在是抓到艾扎克要緊,只是他看向姜牧的眼神總是怪怪的,除了「豪腕之國家鍊金術師」阿姆斯特朗外,他還從沒見過肉體力量如此之強的鍊金術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