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小毒妃 其他類型

辣手小毒妃 第94章 何必髒了你的手?

作者:蘇月半

本章內容簡介:的人看不到他們之後,顧清池以手作哨,吹了一聲。 這聲音算不得小,可是更衣殿內的人正在忙著糾纏一起,根本沒人聽到。 不多時,便有一個青衣小太監快步跑來,見到顧清池之後,恭謹的垂首行禮:「...

所以,在聽了二人的計劃之後,李如松想也不想的應了下來,隨著施妙柔便來了這一處更衣殿。

這一路上李如松都格外興奮,這兒聽了施妙柔的話之後,更是喘著粗氣道:「快去快去。」

聽到李如松豬一樣的呼吸聲,施妙柔只覺得滿心噁心,卻還是帶著笑容道:「放心,必然叫你如願以償。」

她說完這話,剛想要抬腳,卻突然見那大門砰的一聲合上了。

施妙柔嚇得尖叫一聲,便覺得渾身都開始無力,且還有些通身發燙。

不待她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那李如松便一把將她抱在了懷中,一張嘴在她脖頸處啃著,急不可耐道:「算了,你別去了。她不來,你也可以的,本公子不挑1

眼見得那李如松*焚身的模樣,施妙柔更加害怕,用力想要推開他,非但沒有推動,反而覺得碰到那人皮膚的時候,有幾分舒服的感覺。

……

施妙魚站在外間不遠,看到房中二人已然衣衫不整的糾纏在一起,眼中的嘲諷越發加大。

只是她一回頭,就看到顧清池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冷風將她先前的衝動盡數吹散,唯獨剩下了幾分冷意。

他……方才都看在了眼裡。

施妙魚下意識咽了咽口水,有些心虛的叫了一聲:「王爺。」

下一刻,就見顧清池嘆了口氣,道:「何必髒了你的手。」

說著,顧清池牽起她的手,將她帶離了這個地方。

聞言,施妙魚心頭一跳。卻在察覺他想要帶自己離開的想法之後,頓時有些著急道:「王爺,我還……」

然而,顧清池只說了一句:「交給本王。」

聽得他的話,施妙魚莫名的便覺得一顆心都安定了下來。

她點了點頭,順從的跟著顧清池走了幾步。待得確認更衣殿的人看不到他們之後,顧清池以手作哨,吹了一聲。

這聲音算不得小,可是更衣殿內的人正在忙著糾纏一起,根本沒人聽到。

不多時,便有一個青衣小太監快步跑來,見到顧清池之後,恭謹的垂首行禮:「見過主子。」

他的頭低低的垂著,對顧清池身邊女子是誰,根本沒有絲毫的好奇。

顧清池壓低聲音,淡漠的吩咐道:「待時辰差不多了,將二人移到必經之路上。」

聞言,那小太監恭聲應了,直到顧清池帶著施妙魚離開許久,才直起了腰,站在更衣殿不遠掐算著時間。

雖夜風冷冽,他卻彷彿站成了一座雕塑,只待宴會將散,才會重新復活。

直到走了很遠,那更衣殿里的男女淫聲*才再也聽不到。

施妙魚長出一口氣,卻又在抬眼看顧清池時有些想笑。

「王爺,你說為何每次遇到你使,臣女都如此狼狽?」

似乎從上輩子開始就這樣。

上輩子時,她第一次遇到他,便是被陸江榮送到他的床上,被他兇猛的拆吃入腹。

而這一輩子,不管是初見時在施慶松書房床底下,還是長街被追殺,又或者是寺廟內施妙柔下藥害她,以及今晚遇見二人密謀。

聞言,顧清池眼中笑意不變,淡淡道:「不,你應該說,你是如此的幸運。在每一次的落難時,都能得本王出手相救。」

聽得這話,施妙魚也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難得的調侃道:「王爺可是自詡英雄?」

的確,每一次,他都出現在她狼狽的時刻。

可也成為她的救贖。

不想這話一出,卻見顧清池停下腳步,與她對視。

「本王並非英雄。」

直到施妙魚有些害羞的低下頭,才聽得顧清池緩緩說了下一句:「可你是美人。」

美人在骨在心,不在皮。

而她在他心裡,是最美的。

施妙魚被他這話撩的心頭髮燙,竟一時不知該作何是好。

見她這模樣,顧清池伸出手來,再次揉了揉她的頭髮。

她的發與她的人不同。

施妙魚此人,性子強硬不彎,可她的頭髮卻柔軟至極,手感極好。

念及此,顧清池收回的手,再次在她的頭上揉了一揉。

好在施妙魚的頭髮盤的比較牢固,這才沒有頭髮散亂。

施妙魚滿心的旖旎被他揉發的姿勢打散,嘟囔著嘴道:「我又不是貓,不準揉了1

見她嘟嘴控訴,顧清池才收回了手,將手做拳咳嗽了一聲,道:「宴席快散了,進去坐一會兒吧。」

從宴席開始不久他們便出來了,這時候確實有些長了。

更何況,待會還要有一場好戲要看呢,這會兒還是吃點東西墊墊肚子的好。

聞言,施妙魚這才依言走了進去。為了防止避嫌,她跟顧清池並沒有同時進去。

進大殿之前,施妙魚下意識回頭望了一眼,就看到顧清池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

那一身墨色似乎與夜色融為一體,可施妙魚卻突然發現他的腰間,懸挂著一個香囊。

那上面著梅花,正是自己先前送他的那個。

施妙魚心頭猛然狂跳,彷彿有什麼呼之欲出,她連忙轉過了頭去,快步進了大殿。

直到良久,顧清池才抬腳朝著大殿走去,想起施妙魚的目光,他伸手摸了摸腰間的香囊,唇角漸漸勾起一抹溫潤的笑容來。

……

自從先前施妙魚出去之後,林嫣然就一直懸著心。這皇宮之中這般大,她生怕自己的女兒迷路。

直到這會兒看到她悄悄迴轉,坐在自己的身旁,林嫣然才覺得自己的心終於歸位,低聲問道:「妙魚,你去哪裡了?」

見到母親臉上的擔心,施妙魚微微笑道:「殿內太吵了,我方才去外間不遠坐了一會兒,並未走遠。」

她靠近林嫣然的時候,後者只覺得女兒身上滿是寒意。

林嫣然握住施妙魚的手替她暖著,一面悄聲責怪:「外間天寒地凍的,待會可不準隨意跑了。」

她說著,又擔憂的看了一眼旁邊空空的座位,問道:「你可見施妙柔了?」

雖說她對這個庶女不喜歡,可到底是她今日帶著來宴會的,自然要保證她的平安。這會兒見她還沒有回來,林嫣然也有些不悅。

明知宮中不比家裡,怎麼還不懂事兒亂跑呢?

Ps:書友們,我是蘇月半,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