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34章 總能找到乾的活

作者:俗人喝茶  |  更新時間:2019-03-20 08:30  |  字數:2727字

戶部被新皇逼出了詳盡的章程。這還不算,新皇讓司禮監印刷章程,派送到五府六部各衙門。辦什麼事找什麼人,幾天之內有迴音,何時可以領錢,什麼期限之內交稅銀,寫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新皇還讓司禮監詢問執行情況。環衛所的綠袍小官順利找到對口負責的官員,領到了損耗費添補器具。

這下戶部官員更加不敢怠慢。

有了戶部的前車之鑒,吏部、兵部、禮部、工部、刑部相繼給出了章程。連七位內閣閣老也明確了各自的職責。被越了無數級、火速提拔的汪鋐,專門負責皇家研究院。

司禮監同樣把其他部門的章程刊印下發。

「內閣什麼時候添上了第七位閣老?汪鋐是哪位?之前任職哪部?」官員們苦中作樂,從其他部的章程中尋找比他們更倒霉的人。驚爆他們眼球的是,內閣不聲不響添了第七人。

很多有資歷的官員,還在翹首以盼最後一個閣老位置呢。

「去年的新科進士,二甲第一人。在戶部行走過一段日子,後來出海去了蝦夷島。回來去了皇家研究所。」有消息靈通者回道。

這下捅了馬蜂窩。

「非翰林不得入閣!」官員們義憤填膺。

「內閣加開了朝考,他入選了庶吉士,幾日後通過了散館成了翰林。」

「……」

「是新皇點明任用的。」

「……」

「汪閣老說,明年新皇登基加開恩科,皇家研究院專門招收雜學人才。」

「能當官嗎?」

「不能。除非能達到四位新任命的工部主事的成就。」

「那種讓自行車自動前行的乾電池?皇家研究所也沒幾人能辦到。恩科開了有什麼用,又不能當官。」

「……」

「都湊在一起聊什麼!馬上到月底了,新皇要求的事情都辦好了沒?」各部尚書急得嘴角冒泡。

他們上午要參加廷議商議修改《大明律》,下午要督促屬下照章辦事,晚上要處理他們本職的公務。新皇登基後,他們沒有連續休息超過四個時辰。

最舒坦的要數刑部尚書閔珪。《大明律》為一切律法之根本,與所有人息息相關。包括《吏律》、《禮律》、《兵律》、《戶律》、《工律》、《刑律》等,內閣和大小九卿幫著一起修訂《大明律》,他身上的擔子輕了很多。

「尚書大人,陛下正在向我們駛來。」刑部官員慌慌張張來報。

新皇凡事講究效率,喜歡開著電動自行車串門。

閔珪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吱~』難聽的剎車聲響起。

「讓研究院改改剎車,朕聽到這個剎車聲就來火氣。」新皇的聲音在前方響起。

閔珪心裡一咯噔。

「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閔珪出門迎接。

朱壽不耐煩地揮揮手:「別『萬』了,以後除了上朝等正式場合,不必三呼萬歲。皇帝的壽命一朝比一朝短,臣子高壽者眾多。萬歲什麼的都是狗屁,越喊越短命。」

現場一片寂靜。新皇的確火氣不小。

「別杵在這。你們干你們的事去。馬上入秋,秋後問斬的時間到了。朕好不容易抽出來幾天空,來刑部瞧瞧各地呈上的死刑摺子。」朱壽大大咧咧地說。

明太祖是個愛名如子的好皇帝。除了叛國等大罪,一般的死刑都是秋後問斬。地方判了死刑的,需要上呈刑部,刑部轉呈皇帝複核。

大明人口眾多,前幾任皇帝沒朱壽無恥,巧立各種名目把事情分攤下去。皇帝連奏摺都處理不完,哪有空管什麼死刑。一般的潛規則是由內閣、司禮監代為處理。太監收受賄賂放過死刑犯的事,發生過不少。

再有《刑律》規定十惡不赦以外的其它死罪,犯人可以用財物和服勞役來抵償。死刑執行過程中的貓膩,多的數不清。

鑄幣廠缺人,朱壽不可能放過免費勞力。

「陛下請過目,這是各布政使司呈上的死刑案情。」閔珪心裡抱怨,新皇想看可讓刑部送到文華殿,何苦跑一趟。成化朝東西廠橫行時,也沒這般把官員們嚇成鵪鶉的。

朱壽隨手挑選一卷,饒有興趣地翻開案卷。

剛翻了幾頁,朱壽嘴角勾起,詭異地笑出聲。今天運氣不錯,隨便一挑挑到一件神奇的案子。

「哪位是俞威?」朱壽指著案卷上複核的官員印章問。

俞威是六十多歲的老臣,聽到新皇點明,嚇得說話都說不順溜:「微臣,臣……臣……臣」

「行了。」朱壽伸手制止他不停的重複同一個字,「谷大用,給他把刀。讓他按照案卷所述,往自己身上砍五刀。第一刀直插心臟,第二刀插入左胸,第三刀插在腹部……」

「尚書大人救命!」俞威嚇得跪在閔珪腳邊。新皇連殺千人不皺眉頭。他可不指望新皇會饒過他。

閔珪皺了皺眉,瞟了眼新皇翻閱的案宗,猜到是何案子了。他沉著地回道:「陛下,此案疑點重重,臣已經讓人發回錢塘縣重審。第一刀直插心臟,不可能還砍餘下四刀,也絕不可能是自殺。估計下頭的人放錯了地方,沒來的及把案捲髮回重審。」

朱壽看了眼案卷:「還好你這位尚書沒糊塗。這就是錢塘的重審結果,依舊是自殺。這次俞威可是認同了錢塘的重審結果。既然俞大人認同,一定也能在心臟中一刀後再刺四刀。讓他當場表演,給朕開開眼界。」

閔珪狠狠瞪了俞威一眼。

俞威老淚縱橫:「老朽年邁老眼昏花,定是沒看清案卷上的內容,才會有誤判的。請尚書大人責罰下官的失職之罪。」

「哎呦喂,俞大人今年貴庚?」朱壽眼神一亮。

俞威抖抖索索地回道:「六十有二。」

「谷大用,分別派人轉告內閣的劉公、屠公、周公、還有軍機處的馬大人、許大人、彭大人等,問問他們是否老眼昏花,容易辦錯事?」朱壽音調徒然高了八度。

俞威嚇出一灘黃尿。62歲在朝官中真不算年長。

朱壽冷笑:「這案子的確疑點重重。地方官府判『自殺』的案子,怎麼出現在刑部?既然是自殺,為何仵作會詳細描述死者的死狀?刑部發回重審的案子,還能原樣照判。還能正好讓六十有二的俞大人湊巧看花眼。」

「《大明律》草案是否修改好?朕要用新修的《大明律》判一判錢塘案。」朱壽興緻盎然。

俞威當場嚇暈。

沒多久,派出去的衛士紛紛回報。

「彭大人回:研究所送他的眼鏡不錯,不至於看不清字。」

「馬大人問:他的七十八歲大壽,陛下準備送什麼?」

朱壽抬頭翻白眼,老頭的臉皮真厚。

「劉大人問:62歲的俞威能到鑄幣廠做什麼?」

內閣已經猜到,小肚雞腸的新皇想要出口惡氣,打算讓犯事的官員勞動改造。

朱壽嘴角一扯:「掃地、洗恭桶,總能找到能幹的活。」

現場的刑部官員後背一涼。準備下了值就去研究院討要眼鏡。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