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猿吞天訣 偵探推理

龍猿吞天訣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再克制

作者:遙憶昔年

本章內容簡介: 「嗡~~~」 白髮老者藉助摺扇揮斬,再度翻身向上,摺扇的十二根扇骨,向紀凡本尊抖出十二道星輝。 「嗯?」 身形在兩道星光間晃動的紀凡,敏銳感覺被星輝所隔的空間不同了。...

「轟~~~」

周天台之上,星爆收斂,露出壯碩老者身形的一剎那,陰森的力量氣息就已經衝破開來。

「你敢……」

發現陵橫的目標,是周天宮的一眾強者,天元道人再顧不得其它,身形星閃都沒能將他阻祝

「嗚~~~」

只見胸口碎洞被黑蛇印記填滿的壯碩老者,五指併攏一揮而過,就已經劃破了身形有著風紋的男子脖頸。

「裂元宮主1

即便靈覺過人的強者,也自覺視線一花,再看肌膚有著風紋的男子,他一身的精血,已經被絲線般的血刃光華抽空,肉身急速化為了乾屍。

「嗡~~~」

沒待一抓落空的白髮老者,再度阻截陵橫,紀凡腳下一蹬古石地面,身形閃到白髮老者身前,右手持著龜爪以刁鑽角度向白髮老者右眼扎去。

「~~~」

白髮老者袖口一抖,猶如精鋼將龜爪盪開,一把摺扇從袖口鑽出。

「嗤~~~」

從紀凡腳下爆發的厲影界身,持著兩柄黑切,詭異揮動,將白髮老者逼得向半空飛起。

「弒仙1

做出突刺動作的銀薇老嫗,身形向前一躥,瞬間就到了周天宮一眾強者近前。

老嫗空手突刺而出,十二柄仙劍旋裹著古解的劍寶從虛空中出現,讓人難以閃避。

青年模樣的烈焰宮主,臉上的驚恐還沒等顯露而出,就已經被旋突的劍光將胸口洞穿。

「都去對付那些人,我該怎麼辦?」

紀凡嘴上有著不滿,卻帶著厲影界身向白髮老者追身而起。

僅僅是呼吸間的功夫,周天宮的一眾強者,遭到陵橫和銀薇衝擊,就被殺躺了好幾人。

「轟~~~」

天元道人飛身到半空翻騰而下,手中摺扇打開向紀凡斬出一圓星光,卻被他的厲影界身持匕所擋,而他本尊卻躲閃開來。

「嗡~~~」

白髮老者藉助摺扇揮斬,再度翻身向上,摺扇的十二根扇骨,向紀凡本尊抖出十二道星輝。

「嗯?」

身形在兩道星光間晃動的紀凡,敏銳感覺被星輝所隔的空間不同了。

「隆~~~」

白髮老者終於揮煽摺扇,劇烈星光奔流,彷彿要將紀凡流放在星空次元中。

「呼~~~」

紀凡身形一扭,化為光點消失不見。

「呲~~~」

兩柄黑色匕首在白髮老者身後殺出,就像是老者的影子,在背後要置他死地一樣。

「嗖!嗖!嗖1

白髮老者的身形接連不斷星閃,卻擺脫不了身後的影身。

「那是什麼?」

眼見白髮老者難以回身,可是影身卻持著兩把匕首,如影隨形對老者下手,邱氏一族的一名青年子弟,利用靈目也跟不上老者的星閃。

「嗚~~~」

不同於厲影界身在白髮老者後面下手,紀凡持著兩根龜爪的本尊,則是從扭曲空間中衝出,跟著老者的星閃,在他身前瞬移。

「叮~~~」

在紀凡雙臂帶動龜爪的揮擊中,白髮老者身形星閃,用摺扇抵擋,藉助角度躲過了厲影在身後的一刺。

「隆~~~」

就在一些人擔心天元道人之際,他體內顯出的第十三顆星辰竅,爆發出磅星光,將紀凡本尊盪飛,可是厲影界身卻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依舊能在老者身後立住腳,而且還在吞噬老者的靈壓。

「~~~」

沒待紀凡本尊在半空中穩住,白髮老者的星閃已經跟上來,一展摺扇劃出鋒利弧光。

紀凡雙手所持龜爪,不但擋住了老者的扇寶,還放出了龜紋,死死頂著扇刃弧光。

「轟~~~」

奈何白髮老者靈力太澎湃,在雙方交擊角力的情況下,持著一對龜爪抵擋的紀凡,就像是被老者的蠻力一揮而出,就連龜紋也被崩散為星星點點。

「呼~~~」

紀凡身形飄花般倒翻,不受力一樣避過了扇寶鋒利光華。

「嗡~~~」

為了躲避身後的厲影界身,白髮老者不斷閃爍衝刺,緊追紀凡的本尊不放。

對於白髮老者爆發超出靈修等級的威壓,就在紀凡本尊情勢危急之際,一股重力卻驟然影響了白髮老者的追殺。

「鏘~~~」

白髮老者身形一滯,散發重力領域的精光厲影界身,對老者后心下手,被他向身後一展摺扇所隔。

「天元,我來助你?」

似乎不願白髮老者陷入被動,邱氏一族的老者家主,雙眼散發空間瞳力光華,不敢冒然上前介入,怕引起什麼誤會。

「轟~~~」

沒等邱氏一族老者助陣,白髮老者雙手結印,瞬間按在身前半空,使得一具屍棺從虛空升起。

屍棺蓋打開,一名少女在其中睜開了雙眸,讓紀凡意識到,想要再用厲影界身給白髮老者造成威脅是難了。

最為讓紀凡心緒沉重的,還是屍棺中的少女,散發著仙靈氣息,比老者的靈壓還沉穩。

「仙屍,而且還是被星辰之力蘊養的。」

紀凡同時也注意到,陵橫老者和銀薇老嫗在殺了周天宮一些強者之後,竟被周天台母峰現身的一名婦人所阻。

「呼~~~」

紀凡本尊深吸一口氣,白髮老者身後散發出重力領域的厲影界身,開始逐漸消隱了。

眼見白髮老者放出仙屍,紀凡就知道,這時候再耍手段已經沒用了,再戰下去,就得拼硬實力。

「你們得死。」

天元道人似乎動了真怒,深沉的低喝,在周天台滾滾蕩漾開來。

「是嗎?」

戴著佛面的紀凡玩味一笑,抖了抖左手腕。

趁著紀凡拖了白髮老者一會兒,陵橫老者和銀薇老嫗也後退開來。

「差不多撤吧,打不下來了1

陵橫老者藉助古魂契,在遠處同紀凡溝通道。

「現在能退得了嗎?」

紀凡並不是不想撤,而是眼下沒有全身而退的機會。

「天元老道交給我對付,你們將那個婦人殺了。」周天台的動亂驟然一靜,紀凡的說法並沒有避諱什麼。

「這個紀凡太強了,竟然能同仙天宮主斗1躲遠的林氏一族少女,忍不住對顯出融靈鳳影的女子道。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同天元老道單打獨鬥,雖說天元還有餘力,但那紀凡也似乎沒完全發揮1林氏一族的家主林朝鳳,雙眸微眯,只覺得眼中的青年,再也不是她在百墓山脈之外追殺的人了。

「天元自爆了一顆星辰竅,依舊沒能將紀凡拿下,而且自爆星辰竅所產生的靈力,也被那詭異的影子吸收不少1沒能幫上忙的邱氏一族老者,極其希望紀凡葬在周天台。

「嗡~~~」

白髮老者呼吸的同時,則是噴出銳利的星芒。

看到星芒化為了一柄戰斧,有著三十七顆星辰煉紋,其中十三顆被點亮,紀凡不由想到了周天十三宮所顯現的戰斧圖案。

「終於拿重寶了嗎?」

紀凡左手臂纏繞的鏈錘,有八道鏈球開始脫出。

「海葬術1

絕美少女古錦雙手結印,向著腰間的小罐子一拍。

「~~~」

蓬勃的水柱從小罐子中湧出,並且迅速放大擴展開來,在周天台上浩瀚湧現。

「走1

一海之水聲威隆隆,古錦對紀凡叫了一聲,明顯是要為走脫創造條件。

「這麼多強者在周天台上,憑海葬術還淹不死他們,這個時候只要稍加鬆手,術就會被破掉,放手一戰。」紀凡非但沒有逃走,反而在海葬術壓向周天宮與助陣勢力一方的同時,看到了些許機會。

「嗡~~~」

隨著紀凡一甩左手,拇指大的圖騰柱,已經被他放了出來。

「升龍1

紀凡雙手結出御寶訣,使得圖騰柱在瘋狂暴漲。

不同於紀凡殺凌罡宗太上長老之時,圖騰柱游下的金屬龍,只是同他階位相仿的靈力,此時的圖騰柱正在被他古解,釋放的古息極為可怕。

「轟~~~」

陵橫向周天台一墩長桿大刀,擴散出古力波動。

「這樣下去情勢可就失控了。」

銀薇老嫗陰聲笑語,明顯是希望如此。

「隆~~~」

被浩瀚海葬所壓的周天宮與各方勢力強者,神色都不免凝重。

一海之水翻湧固然可怕,但一些強者卻意識到,雙方拿出古寶催發古威,已經沒有了剋制之意,局面開始失控了。

「天龍出海1

不待白髮老者先出手,紀凡身形一晃,一張推在了極為粗壯的圖騰柱上。

「嗷~~~」

圖騰柱上凸起的一條條天龍,活了一樣散發精鋼般光華,快速從柱體上游轉而出,同古錦的海葬術相融。

一條條金屬天龍所爆發的,並不是靈力,而是古力波動。

「吞天星辰圖1

周天台母峰的婦人,潛旋身形,將裹在身上的星辰圖放出。

古寶星辰圖星光閃耀,如同天幕般放大,面對瀚海之水與八條天龍,竟要將其吞入蒙蒙星辰虛空。

「嗚~~~」

紀凡的御寶手印一變,八條天龍盤游,在暴漲的同時,不但不向蒙蒙星辰虛空中鑽,反而帶動一海之水在抵禦星辰圖的吞天古威。

周天台都在震動,即便是百宗大戰的時候,也難顯如此動蕩。

此番也是紀凡第一次催發圖騰柱的古解,可是非但沒能取得戰果,反而陷入了僵持。

「阻住陵橫和銀薇兩老的婦人,出乎預料的厲害,再這樣下去,怕是要被動了,對方強者太多,除了白髮老者和婦人之外,還有些家族和宗門勢力的主事人也不能小覷。」古解圖騰柱沒能達到預期,紀凡快速估量著形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