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478、下場

作者:黑髮安妮

本章內容簡介:明知道廣陽侯的爵位只能世襲三代,為何還要瞞著大哥呢。」 蕭懷忠差點沒暈過去。只是世襲三代?那不是到他這就沒了嗎,那他還上竄下跳做什麼! 三老夫人也被這句給震驚了,半天沒有說出話來,但她...

知春也一臉笑意的應著:「夫人放心,奴婢會一字不差的稟報給姑娘的。不過,夫人也得小心些,剛剛三老夫人說,她要撞死在我們大門口。」

當下曾氏變了臉色,徑直從手取下個金鐲子塞進知春的手裡,「做得好,做得真好。」她不敢想象,要是知春沒有劈暈三伯母,等到她們趕來時,事情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待三老夫人悠悠轉醒時,發現自己被關在了族中的家廟裡。小小的房間里只有一張炕,上面鋪著簡便的草席,以及一床薄被褥,牆角擺著個馬桶,除此以外,別無他物。

她衝到門邊,才發現門被反鎖著。

三老夫人大力地拍著門板,呼喊著:「開門,開門,你們這些狗眼看人底的東西1

外頭的人聞言,一個個人臉色都極為難看,尤其是吳老太爺,真恨不得地上有個洞能讓他鑽進去。他清高了一輩子,到頭來,自家親妹子放印子錢,還逼出了人命,這讓他往後如何去見那些不沾半點俗氣的好友。

他怒喝道:「夠了1

三老夫人楞了,反應過來,喊道:「大哥,救我。」

老族長瞥了一眼吳老太爺,道:「蕭吳氏,我勸你還是安分一點,你犯下了這麼大的錯,族裡不休了你,已經是看在你生了兩個兒子、眼下孫兒又要婚配的份上了。你要是再不知好歹,可真別怪我們無情了。」

皇上沒有遷怒將軍府,對於族中那些涉及了印子錢的人只罰了銀子、打了板子,已經是罰得極輕了。難道她還想讓族中上下都因她一人闖下的禍事受到牽連不成!

吳老太爺隨後冷聲道:「我吳家沒有歸家之女,你死也得死在蕭家1說罷,轉身離開。

三老夫人喊了一陣,也不見外頭有人回答,她從門縫裡看了出去,這才發現吳老太爺已走了,院中只剩下了蕭家人。在廊下某處,一個拆下來的門板上還爬著蕭懷忠廣陽侯,旁邊站著王夫人。

她驚慌地大叫,「懷忠,懷忠,救我……」

蕭懷忠有氣無力地聲音:「母親,你就在家廟清心養性,替我們祈福好了。」

他們是她的兒子,兒媳婦,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受苦?

三老夫人一下子明白了,彷彿被人抽去了全身的力氣:「懷忠,你在怨我?」

蕭懷忠苦笑,他如何不怨呢。

要不是母親不跟大伯母攀比,侯府不至於虧空到需要放印子錢來周轉,他就不會因重利剝民之罪,落到如今這下常

一日之間,他的世界徹底的顛覆了,他早一品侯變成了身無分文的庶民,眼下要不是族中願意收留他,他連個養傷的地方都沒有,能不能熬到明天都是個問題。

至於族中要如何處置母親,他真他顧不上了。

兒子怨恨自己,她只能靠自己了。

三老夫人大叫道:「你們可別逼急了我,放印子錢的事,只是我一個人做的嗎?老四家、老六家,還有老九家都有人參與。」

被她點到名的族老,都變了臉色,尤其是老九太爺,大聲地道:「這個不用三嫂你操心,受你的牽連,我家那個不爭氣的已經被罰了銀子,打了四十板子。」

雖然罰了一大筆銀子,現在想起還有些心疼,但總好過成天提心弔膽度日。

三老夫人傻眼,她不解:「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斷尾求生!棄卒保帥1老族長也不瞞她:「我們不能讓你這一粒老鼠屎,壞了整個蕭家一族的前程。」

旁邊的蕭懷丹見躺在廊下的蕭懷忠廣陽侯眼中流露出了憤然,他很心黑的又加上了一句:「三伯母,您明知道廣陽侯的爵位只能世襲三代,為何還要瞞著大哥呢。」

蕭懷忠差點沒暈過去。只是世襲三代?那不是到他這就沒了嗎,那他還上竄下跳做什麼!

三老夫人也被這句給震驚了,半天沒有說出話來,但她的沉默落在旁人的眼中,卻是心虛的表現。

三老夫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如果說侯府注意是不能承爵的,那根本就沒有可以能與蕭明珠這個二皇子妃可以抗庭的資本,怪不得族裡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了他們。

老族長知道目的已經達到了,也轉身離開,其它的族人沖著緊閉的屋門唾棄一口,也隨之離去。

下人也抬起了蕭懷忠,準備離開,。

三老夫人突然大叫:「懷忠,我有話與你說。」

蕭懷忠本不想聽,但終究是多年的母子,他雖然心有怨恨,但末了也沒能狠得下心,只得讓下人將他抬到門口,待下人走後,三老夫人才低聲道:「我們想要翻身,只有利用蕭明珠。」

母親到現在還不死心嗎?

眼下,蕭明珠會幫他們?就算蕭明珠無知會答應,整個族中會答應嗎?

蕭懷忠苦笑,只道:「母親,你好生養著。」

三老夫人不死心,大叫道:「懷忠,你記住了。」

風將她的聲音送出去老遠。

旁邊的林子里,蕭清柳扯了下吳夫人的衣袖:「母親,您還準備去嗎?」

「可是,她終究是我姑姑。」吳夫人道。

蕭清柳笑了:「母親,那您應該回去求外祖父才是。」

吳夫人一想到剛才父親的責罵,不由地縮了縮脖子。放印子錢,還逼出了人命,這是她想也不敢想的事,姑姑卻做了,還一做好幾年。

蕭清柳挽住吳夫人的胳膊,將頭靠了上去:「母親,大伯和大伯母投靠族裡,三嬸嬸領著弟妹們回了程家,我們就算要接祖母出來,那也得找好住的地方。」

住,住哪裡?

眼下,她什麼都沒有了。

因為沒有分家,她的嫁妝,以及老爺這些年存下來的東西,都在這一場禍事里給抄光了。

往後,她拿什麼給柳姐兒做嫁妝,拿什麼給澤哥兒娶媳婦!

明明她沒有參於放印子錢,也沒有多拿過公中一根線,卻要承受這一切。

想到這,吳夫人也有些怨恨三老夫人了,當下道:「我們先隨你外祖父回吳家,寫信問過你父親后,再做打算。」

當聽到丹二奶奶轉述的這些,蕭明珠倒真不同情三老夫人。

自作孽,不可活。

好端端的日子不過,去放印子錢,還逼出了人命,她要不受罪,不吃苦,世上還有公理嗎?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