摳神 武俠修真

摳神 第九十五章 一條微信

作者:蕭瑟良

本章內容簡介:才還好好的,還說要帶我出常怎麼突然就翻臉了?」 其他人沒理她,只是各自心裡嘀咕,這是又出了什麼事了? 王海出了包間之後,立刻把電話給小陳撥了過去。 「你的微信是幾個意思?」王海...

程煜離開的時候,小陳也獃獃的看了看窗外的夜景,最終按照程煜所言,拿出了手機,給王海發去一條微信。

微信的內容只有四個字:我懷孕了。

這時候,服務員走了過來,輕聲說道:「女士您好,我們咖啡館馬上就要打烊了,能不能麻煩您把賬結一下。」

小陳一愣,看了看服務員,心說那個程少連單都沒買么?

她當然不會知道,程煜這根本就是故意的,在她身上,程煜使用了一個讀心術,那耗費了程煜三個積分。以程煜現在的德行,他怎麼可能允許自己浪費三個積分?這當然要從小陳身上找回來。

在小陳看來,或許只是程煜作為一個大少,根本就沒有想起區區幾十元的咖啡錢,於是她茫然的點了點頭,還是把錢給付了。

柯尼塞格剛剛發動起來,程煜的腦子裡響起一聲叮響,隨即一個金光燦燦的+3緩緩浮現。

沒賠沒賺,依舊是二百一十八個積分,所不同的,只是總分又高了三分。

在這個時刻,腦子裡出現叮響的並不止程煜一個人,正在一家夜總會左擁右抱的王海,腦子裡也是嗡的一聲,因為他看到了小陳給他發來的微信。

今天付了那套房的全款,劉經理也並沒有像正常的手續那樣,一定要等到所有手續完成才交出鑰匙,而是直接把鑰匙給了程潔。

雖然王海表示想跟程潔一起吃個晚飯,被程潔拒絕了,但王海依舊覺得,自己這下跟程潔復婚的事情,是十拿九穩了。

因為,從房產局出來的時候,程潔那感動的狀態,是無法作假的。以王海對程潔這麼多年的了解,他知道,自己只差最後的臨門一腳了。

所以他才會在晚上找來幾個狐朋狗友,跑到夜總會花天酒地,為的就是慶祝他即將把從前的靠山找回來,而他那些朋友,聽說他即將跟程潔復婚,也就是說又重新得到程家的庇佑,自然一個個都是把他捧上了天。

在這種時候,王海是絕不允許出任何亂子的。

可偏偏,小陳卻在這種時刻,好死不死的來了這麼一條微信。

王海強迫自己冷靜了一下,抓著電話起身,身旁的小姑娘抓著他,撒著嬌說:「王總,您怎麼了?您這是要去哪兒?」

王海一把將那個小姑娘推開,罵道:「滾開1

包間里,他的一個朋友正和一個女孩子唱著靡靡之音,包間里的氣氛也是曖昧難停,王海突然這麼罵了一聲,其他人也全都是一愣。

大家面面相覷,看著王海臉色極其難看的離開了包間,那個小姑娘埋怨道:「什麼嘛,剛才還好好的,還說要帶我出常怎麼突然就翻臉了?」

其他人沒理她,只是各自心裡嘀咕,這是又出了什麼事了?

王海出了包間之後,立刻把電話給小陳撥了過去。

「你的微信是幾個意思?」王海其實並不太相信,他只是覺得小陳在跟他玩花樣。

關於這一點,程煜早就預料到了,所以,他剛才給小陳精心設計了一番。

小陳在電話里,微微嘆了口氣,說:「我在單位旁邊的咖啡廳,你等我出門再跟你說。」

說完,也不管王海是什麼意見,小陳起身拿著自己的包,走出了咖啡廳,然後,故意等了一小會兒,才又拿起電話,說:「我猶豫一天了,到底要不要告訴你……」

王海等了半天,原本是一肚子的不耐煩,猛然聽到小陳這委屈不已,似乎愁腸百結的話,他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就憑小陳這句話的表現,他已經信了一大半。

「到底怎麼回事?」王海壓抑著內心的焦躁,啞著嗓子問。

小陳似乎有些膽怯,電話里可以清楚的聽到她濃重的呼吸聲,但卻沒有任何一個字音傳過來。

「你說話1

「我知道在這種時候,我不該跟你說這些,但我也很害怕……你知道我的生理期的,半個月前就該到了,但一直都沒來,我這些天心裡也一直提心弔膽的。昨晚我買了張試紙,兩條線。今天我不敢再耽誤了,就跑到醫院去做了個檢查。最後,醫生告訴我,已經快八周了。」

「小陳,我警告你,你知道我現在面臨什麼情況,你不要在這種時候跟我玩花樣1王海的聲音,陰沉的彷彿能擠出水來。

小陳心裡一涼,她心說果然跟程煜說的一模一樣,王海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想撇清關係。

而越是如此,小陳就越是想要從王海那裡再弄點兒好處,畢竟,她的確很懷疑自己懷孕了。

「算了,我就知道你會是這樣的反應,所以我猶豫了一整天都沒敢跟你說。但不管怎麼樣,這孩子都是你的,我想,或許你應該有知情權。行了,我知道該怎麼辦了,明天我就去醫院做掉這個孩子。你如果還有那麼一點點愧疚的話,給我打個手術費的錢吧。」說完,小陳掛斷了電話。

王海手裡攥著手機,心裡如釋重負。

還算好,至少小陳還算是懂事,知道這時候不能給自己添亂,只要她明天去醫院把孩子打了,就沒事了。

回到了包間里,王海卻再也沒有心思像剛才那樣喝酒取樂了,他總覺得這件事可能會造成某些他不想看到的後果。

叫來經理,買了單之後,王海說:「你們接著玩,我有事先走了1

那些人還在跟他開玩笑:「怎麼了?嫂子查海哥的崗了?那可別耽誤,這八字還沒一撇,別給再出了什麼亂子。」

王海一聽,頓時大怒,一個杯子直接朝著那人砸了過去:「老子出你麻痹的亂子1

那人急忙躲開,但還是被灑了一身的酒,旁邊兩個人趕忙勸慰,表示王海現在最忌諱的就是這種話。

王海臉色極其難看的離開了夜總會,可坐在車裡,他心裡著實起伏不定。

嘗試著給程潔打了個電話,但程潔看到電話就直接掐斷了,這讓王海心裡一涼。

畢竟,按照下午程潔對他的態度,即便是現在時間有些晚了,程潔也不會掐了他的電話。

有心再給程潔打,王海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敢,在這種時刻,任何錯都不能犯,甚至不能讓程潔感覺他有點操之過急。

可是,王海前思後想,小陳今天才查出懷孕了,程潔沒理由知道吧?至少下午的時候她還好好的,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想了許久,王海又給小陳撥去了一個電話,繞著圈子說自己剛才只是一下子有點懵,畢竟喜當爹這種事換成任何人都會有點懵,讓小陳別介意。他一再跟小陳確認,小陳只是表示自己明天就可以去做掉那個孩子,他這才放下心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