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國共武 都市言情

與國共武 第118章 女皇揍沒揍他?

作者:山下出水

本章內容簡介:很厲害。以後再見了江湖人物,我都不一定敢和他們動手了呢……」 唐崢嘿嘿兩聲,十分得意道:「這才只是說了鹿鼎記,如果我說天龍八部那你豈不是要嚇死?如果再說一部斗破什麼蒼穹,或者大帝遮什麼青天,那...

白髮少女眼睛一亮,急急道:「您是說崢兒?」

中年書生沉吟半天,道:「歷史有很強大的自我恢復性,所以我改變歷史才會受到反噬,當初奮鬥那麼多年,才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結果它卻通過我的學生來對抗我,讓學生反叛推翻我做的努力。為夫整整思考了三百年,勉強才想出規避它的辦法……」

說到這裡仰頭看看天色,忽然拋棄這個話題,甩甩手道:「走吧,回嶺南。」

少女一怔,愕然道:「您不說要去大周京師么?還說要質問別人為什麼要造大唐的反?」

中年書生哼哼兩聲,道:「質問個屁,那丫頭明顯是自家人,肉爛在鍋里,她想造反隨她去。大周又或大唐,對我來說一個樣。當年安祿山史思明造反,咱們辛辛苦苦幫著解決,可是李家子孫一代不如一代,照樣把錦繡山河禍禍的不成樣子。為夫已經心寒了,我再也不管李家人。」

白髮少女嘻嘻一笑,道:「您啊,就是嘴硬1

中年書生怔了一怔,不解道:「我嘴硬啥了?」

少女裝作不答,突然開口道:「臣妾問您,如果造反的不是李靜雪您會怎麼辦……」

中年書生想也不想,脫口而出道:「那還用問,老子殺他全家。」

少女噗嗤發笑。

中年書生愣愣半天,這才知道上了妻子的當,悻悻道:「現在連你也學會跟我耍心眼了。」

少女上前抱住他的臂彎,柔聲道:「老了老了,總得找點樂子,否則整天暮氣沉沉,臣妾心裡真是有些怕。」

中年書生甩甩手,安撫道:「不怕不怕,兒子已經回來了。」

少女溫柔點頭,滿臉都是幸福。

兩口子不再前往大周京師,直接原路折返向南而行,風雪呼呼之中,隱約傳來中年男子的壞笑聲,似乎道:「這次見了臭小子一面,為夫心裡忽然活泛了一些,不如咱們回家之後努努力,幫他生十個八個弟弟妹妹怎麼樣?」

然後又聽少女又氣又羞,罵他是個不要臉的老不死,中年書生哈哈大笑,兩口子身影淹沒在風雪中。

……

其實兩口子原路折返還有一個原因。

這兩人武功已經強大到非人境界,處在風雪暗夜之中仍能看清極遠之處,兩口子之所以急急轉頭,是因為看到對面官道來了一輛馬車。

那馬車的御夫明顯是個會武功的宮女。

在大周這片地界上,能夠使用宮女的沒有幾個人,兩口子隱在暗中默默守護,一直把馬車護送到唐崢的酒肆門口。

這時已是深夜,天上風雪漸漸停了,遙聞遠處的農戶莊子上傳來里啪啦的爆竹聲,似乎還有守歲的娃娃們在歡喜叫鬧。

酒肆之中爐火熊熊,一大幫人正圍著桌子吃年夜飯,唐崢明顯喝的有點高,正在高談闊論給大家說書。

說書說的是鹿鼎記,正好說到最精彩的部分,韋小寶一路勾搭女人娶了七個老婆,又被皇帝封為了鹿鼎公爵,談情說愛這種情節最能引起女人興趣,阿奴和紀千千兩眼冒光聚精會神的聽。

唐崢越說越興奮,忽然想去親阿奴的小臉,嘎嘎笑道:「趕明兒等到開了春,咱們把家裡的土地全種上,到時有錢有地有糧食,哥哥我就是個大財主,先把阿奴你給娶過門,讓你做個闊太太。」

阿奴有些羞澀慌亂,低著頭躲避唐崢的嘴巴,扭捏道:「小五哥哥,好多人在呢。」

唐崢嘿嘿壞笑,道:「如果沒有人在,是不是就讓我親?」

阿奴嚶嚀一聲,捂著小臉跑到一邊。

紀千千鄙夷看了唐崢兩眼,似乎對他的花花心腸很是不齒。

不過少女急著要聽故事,所以沒怎麼嘲諷唐崢,只是滿臉好奇問道:「為什麼你說的那些俠客顯得那麼古怪,一出場動輒就是風雲際會,一進酒肆動輒就是十斤醬牛肉二十斤好酒,每天最少還得三頓,吃喝之際還要哈哈狂笑兩聲?這好像不是江湖人物,江湖人物沒這麼彪……」

唐崢明顯已有醉意,聞言斜著眼睛瞥她一眼,醉眼朦朧嘿嘿笑道:「那你還想咋樣?是我說書還是你說書?文學來源於生活,但是文學必須高於生活,難道你非要我這麼說你才滿意……那壯士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背一口金絲大環刀,胯下萬里雲中罩,只見他大踏步走進客棧,豪放高呼道:小二,來碗豆腐腦,再加跟油條……?」

紀千千目瞪口呆,腦中不由浮出唐崢形容的畫面,頓時連連擺手拒絕,道:「如果真是這樣,大俠一點也不像大俠。」

忽然雙手捧腮盯著唐崢,目光閃閃道:「真是好奇怪哦,我自己就是大宗師,明明知道江湖上的俠客都是混混兒,可是聽你說書之後忽然覺得他們很厲害。以後再見了江湖人物,我都不一定敢和他們動手了呢……」

唐崢嘿嘿兩聲,十分得意道:「這才只是說了鹿鼎記,如果我說天龍八部那你豈不是要嚇死?如果再說一部斗破什麼蒼穹,或者大帝遮什麼青天,那你怕是連武功都不想練了,一輩子心裡都會有陰影。」

「我才不會1

紀千千連忙表示心性堅毅,不過目的分明有些不純,急急道:「剛才聽你一下說了三本書的名字,肯定都是不錯的好故事,快點說給我聽,今夜全都說完……」

「全都說完?」

唐崢愣了一愣,喃喃道:「天龍八部還好,挑挑揀揀可以一夜說完,但是那個斗破天窟窿還有遮擋青天什麼的,作者都是出了名的又能寫又能水,一本書動輒幾百萬字,想要說完我怕是要累死。」

紀千千有些失望,不過仍舊注意到唐崢剛才的話,連忙道:「那就說天龍八部,天龍八部也可以。」

說著似乎想討好唐崢,竟然端起一碗餃子送過來,柔聲哀求道:「好小五,快點說嘛……」

這可是大宗師的討好,唐崢頓時覺得有些牛逼,這貨哈哈大笑兩聲,準備開講天龍八部的故事。

哪知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冷笑,道:「狗改不了吃屎,見天就想著勾搭女孩子,天龍八部有什麼好說的,喬峰開局就滿級,段譽中途開掛,虛竹盜號滿級,慕容復前期充錢,得充值禮包到處浪,只顧著搞工會,直到後期也沒有滿級,只有鳩摩智是一刀一刀砍怪升級。由於前期欺負段譽,後期被段譽開掛復仇,一氣之下丟掉裝備刪號退服。蕭遠山和慕容博卡bug升級,最後再公屏上對罵,互相舉報,被gm掃遞增給封號,唐崢唐大評書家,不知小女子這番話分析的對也不對……」

這番話透門傳來,頓時聽得眾人一愣一愣,唐崢面色極其精彩,紀千千和軍師卻霍然起身。

軍師沒有開口說話,紀千千卻驚訝出聲,滿臉不可置通道:「師尊?您怎麼來了?」

酒肆大門轟隆一聲,被人一下開踢翻打開,但見門口站著一個少女,抱著膀子沖唐崢不斷冷笑。

這少女面帶圭怒,突然從門口直衝過來,上前一把揪住唐崢耳朵,大聲訓斥道:「死性不改是吧?勾搭小女孩是吧?老娘今天把你耳朵給揪下來,看你還敢不敢亂動花花腸子……」

唐崢被她揪的嗷嗷直叫。

旁邊胖大嬸頓時暴怒不平,忿忿道:「你就是那個李靜雪?你憑什麼打我家兒子?」

她剛才聽得清楚明白,紀千千管這個少女喊師尊,當今天下只有一個人配稱紀千千的師尊,那就是大周的真正女皇李靜雪。

這女子面容並不特別出眾,無論是紀千千還是李婉李倩都比她漂亮,但她身上自有一股說不出的意味,似乎很容易讓人忽視了她平凡的相貌。

她一上來就抓著唐崢的耳朵猛揪,剛開始唐崢因為震驚沒有反擊,過不多時忽然反應過來,頓時大怒咆哮道:「我乾娘說的對,你憑什麼打我?趕緊給我鬆開,再揪立馬翻臉。」

可惜李靜雪冷笑兩聲,手腕忽然又轉了一圈,道:「膽兒挺肥啊,敢跟老娘這麼說話了?」

她一口一個老娘,在場眾人頓時有些誤會,胖大嬸弱弱看了三爺爺兩眼,小聲問道:「看來她真是小五的親娘,這可讓我怎麼護小五?」

三爺爺咳嗽一聲,小心勸慰道:「親娘打兒,天經地義,這事你插不上手,再疼小五也插不上手。」

胖大嬸頹然發嘆,明顯很是心疼。

眾人誤會,唐崢卻炸了,忽然大吼一聲道:「你竟然真敢,你竟然真敢,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什麼話,倘若再讓我聽到你暗示別人我是你兒子,小心我打的你哭哭啼啼喊爸爸……」

這話把眾人嚇了一跳,軍師連忙呵斥道:「唐崢不可亂說,此乃大不敬之言。」

哪知李靜雪卻冷冷一笑,道:「好啊,我看你怎麼打得我喊爸爸。」

突然拎著唐崢脖領縱地飛起,兩人直接飛上酒肆二樓,她抓著唐崢直奔一個房間,轉頭對樓下冷冷一聲,道:「今夜誰敢上二樓別怪我翻臉。」

眾人連連點頭,忙道:「陛下要教訓兒子,我們自然不會打擾。」

李靜雪一腳踢開某個房門,抓著唐崢走了進去,樓下眾人仰頭側耳傾聽,隱約還能聽到唐崢不斷叫囂要打的李靜雪喊爸爸。

但是很快屋裡傳來啪啪揍人之聲,明顯唐崢被揍得鬼哭狼嚎。可他依舊還是不服,始終不肯改口。

「這孩子嘴真硬礙…」

眾人忽然對他有些佩服。

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