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國共武 其他類型

與國共武 第29章 踏入此間五百步

作者:山下出水

本章內容簡介: 老石匠忙的滿頭大汗,聞言回頭急匆看了一眼,滿臉笑呵呵道:「這次有大活,要刻兩塊碑,唐家小五給錢很豐厚,夠我全家吃用大半年……」 說著十分得意一伸手指頭,故作誇張道:「五百文,一塊碑,刻完兩...

自古流言有害,但能引來好奇,唐崢要的就是這份好奇,因為好奇是人類了解新鮮事物的開端。

酒肆在古代不是新鮮事物,但是唐崢的酒肆不僅僅是個酒肆……

卻說隨著流言散播,漸漸開始有好奇的百姓前來觀看,孫家莊這群百姓走在官道上才發現,今天官道上來來回回竟然有不少人。

有的是三三倆倆邊走邊吹牛閑侃,這是奔著唐小五酒肆去看稀奇的人。

但是有的則是急急吼吼往自家莊子方向跑,奔跑之時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仍不停歇,彷彿有什麼緊要大事須得趕早,趕晚也許就輪不到機會了。

孫家莊百姓很是好奇!

那個中年漢子不愧是出過遠門的人,忽然伸手拽住一個急急奔跑的百姓,套近乎道:「兄弟哪個庄的人啊?你這急急吼吼的架勢是咋了?」

「咋了?」

那百姓瞪他一眼,甩手將中年漢子推開,然後繼續抬腳奔跑,一邊跑一邊才抽空喊了一句,大聲道:「還能咋了,當然是回家喊孩子啊,那個唐小五真是個爺們,開酒肆免費給孩子教書,而且一天還給孩子供應一頓肉。」

嗡!

孫家莊百姓頓時炸了。

有人滿臉震驚,拉著同村急吼吼問道:「真的假的,我沒聽錯吧,免費教書,還給吃肉?」

也有人滿臉不信,皺眉道:「他哪裡來的錢,敗家子不是窮人能當的吧?」

中年漢子忽然一揮手,沉聲道:「是真是假,一看便知,咱們加快腳步,且去看看再說……」

這次不需出聲催促,一眾百姓自己主動加快腳步,路上又遇到十幾波急吼吼奔跑的別村百姓,孫家莊人越來越覺得事情很可能是真的。

「那個唐小五真給人吃肉啊?他還免費給孩子教書……」

彷彿心中有一團火在跳,孫家莊人竟然忍不住開始奔跑起來,人人都想及早見到唐崢的酒肆,然後驗證一番是否真的教書給肉吃。

如今天下雖然紛亂,但是知識歷來受人尊崇,書籍掌握在世家大族手裡,很少能有百姓的孩子讀到書。

這條官道有些荒僻,奔走起來經常會崴了腳,然而再差的道路也攔不住渴盼者的腳,一群百姓漸漸看到前方密密麻麻全是人。

到了!

這裡應該就是唐小五的酒肆!

中年漢子孔武有力,拋下眾人奮力往前面擠,他擠了半天終於擠開一個空檔,然後站在人群里望著眼前怔怔發獃……

……

但見官道旁邊,果然有個酒肆,竟然是兩層的木樓高樓,佔地足足有一畝那麼大。

「厲害礙…」

中年漢子有些咋舌,他在心底暗暗盤算一番,喃喃道:「光是建造兩層木樓,就得花費百貫,唐家莊爛泥一樣的村子,唐小五吃百家飯的孤兒,他哪裡來的錢,他哪裡來的錢?」

木樓後面,還有一大片更大的空地,地里的荒草已經被人扒光,亂石也被人清理乾淨,顯然那片空地也要造房子,就不知造這麼大的房子得開多大酒肆才用得完?

中年漢子努力又往前擠了擠,慢慢擠到了酒肆的大門前。

他忽然看到一個熟人,那是隔壁莊子上有名的老石匠,當年他和這個石匠一起出去闖蕩過,兩人勉強有一份好交情!

老石匠正在忙活,拿著鎚子鑿子在幹活。旁邊圍了很多百姓,都在墊著腳看稀奇。

「老劉,老劉……」

中年漢子忽然開口,然後擠到石匠身邊,小聲問道:「做啥哩?刻碑么?自打咱倆從長安回來,我記得你很久沒有攬到活計了吧?」

老石匠忙的滿頭大汗,聞言回頭急匆看了一眼,滿臉笑呵呵道:「這次有大活,要刻兩塊碑,唐家小五給錢很豐厚,夠我全家吃用大半年……」

說著十分得意一伸手指頭,故作誇張道:「五百文,一塊碑,刻完兩塊之後,我能凈賺一貫1

石頭不要錢,體力不要錢,所以老石匠對於收益的理解並沒錯,他真真正正是能賺到一貫錢。

中年漢子有些震驚,忍不住道:「一貫?這麼多?當初咱去長安做活,整整兩年還沒攢到一貫……」

石匠嘿嘿直笑,眉眼全是得意。

周圍百姓發出一陣嘖嘖的驚嘆聲,聲音里明顯帶著無比的羨慕和敬佩,也不知是羨慕石匠刻兩塊碑就能賺到一貫錢,還是敬佩唐家莊的唐小五竟然能拿出一貫錢。

中年漢子忍不住又擠上前幾步,滿臉好奇道:「這刻的是啥碑啊,老劉你給大家說一說,都是相鄰莊子的鄉親,有好事可不能自己吞。」

石匠嘿了一聲,越發有些得意。

古代石匠雖然很少讀書,但是刻碑之人大多能認識字,他見幾十個百姓圍觀翹盼,一時心中沾沾自得,索性直接放下手中工具,忽然抬手一直酒肆的不遠處,大聲道:「看見沒,那塊碑俺已經刻好了,正面是碑名,後面是銘刻,碑名自然是刻著碑的名字,銘刻則是解釋為什麼要刻這個碑……」

「噢1周圍百姓整體發出一聲讚歎,雖然有些不太明白其間的道道,但是卻有一種不明白卻感覺很厲害的滿足。

中年漢子推了一把劉石匠,裝作不悅道:「你這傢伙也學會賣關子啦,趕緊給咱說說到底刻的啥,我知道什麼是碑名,也知道什麼是銘刻,但我不認識字,你得給說說1

兩人是老友,劉石匠自然不生氣,再加上他見百姓們也都翹首以盼,終於滿足了自己出風頭的心理,這才慢慢咳嗽一聲,指著遠處那塊石碑道:「此碑正面,統共刻了十八個字,上面四個大字是正名,左邊兩個,和平,右邊兩個,飯店,連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和平飯店……」

「和平?」

「飯店?」

「那是啥意思?」

一眾百姓面面相覷,這時代既沒有和平這個詞,也沒有飯店這個說法,劉石匠明顯也是不懂,所以沒辦法給人細說。

中年人拽了他一把,急急又問道:「正面刻了十八個字,其中四個大字是正名,那麼下面十四個又是什麼字?」

劉石匠揮了揮手,彷彿是在模仿不久前才學會的一個動作,故作高深道:「踏入此間五百步,一切紛爭變和平……」

踏入此間五百步,一切紛爭變和平!

不多不少,正好十四個字,寓意深遠,大氣磅,可惜在場百姓全都不通文墨,就連劉石匠也不知道這十四個字是什麼意思。

中年漢子皺眉琢磨半天,同樣也沒想明白碑名是何道理,他伸手再次一拽劉石匠,又問道:「另一塊碑呢?唐小五讓你刻什麼?」

「另一塊碑……」

劉石匠忽然嘆息一聲,眼中隱隱約約閃出一種莫名的感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