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謀 都市言情

福謀 第六百五十七章 離開

作者:緋我華年

本章內容簡介: 某天,他從周小六那兒回來,正要回去,就被平伯攔下。 平伯面帶喜色,道:「夫人今早大有起色了。」 「真的?」 梁二大喜,隨著平伯來到青陽居。 劉氏正跟梁帥說話,見到兒子...

第二天,接近正午之時,柳福兒帶著厚厚的暖轎來到青陽居。

她先是來到正房見禮。

劉氏此時口不能言,人不能動。

只能被動的被人扶起來。

柳福兒屈膝一禮,向邊上坐著梁帥道:「包娘子昨天在這兒叨擾了,我這就帶她回去。」

梁帥低應一聲,見她要走,又道:「陳郎中昨天過來了,你阿娘的病還要勞煩他們夫妻。」

柳福兒背對著梁帥,聽得這話,她嘴唇抿了抿。

待到平復了心裡突起的情緒,她轉了身,朝梁帥笑了笑,道:「陳郎中也擅婦人症,且經驗豐富,此事他完全可以全權負責。」

梁帥眉頭微皺。

劉氏卻古怪的扭曲著臉,朝著柳福兒嗚嗚的叫。

梁帥安撫的搭上她手背,轉眼道:「你阿娘的病一直是包娘子診治,現在換做陳郎中,難免有些疏漏。」

「他們兩個是夫妻,正可以相互配合。」

「阿耶,」柳福兒嘴角淺勾,眼底冷冷。

「你莫不是忘了,包娘子昨晚才剛生產完。」

這話頓時勾起梁帥昨天的記憶。

他立時抿住嘴。

柳福兒屈膝一禮,娉婷離開。

其後,劉氏豎著眉毛,嗚嗚聲漸高。

柳福兒充耳不聞,一路來到隔間,赤槿已跟婆子一道將包娘子移入暖轎。

眾人很快離開。

因著她月份漸長,為了以防外一,柳福兒一早便備了臨時產房。

只是早前選好的奶娘這時卻有些不大合適了。

包娘子一進院,便直接送進產房。

躺在柔軟乾爽的床上,看著周圍熟悉的事物,她輕輕吐了口氣。

「你就在這兒養著,凡事莫理,」柳福兒將孩子放在她跟前,道:「奶娘過會兒就會過來。」

包娘子微微點頭,道:「麻煩你了。」

「麻煩什麼,」柳福兒道:「該是我不好意思才是。」

「這時候把你折騰過來,還出了這事。」

對梁帥當時的貿然,柳福兒是介意的。

她也是早產,最知道當時的感覺。

「事關劉夫人,他著急也是在所難免,你也別再往心裡去了,」包娘子道。

「你倒是大度,」柳福兒輕哼,道:「陳郎中是你讓他過去的吧。」

「他也是想幫我,」包娘子笑道:「畢竟這事是我接下來的。」

「你有理,」柳福兒無奈搖頭。

赤槿從外面進來,報說奶娘來了,又道梁二回來了。

柳福兒眉頭微動。

「你有事去忙,我自己可以,」包娘子道。

柳福兒想了想,示意赤槿留下,以便幫忙相看。

她回到正院。

進了門,便見梁二大馬金刀的坐在廳堂之上。

她神情如常的看他一眼,轉頭進了內室。

梁二這次回來,本是想看柳福兒反應。

現在見到了,反倒自己被氣了個倒仰。

柳福兒坐在榻上,聽得外面腳步聲漸遠,方才擱了手邊的書,從邊上的棱窗往外看。

梁二本就身高腿長,加之在氣頭,沒出兩息便出了院子。

柳福兒收回視線,再沒興緻看書。

良久,赤槿從包娘子那兒回來,見她坐在那兒發愣,不由輕嘆了口氣。

柳福兒回過神,道:「看到人了?」

赤槿點頭,道:「人很乾凈利落,瞧著是個本分的。」

柳福兒點了點頭,起身往床邊去。

赤槿跟在後頭,道:「再過半個時辰便是飯時,不如吃了再睡?」

「我不餓,不吃了,」柳福兒答了句,隨手摘了別在鬢角的簪花,倒在床上。

冷戰持續的進行著。

柳福兒深知,這事絕不能姑息。

因為她只要一旦服軟,以後便是有一就有二。

梁二一早就悔了。

但他當時走得那麼決絕,又堅持了這麼久,就這麼巴巴回去,他面子往哪兒擱?

如此過了小半個月,梁二終於堅持不住了。

某天,他從周小六那兒回來,正要回去,就被平伯攔下。

平伯面帶喜色,道:「夫人今早大有起色了。」

「真的?」

梁二大喜,隨著平伯來到青陽居。

劉氏正跟梁帥說話,見到兒子,她頓時眼睛一亮。

梁二掃了眼,見柳福兒不在,不由輕皺了下眉。

他來到劉氏跟前,見劉氏氣色不錯,便道:「阿娘今天感覺可好?」

劉氏點頭,片刻又皺眉,含糊的說了句什麼。

梁二沒聽懂,邊看梁帥。

梁帥沒有做聲。

劉氏很不高興,大聲的朝梁帥說了句。

梁帥見她臉色都變了,只得道:「你阿娘說,柳氏今天一早都沒來,實在不孝。」

梁二頓了下,道:「包娘子留在她那兒,她是地主,總要招呼妥當。」

梁帥也理解。

他道:「你阿娘這邊有人,你與她說,不用擔心這邊。」

他話音未落,劉氏便豎起眉毛。

這些日子,梁帥體諒她病了,事無不應,倒是劉氏越發的隨心所欲。

梁二瞄見她又要發作,便找了個借口,溜了出去。

立在院外的游廊,他遙望著自己的院子。

許久,他腳步沉沉的去了府衙。

小院里,柳福兒很快便知曉梁二回來又走了的事。

她只是笑了笑,便去做自己的事情。

如此又過半個月。

包娘子月子做完。

柳福兒來到青陽居辭行。

她畢竟是幾座城的城主,不好離開得太久。

尤其此時徐家並不安分,在滅了吳家之後,又頻頻挑釁劉家底線。

柳福兒的地盤大面積的與劉家和徐家才剛接手的地盤接壤。

在此當下,她實在不宜遠離。

梁帥問了她準備,聽說陳郎中會留下,便答應她回去。

劉氏卻很不情願。

在她想來,長輩有疾,晚輩就該服侍在側。

哪裡有柳氏這樣的。

從她醒轉,這一個月來,除開每日過來轉一圈,動動嘴外,就沒伸過一根指頭。

現在又想溜之大吉,真真是不孝。

她忍不住怒斥。

奈何她說話含含糊糊,根本就聽不清。

只能從語氣里聽出她是在發怒而已。

柳福兒懶得搭理,便佯作聽不懂,只跟梁帥說了聲,便直接告退。

眼見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劉氏氣得渾身哆嗦。

她指了柳福兒,嘴角怪異的抽搐著朝梁帥嚷嚷。

.。:m.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