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秘之主 都市言情

詭秘之主 第二百五十一章 諮詢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本章內容簡介:己怔怔出神。 這次的塔羅聚會對她來說,既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 好消息是,她即將得到「心理醫生」魔葯的主材料之一。 雖然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用1000鎊從「倒吊人」處買一些基礎性...

埃德薩克.奧古斯都王子?他會與什麼危險的,可能導致慘劇的大事有關係?而且,這件事情似乎已經得到了「愚者」先生的注視0正義」奧黛麗瞬間將姓名與人物對應了起來,併產生了極大的憂慮和疑惑。

在她的認知里,能被「愚者」先生注視的事情或非常危險,或極端隱秘,或影響深遠,絕對不會簡單,比如,「真實造物主」試圖藉助蘭爾烏斯和東區工廠區惡劣情況降臨貝克蘭德之事,比如,羅塞爾大帝的「黑皇帝」牌,比如,尼根公爵之死和「黃昏隱士會。

類比這幾個例子,奧黛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如果處理得不好,或者不夠重視,與埃德薩克王子產生牽扯的大事必然會帶來非常非常非常恐怖的「風暴」!

唔……埃德薩克王子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再糾纏我了,我只是覺得慶幸,並沒有多想,現在看來,這似乎有點問題……前面的舞會上,還熱情地攔著我聊一些無趣的話題,玩弄自以為是的拙劣幽默,僅僅兩三天後,就變得相當冷淡,甚至故意避開我……我必須找機會向爸爸打聽一下他的事情,但又不能表現得太好奇,否則他很可能就答應了王室的聯姻要求……奧黛麗回想起了一些細節性的事情,忽然覺得自己的肩膀變得沉甸甸的。

——她一直不喜歡埃德薩克王子,包括他的兩位哥哥,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王妃,至於理由,非常簡單,「黑夜女神」的信徒無法接受一代代信仰著「風暴之主」的奧古斯都們,那意味著,對女性的傲慢,自大,輕視,偏激已經深入對方的骨髓,很難再做出改變,而這是奧黛麗最無法容忍的事情。

一想到成為王妃后將置身於古老森嚴,極端保守的環境里,奧黛麗就覺得自己肯定會因此發瘋,不顧一切地逃離,所以,面對王子們還算殷勤的討好時,她沒有一點感動,甚至非常排斥。

埃德薩克.奧古斯都……聽姓氏是王室的成員,我隱約記得,這是一位王子?他要做什麼危險的事情?我根本接觸不到他礙…對了,可以請奧黛麗xiaojie和格萊林特子爵幫忙,但理由得提前想好,不能讓他們懷疑……「魔術師」佛爾思微皺眉頭,解讀起「愚者」先生的那句話。

「倒吊人」阿爾傑對此頗感興趣,但又不敢再問明顯只做提示的「愚者」先生,只好沉吟兩秒,對「正義」、「魔術師」和「世界」道:

「大海之上的氣氛也不平靜,這或許與貝克蘭德產生了聯動,就像那些機器一樣。」

他這句話毫無根據,純粹是想誇大危險程度,讓三位身在貝克蘭德的塔羅會成員積極調查。

……不得不說,「倒吊人」先生配合得真好……旁觀的克萊恩頓時放棄了讓「世界」說類似話語的打算。

他之所以只提埃德薩克王子,不說那位疑似有「0」級封印物的,戴藍寶石戒指的女士,不講可能也摻合進了這件事情的「0—08」和因斯.贊格威爾,是因為不了解那些甚至可以毀滅一個國家的最頂級封印物的情況,只能憑一些細微的線索做出不敢完全肯定的猜測,害怕直接將關鍵點告訴「正義」和「魔術師」xiaojie后,她們剛有針對性的調查,就會被目標察覺。

這也是克萊恩不自己找機會把自身遭遇告知「機械之心」的原因,基於對封印物「0—08」的某些猜測,他懷疑抱著這樣想法的自己離開明斯克街,乘馬車抵達槓桿教堂或蒸汽教堂時,會遭遇突如其來的,絕對無法抗衡的襲擊,比如地下區域內的封印物大暴動,比如高序列強者的致命一擊。

只有灰霧的屏蔽,能讓克萊恩不用擔心類似的問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將此事告知「正義」和「魔術師」xiaojie,通過她們做更加柔和,更加迂迴,更加不會被預先發現的提醒。

除此之外,克萊恩還有別的打算,那就是配角中的配角淡出舞台,「離開」貝克蘭德后,在無人注意的情況下變化容貌,悄然返回,於「0」級封印物的視線外聯絡「機械之心」!

希望能夠成功,希望有機會揪出因斯.贊格威爾!嗯,前提是,如果他確實參與了這件事情……等等,阿茲克先生在追查因斯.贊格威爾的過程里,與軍情九處發生了衝突,遭遇了暗中的通緝,而軍情九處一向被認為是軍方里的親王室派……圍繞埃德薩克王子有一系列的巧合,這與封印物「0—08」之前展現出來的特點相似……這似乎從側面證實了因斯.贊格威爾的存在……

克萊恩閉了閉眼睛,腦海內又回閃出了那雙嶄亮的皮靴和蒼白的手掌。

他靠住椅背,上翹嘴角道: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下周再見。」

…………

皇後區,霍爾伯爵家的豪華別墅內。

奧黛麗站在全身鏡前,看著裡面的自己怔怔出神。

這次的塔羅聚會對她來說,既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

好消息是,她即將得到「心理醫生」魔葯的主材料之一。

雖然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用1000鎊從「倒吊人」處買一些基礎性常識的無知少女,知道不少非凡材料的大致價格,但她並不介意為鏡龍的眼睛支付溢價。

在尼根公爵被刺殺后,她有了迫切提高自身序列,獲得相應戰力的渴望和動力,為此,她不想再等待,願意付出一定的代價——只要有材料出現,只要不算太離譜,她都會立刻接受,以免被意外干擾。

這就像一件被眾多貴族夫人看中的珍貴首飾,和男人們喜好的,擁有奇特血脈的稀少馬匹,相應的溢價是必然存在的,不可避免的,有的時候,在原本價格上翻兩三倍都不是不可能……而且,佛爾思在中間忙碌,聯絡老師,肯定不能讓她白白浪費時間,承擔風險,唔……她也不知道我就是「正義」……奧黛麗無所謂地想著。

至於壞消息,毫無疑問是埃德薩克王子之事,這讓奧黛麗少有的憂心忡忡。

幸虧有「世界」先生得到消息,有「愚者」先生給予提醒,否則事情不知道會惡化成什麼樣子……奧黛麗,有了這麼好的條件,你肯定能解決這個問題!加油!女孩對著鏡中的人影畫了個緋紅之月,努力讓自己樂觀起來。

然後,她收斂情緒,出門前往琴房,準備參與接下來的鋼琴課,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是因為霍爾伯爵夫婦和希伯特.霍爾得晚餐前才能回家,她現在想要打聽消息都沒有對象,只能告訴自己,要冷靜,要沉著,要耐心。

家庭教師抵達前,奧黛麗隨意地彈奏起樂曲,用美妙的旋律洗滌心靈。

彈奏告一段落,她發現金毛大狗蘇茜不知什麼時候已開門進來,蹲在了旁邊,脖子上依然掛著那飾品般的金邊眼鏡。

「奧黛麗,你遇到了什麼問題?你的琴聲告訴我,你有煩惱的事情。」蘇茜突地開口說道。

唔……奧黛麗一下怔住,不知該怎麼回答。

她忽然覺得家裡有條「讀心狗」不一定是好事……

…………

燃燒著篝火的營地內。

閉著眼睛的戴里克.伯格靜靜回想著塔羅聚會上發生的事情,確認自己沒有遺忘反覆經歷同一段人生的記憶。

不知過了多久,飽含期待的他睜開雙眼,打量起四周,然而,映入他眸子的是與記憶里完全一致的火焰和隊友。

就在這時,盤腿而坐,靠著石柱的「獵魔者」科林沉聲開口了:

「50次閃電后出發。」

……這一刻,戴里克確定之前經歷的所有事情不是夢境和幻覺。

…………

喬伍德區,明斯克街15號。

克萊恩下至一樓,坐到起居室內,感受著壁爐不斷外散的溫暖。

安樂椅上的他靜靜搖晃,沒有看報紙,沒有翻zzh,也沒有閱讀書籍。

這一切是如此的安寧與沉默,直到門鈴的聲音叮叮噹噹傳來。

穿著家居襯衣,羊絨背心的克萊恩起身走向外面,發現訪客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他拉開房門,呵呵笑了一聲:

「下午好,埃姆林,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在豐收教堂幫忙嗎?」

來者正是頭髮斜著后梳,俊美得有些陰柔的吸血鬼埃姆林.懷特。

聽到克萊恩的招呼,這眉眼傲慢的傢伙表情頓時僵住,好不容易才恢復過來。

「我有事情想諮詢你,夏洛克,莫里亞蒂,偵探1埃姆林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吐出。

請他進入起居室后,克萊恩重回安樂椅,笑著問道:

「什麼事情?諮詢費用1鎊,但不能超過1小時。」

埃姆林.懷特並未在意他的話語,沉思著說道:

「有位大人物讓我去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雖然能側面幫助我解決隱患,但也蘊藏著很高的風險。

「我沒什麼朋友,又怕父母擔心,而你是一位見識豐富的非凡者偵探……你有什麼建議?拒絕,還是接受?」

解決隱患?清除心理暗示?克萊恩斟酌著說道:

「只有『事情』這個單詞的情況下,我無法給出任何建議。」

埃姆林.懷特沉默好幾秒,咬了咬牙,壓低嗓音道:

「和那位『愚者』有關……」

「啊?」克萊恩險些抬手掏耳。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