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薪火 散文詩詞

續薪火 第二十九章 承擔

作者:淺淺爛

本章內容簡介:子哥個個一言不敢發,他一個小地方的屠夫賣肉的沒想到也能有如此威風時刻。幸好有一個便宜好妹妹,想起自己三十多連媳婦都娶不到的人,能夠在洪城這樣的大地方,玩最漂亮的妞,讓這些公子哥俯首道歉,內心不禁得意,...

「曹家大少爺,洪城猿魔曹庚鯤。」

一群人的氣勢瞬間一泄而盡,個個似斗敗的公雞一樣垂頭喪氣。

其中最為明顯當屬之前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的寧二哥,其修長挺拔的身體似是枯槁的竹子般,被抽去了精氣神,嘴角帶著苦澀的笑容說道:「竟然是曹大少爺,之前多是誤會,還請牛爺金老闆不要怪罪。」

曹庚鯤是誰?洪城三主家族之一曹家的大少爺,洪城最優秀的天才。

12歲武徒,20歲開啟下丹田突破武者,順利考入一本大學,24歲大學畢業加入大學所在的門派,隨後氣成一片,成為先天武士,成為洪城近百年來最年輕的武士,同輩人還在武者,而他已經武士攀登更高的高峰,所有洪城年輕一輩都活在其陰影之下。

牛爺沒想到那位便宜大妹夫的威名如此大,僅僅一個名頭便讓這群趾高氣揚的公子哥個個一言不敢發,他一個小地方的屠夫賣肉的沒想到也能有如此威風時刻。幸好有一個便宜好妹妹,想起自己三十多連媳婦都娶不到的人,能夠在洪城這樣的大地方,玩最漂亮的妞,讓這些公子哥俯首道歉,內心不禁得意,一口大黃牙笑的咧出來。

「問金老闆就可以了。」自己的妹夫好像是不得了,可是這自己其實也不熟,連自己的便宜妹妹也是她自己找上門剛相認的,不可能有什麼都去麻煩,雖然自己沒腦子,可也知道自己的最大的靠山是誰,所以能不麻煩額就不麻煩,讓其手下人處理就行了,小人物也自有自己的生活智慧。

金老闆倒是意外的看了其一眼,沒想到這魯莽粗鄙的傢伙知道自己妹夫如此顯赫,竟然不是嚷嚷著各種方法,反而書讓自己處理,看來也不是完全沒有腦子,也許可以加深聯繫,作為和曹大少爺的一個紐帶。

「既然牛爺交給我了,也不為難你們,每人掌自己一巴掌,低頭認錯即可。」金鑲玉不屑的看著眾人,手指著宋霸刀和小夏:「不過他們兩個要磕頭認錯,磕到牛爺滿意為止,不然的話你們只能交給曹公子處理了,想必曹公子的性格你們也略有耳聞吧,可沒有耐心聽你們解釋。」

「明白,明白,我等接受,就不勞煩曹大公子了。」寧二點頭哈腰稱是。曹庚鯤的脾氣是什麼樣的,大家都清楚,極度護短,脾氣暴虐,一言不合便動手。

「魔猿聲聲敵不住,一棍橫挑萬重山。」講的就是曹庚鯤,魔猿乃是說其馭獸,青眼碧耳猿,乃是一隻頂級變異獸,相當於武士的實力,擅長精神攻擊,而一棒,是講其武器乃是棍,力大無窮,而棍乃百兵之祖,素有棍掃一大片,密集如雨,所以習棍者性格也是直來直往,不與你分說,有問題先來一棒。所以曹庚鯤,無人敢惹,年輕的無人修為能及,而老一輩懾於其潛力也未必拉的下臉面親自對付他。

然後之前義薄雲天滿腔熱血的公子哥們紛紛戲劇化的抽起了自己,個別不情願的,也在同伴們的注視下的壓力下,以及不敢得罪曹庚鯤曹大公子照做。

「你兩呢?還不趕快照做,可別得罪曹大公子牽連到我們。」楚續身旁的公子哥一直就看著兩個從頭到尾都在喝酒,無甚波動的楚續和譚絕不爽,只不過一直不好發作。

楚續淡淡的看著他:「與我何干。」

「你」旁邊人臉色瞬間綠了。

在其關注到大家都照做了,只有這兩人沒有任何動作的時候,立馬就發難,就在大家都把目光轉向楚續的時候,一陣爭吵聲傳來。、

「二哥,我等大好男兒為何要……」宋霸刀雙目含淚的看著寧二公子。

「你為何不願意,此事都是你二人牽連的,還不速速求饒謝罪,避免觸怒了曹大公子觸怒了我等。。」寧二惱羞成怒的看著宋霸刀。

「二哥,你竟是如此想的,如果沒有你的默許,我等……」

「閉嘴,我沒有你這個胡作非為,不明事理的弟弟明明是你二人自作主張,牽連大家,還敢狡辯。」寧二矢口否認道。

「小夏都已經在磕頭謝罪了,你可當真不磕頭求饒?」寧二雙眼一眯,凶光從眼中綻放,整個面部表情格外猙獰。

「不,我絕不像你們這些蠅營狗苟的人一樣,低頭,我雖然實力低微,但我還知道骨氣兩個字,沒有那麼厚的臉皮轉首搖尾乞憐。」

宋霸刀這句話一出,在場的除了楚續兩人之外都變了臉色。

眾公子哥紛紛跳腳指責罵著宋霸刀,似是被踩到什麼痛楚一樣。

寧二先是臉色一沉,隨即不懷好意的笑起來:「好,你宋霸刀竟然如此看不起牛爺,看不起我等,看不起曹大公子。」

宋霸刀咬緊牙根一言不發。

「金老闆你也看到了,我等都照做,可是只有這始作俑者毫無悔改之心,非我等不悔改,而是這賊子桀驁不馴,我都皆是被其所誤。」寧二指著宋霸刀冷冷的說道,彷彿忘記自己之前和宋霸道刀是有多親密。

「對啊,對啊,都是宋霸刀指使我才會不長眼的犯上了牛爺啊,他仗著自己是宋家唯一繼承人,無法無天,毫不將我等放在眼裡,桀驁不馴,有時候連寧二哥都不放在眼裡,這次就是他強行要找麻煩的,還請金老闆牛爺原諒我埃」一直跪在地上的磕頭小夏看到宋霸刀不願磕頭,也停下來順著寧二的話對著金老闆說道,其眼神惡毒的盯著宋霸刀,好像對於牛爺金老闆的怨恨不敢向事主發,所以全部往宋霸刀身上宣洩。

「所以所有的事都是宋霸刀鼓搗出來的是嗎?」金鑲玉不屑的看著眾人。她當然知道這件事是什麼回事,那群小辜她清楚地很。只是這件事總該有個承擔的人,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牽扯進去,而宋霸刀既然不肯低頭,自然是他承擔所有的罪責,而其他人也受到教訓了,那麼這樣處理自然是個完美的結局。

「沒錯,就是他。」眾人眾口一聲的說道。

「既然這樣,這件事就沒你們的事了。」看著宋霸刀,金鑲玉眼底閃過一絲憐惜,可惜一不識時務,如是想道。:「既然宋霸刀,還不肯認錯道歉,那便替宋伯父教訓下他這不成器的愛子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