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俠,不可以 網遊動漫

女俠,不可以 第一百一十章無法匹敵的歐陽皇

作者:酥栗

本章內容簡介: 吳呈和南宮靖只是皺眉而已,他們無權去干涉別人想要決定的選擇。 吳呈甩了甩髮脹的左臂,咬著牙大聲吼道。「拼了!」 剛剛只是被歐陽皇蹭到了而已,但這股疼痛卻怎麼樣也無法消除,歐陽皇的力...

面對衝來的四人,歐陽皇他沒有絲毫想要躲閃的意思,而是選擇硬碰硬正面戰鬥。

但就是這樣四對一的情況下,歐陽皇還是佔據了上風。

剛猛的拳頭不斷的對著四人揮舞著,但對對面的四人而言,他身體如同堅固的磐石一樣,他們的拳腳攻擊對於歐陽皇而言毫無作用。

四人身影交錯,準備向著歐陽皇發動了強力的攻擊,他們想著趁這個機會將歐陽皇一舉拿下,可惜他們都大錯特錯了。

歐陽皇所學的武功一共為兩種,強悍無比的方寸勁,號稱江湖第一內勁,招式變換之間,可以輕而易舉摧毀飛石草木;堅固無比的方天御,甚至可抵擋一般的刀劍襲擊,修鍊強大的人足以免疫兵刃的鋒利。

單純依靠這強橫的內外武功,他足以橫行天下。

歐陽皇一把拽住了兩人襲來的拳頭,橫立在兩者之間,雙拳接連不斷的擊打著,他完全沒有要動用方寸勁的必要,只是依靠千錘百鍊的身體強度,已經足夠將兩人打的節節敗退。

趁著歐陽皇視野被屏蔽的此時,南宮靖和吳呈各自從兩邊發動了攻擊,但對於兩人的攻擊,歐陽皇都躲開了。

先是彎腰躲過了南宮靖的拳頭,將後者一掌推了出去,然後正面迎上了吳呈,這個他所期待的對手。

吳呈的劍沒有出鞘,因為出鞘的劍必定見血。

對於吳呈的巧妙劍技,歐陽皇依靠力量和技巧全部輕鬆化解,然後一把拽住了吳呈的袖子,狠狠的一拳襲來,如果這一拳挨上個中著,吳呈非得落個骨折不可。

「抓住你了1歐陽皇狂笑著逼近吳呈,這一拳看你能不能躲得過。

吳呈的劍最終還是出鞘了,一劍割斷了自己的長袖,而後旋身而起,如同一隻輕巧的燕子,踩著歐陽皇的身體跳到了空中,落在了一側的樹上。

吳呈的眼中儘是擔憂,這個歐陽皇果然難對付。

不過一個簡簡單單的交手,四人都被打成慘敗。

「繼續。」歐陽皇一個蹬腳沖向了吳呈,依靠無比強大的腳力跳上了樹上,三拳三腳對上了吳呈,電光火石,一瞬之間。

歐陽皇,被稱之為當今年輕一輩的最強之人,對於他的形容就是力量,他的蠻力堪稱神力,就連他的父親歐陽風都望塵莫及,要知道歐陽風年輕之時,可是被稱之為南蠻小霸王,可以輕鬆舉起三百多斤重的巨鼎。

可對於此時的歐陽皇而言,他早已超出了他父親所創的記錄,他的最高水平為五百公斤重的鐵塔,這樣的力量只能使用恐怖來形容了。

「怎麼樣。」

對於南宮靖的詢問,吳呈只是擺擺手,就在剛剛的交手之中,他的手臂被歐陽皇拳頭所擦傷,但就只是擦傷,都已經讓他的手臂疼痛的抬不起來。

看樣子他剛剛動用了方寸勁,也難怪攻擊都打在自己的四肢,如果剛剛一拳直中腹部非把他打出個好歹不可。

對於眼前的四人,歐陽皇只是輕笑著,因為他們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僅此而言。

風塵浮起,那個人如同一道衝天的光芒,無所畏懼。

吳呈和南宮靖都只是聽說過他的強大,但對於他真正的實力,根本一無所知,是的,這個人根本就是他們不可能戰勝的對手,因為他太強了。

單單是空手的歐陽皇,就完全可以輕輕鬆鬆的對付他們四人。

「混蛋。」顯然他們太小看歐陽皇了。

歐陽皇隨後微微活動了活動手腕,一個飛步衝出,重重的一記拳頭將前面一人打倒在地,隨後沖著另外三人呲牙一笑,你們只是能熱身的程度嗎?

「我認輸。」另外一人直接將緞帶丟在了地上,他可不想吃皮肉之疼。

吳呈和南宮靖只是皺眉而已,他們無權去干涉別人想要決定的選擇。

吳呈甩了甩髮脹的左臂,咬著牙大聲吼道。「拼了!」

剛剛只是被歐陽皇蹭到了而已,但這股疼痛卻怎麼樣也無法消除,歐陽皇的力氣實在是大的太誇張。

「好。」南宮靖此時也什麼都不在乎,因為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哈哈哈哈哈。」歐陽皇如同脫韁的野馬般飛馳而來,沖著兩者高高抬起了雙拳,他要戰個痛痛快快,你們都給我認真起來,抱著殺了我的態度與我戰鬥。

吳呈的劍快、准、狠,他的劍法就是依靠的迅速和鋒利而出名的,可就是這樣的攻擊也完全碰不到他的身體,並不是吳呈害怕傷到他,而是根本跟不上他的動作。

南宮靖的拳變幻莫測,他的拳法就是依賴的動靜虛實,可這樣的攻擊是建立在同等級別的對手情況之下,顯然這一切對於歐陽皇而言都是擺設,因為他完全不需要躲閃而是強橫的反擊。

兩人完全不是歐陽皇的對手。

破!!!

強橫無比的力量將兩人震飛了出去,而後在兩者身體不斷倒退的情況下,歐陽皇再次追擊了。

一拳之威,飛沙走石。

一踢之勢,力至千鈞。

兩者都被歐陽皇打倒在地,他奪走了他們兩者的緞帶,只不過,此時比賽似乎還沒有結束,第二組還有一個人沒有被找到,他還在山頂之上遊走。

「唰1

歐陽皇將目光轉到了聲音之處,望著奔跑逃竄的兩個身影,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果然,參加武試才是最讓他開心的事情。

只不過,他一人所在,萬夫莫開。

這逃走的兩人正是王豈和玉無瑕,要不是因為玉無瑕暴露了行蹤,王豈也不會如此焦急的逃竄,顯然他們已經被歐陽皇發現了。

「你為什麼要追過來了,不是讓你去找旗幟嗎?」王豈回頭望著不見蹤影的歐陽皇,心情終於回歸到了平靜,對方想要追到他們還需要些時間。

「唔,你還天真的以為有旗幟?」玉無瑕氣喘吁吁,剛剛跑到王豈這邊還沒有停下休息,又要再次拔腿跑,真是快累死他了。

顯然王豈不清楚這裡面的緣由,好奇的問了起來,難道旗幟根本就不存在?

「我們都找了這麼久了,都沒有旗幟,這不是明擺著,這次比試本就沒有旗幟存在,想要晉陞的話就必須讓另外兩支隊伍消失。」玉無瑕在來時的路上完全想清楚了,這才是這場武試的真正目的。

旗幟從一開始就是幌子而已。

對於玉無瑕的解釋,王豈並沒有覺得沒有道理,他們比南宮靖他們早上山頂半個時辰之久,但找了這麼久依舊沒有找到旗幟,或許真的沒有旗幟的存在。

就在王豈想要繼續分析的時候,遠處一個身影正在向著他們快速的靠近而來,驚人的壓迫感越來越近了。

是歐陽皇,他追上來了。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走,你去找第二組僅剩下的那個人,只要找到他,將他打倒我們就贏了,你是唯一的希望。」

「那你吶?」王豈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此時玉無瑕的表情真的很難得,這還是第一次從他的臉上看到了狂傲的戰意,他凌厲的目光一直盯在歐陽皇的身上。「哼哼哼,當然是男人間的一決勝負了。」

「可是——」可是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說,你們這群人,怎麼就是聽不懂啊!我讓你走,這裡交給我,那邊交給你。」玉無瑕敢去阻擋歐陽皇的原因,自然是有著幾分自信的把握,不過能撐到什麼時候他自己可就不清楚了。

「相信我。」

玉無瑕說出這句話的語氣是生氣的,因為他生氣王豈為什麼不能相信他。

王豈最後點點頭,轉身著山頂而去,那個第二組躲在陰影之中的人,到底身在何處,王豈必須儘快找到他,必須!!!

玉無瑕讓自己努力平靜下心,對於接下來的戰鬥,他必須全神貫注,說到底,他還是第一次使用,也不知道能達到怎樣的效果。

望著從深林之中竄出的身影,玉無瑕蹲身俯衝而去。

「哼,來吧,小傢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