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地獄惡魔 其他類型

獵殺地獄惡魔 第一百零二章 收集徒孫之旅

作者:李羽皇

本章內容簡介:說出來傷老頭的心,或者說,老頭這麼做定有其深意,也許是自己優柔寡斷了…… 既然如此,齊玄策便不再想其他的,反正不死城之行也沒規定日期,索性招呼江小流快吃。 一頓風捲殘雲,祖孫三人吃了個...

江小流去了,峽谷之巔,只剩下了平匠巷師徒二人。

老頭子灌了口酒,斜了眼齊玄策,突然道:「說話,別憋屈的跟小娘們似的。」

齊玄策苦笑一聲,「師父,您這究竟是唱的哪一處?我知道這裡頭肯定有深意,您不如直說得了。」

老頭子眯起了眼睛,望著崖下樹海山巒,皺紋堆累的一張老臉忽然笑了笑。

「你需要一些幫手,需要替你端茶倒水的小廝,需要搖旗吶喊的手下,還需要一些替你去死的死忠。」

齊玄策聽得長大了嘴巴。

這話,真是不加絲毫掩飾的寒冷殘酷,若江小流在此,恐怕第一時間就得叛出平匠巷。

「老頭,你這話……真是教人直面慘淡的人生……」

齊玄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感動還是可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老頭子撣了撣衣袖,面露迷之嘲弄,「乖徒啊,你的人,你愛怎麼關切怎麼關切,像江小流,你喜歡就當成徒弟愛護,不喜歡就當成炮灰使。」

老頭子說到這裡,昏花老眼裡精光四溢,「你可以關切任何你想關切的人,但在老子這裡,只有你一個。」

齊玄策呆了呆,慢慢把頭撇過一旁,無聲了一會兒,才罵道:「這狗日的山風,眼睛都吹酸了……」

老頭的這番話,

大概就是堅實後盾的最直接體現——不論你與全世界為敵為友,我都是你背後最堅固的堡壘。

山風習習,吹不酸人的眼睛,卻能把愁緒吹散,師徒二人也不再多言,而是對坐靜酌,一如在平匠巷的許多歲月。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洋洋洒洒一萬句,也頂不過一句有用。

約摸半個時辰,江小流又如一團流星肉球般滾了回來,這一次,肩上抗了一隻一米多長的鱷魚。

「師祖師父,我在山下轉了圈,發現一處水潭,魚都吃膩了,今天換換口味。」

老頭子笑臉和善,「好好好,快快料理了,烤著吃。」

江小流應了聲,將那鱷魚往天上一拋,彈指間,數條無形鎖鏈驟然射向高空,一條透過鱷魚皮,將鱷魚頭斬斷,另有一條斬鱷魚尾,然後是四肢。

待鱷魚落下時,僅剩一截軀幹,江小流手腕一番,齊玄策曾用過的藍光小刀出現在手中,刷刷揮動,去皮開膛放血。

前後不過十秒。

原本一條兇惡鱷魚就成了白花花的好肉,過程乾淨利落,可見江小流這一個月的進步之快。

將鱷魚肉切成一條條,拿鐵絲穿了,架起火堆,不多時,已有陣陣肉香飄出。

老頭子搓著手,抓起一條,急不可耐撕著往嘴裡送,嚼的咯咯吱吱。

齊玄策看著這一幕,神情忽然恍惚了一下。

昔日在地獄塔第二層,他曾遇到過老頭子的少年模樣,那時也是在烤肉,舉止竟是如此相像。

齊玄策正在恍惚,忽然,一條烤肉送到面前,回過神來,卻見江小流正呵呵笑著。

齊玄策默默接過烤肉,又聽江小流道:「師父,您是咱平匠巷聖地之主,那我,是不是就是平匠巷首席大弟子了?」

「不止。」

齊玄策呵呵笑道:「你不止是首席大弟子,還是唯一大弟子,頂門大弟子。當然。你是師祖是平匠巷老祖,而我,是平匠巷首席飼養員。」

「哈?」

江小流誇張一笑,剛想說咱平匠巷還養著動物呢?只是話還沒出口,便聽老頭子忽然道:「快點吃,吃飽喝足了,還要去找下一個徒孫呢。」

這話聽的齊玄策和江小流雙雙一愣。

江小流是擔心自己的首席大弟子位置不保,齊玄策則是默然,看來老頭子是玩真的,真要為自己找一批「替死鬼」。

問題是這樣真的好嗎?

但齊玄策不想把這話說出來傷老頭的心,或者說,老頭這麼做定有其深意,也許是自己優柔寡斷了……

既然如此,齊玄策便不再想其他的,反正不死城之行也沒規定日期,索性招呼江小流快吃。

一頓風捲殘雲,祖孫三人吃了個肚皮溜圓,收拾了行李,依舊由江小流扛著,三人再次出發。

和之前一樣,一路上,老頭子與江小流完全是忘我的教授學習,齊玄策偶爾聽了兩句,竟然發現許多東西都是自己從沒有學過的。

這個時候,齊玄策終於確信,老頭子說的是真話,關於平匠巷的鎮符之力,他是真的沒有好好的教自己。

「也不知那個所謂『更好的,更高層次的,更廣闊的』技能究竟是什麼,否則,萬一師父打不過徒弟,這人算是丟到姥姥家了……」齊玄策無奈的嘀咕著。

翻山越嶺,渡水過河,連續幾個日夜路程,出了大山不遠,三人最後趕在了一處偏僻落後的小縣城。

這縣城名招鳳,仍處於大山輻射區,因此發展滯后,整體破破爛爛,最高的建築是一棟建於九十年代的銀行大樓,說是大樓,也不過七層而已,其餘城區多是二三層建築,以及大量低矮平房居民區。

平匠巷祖孫三代,是坐擁兩百四十萬現金的土豪,但他們沒有住進任何一家賓館,而是在老頭子的帶領下,在居民區的衚衕里七拐八拐,來在一處老舊的院落前。

這院子真叫一個破,青磚院牆上坑坑窪窪長滿了荒草,中間一處門樓,缺檐短架,若不是兩根破木頭支著,下一秒塌了也不奇怪。

更奇怪的是,都這副寒酸相了,兩扇破爛木門左右,還懸著一副歪歪扭扭的對聯。

上聯:入此門得失我命。

下聯:居故里百年孤獨。

上頭拿鐵絲綁著一塊木板,上有橫批:高高興興。

且不說對聯是否工整對仗,就這字體,便把江小流看的笑了起來,啐道:「啥玩意兒,我逮幾個蝌蚪甩上去,都比這字好看。」

齊玄策對徒弟的話深以為然,他也想說尿都尿不出那麼丑的字。

老頭子嘿嘿一笑,「徒孫啊,去敲門,就說來求字的了。」

江小流一愣,「師祖……您說求字?」

老頭子點了點頭。

「這裡的主人,是個書法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