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法羅 其他類型

戲法羅 第七十一章 對不起,爺爺

作者:唐四方

本章內容簡介:出一點笑容,他說:「是啊,人的善惡好壞真不是那麼容易被看穿的。盧先生在您看來是個壞人,但他卻是個好人。周德善是您眼裡的好人,但他卻是個騙子,好壞您看得透嗎?」 羅文昌不悅道:「四兩,你別這麼孩...

單義堂沒了。

盧光耀瘋了。

羅四兩沒有在意羅文昌最後一句問話,他只是在想盧光耀這幾十年到底是怎麼過來的,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京城單義堂到底是怎麼沒的?

羅四兩在跟著盧光耀學藝的那天,盧光耀跟他說可以不用拜師,讓他在日後幫他做兩件事情就可以了。

其中一件就是代他參加一次黃鎮彩門斗藝,那個時候,羅四兩沒懂,可是他現在知道了一些情況。羅四兩就在想,為什麼要替他參加彩門斗藝,他想要幹嘛?還想要再羞辱立子行一次嗎?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要幫他修復一套戲法,是什麼樣的戲法需要修復,又為什麼需要自己來幫他修復,難道自己的作用在這套戲法裡面是不可或缺的?

羅四兩現在對盧光耀的來歷已經有一些了解了,但是對這個人他卻有了更多的不解和好奇。

羅文昌見自己孫子不說話,他皺著眉頭,語重心長說道:「四兩,我是真的不願意你跟盧光耀扯到一起去,如果你真的有心學戲法,爺爺可以教你,哪怕你不願意學家裡的,要學別人的,爺爺也可以帶你去。」

「如果你不願意學戲法,爺爺也不強迫你,你以後考個大學,出來找一份好工作,那樣也行。只要你好,那爺爺就滿足了。我們羅家就你一個後人了,我也就你這一個親人了,爺爺是真怕你行差踏錯埃」

羅四兩低下了頭,心臟彷彿被一雙大手狠狠揪了一下。在他的印象里,他爺爺一直是一個正直到近乎古板的男人,而且一生剛強不阿,從來沒說過半句軟話。

尤其是在他們這些晚輩面前,他一直都是以一個封建大家長的面目出現的,在羅四兩面前從來都是不苟言笑的,更不可能說什麼軟話。

可是今天,在遇上盧光耀這檔子事情上,他卻說了這樣的話,這讓羅四兩心中很不好受,儘管他平時總在暗地裡罵自己爺爺是老封建。

「唉。」羅四兩無聲嘆息,苦笑不止,他沉悶著聲音道:「爺爺,你知道盧先生為什麼要那樣做嗎?」

羅文昌想也不想就道:「還能是因為什麼,不就是被人奚落了幾句嗎,難道他自己跑去做江湖騙子,還不能讓別人說了?再說了,他的反應也未免太大太過分了吧。」

說罷之後,羅文昌心中又起了狐疑,他看著羅四兩,問道:「盧光耀跟你說了什麼了嗎?」

羅四兩搖頭:「什麼都沒有,如果不是您今天跟我說這些,我連他的來歷都不知道。」

羅文昌抿了抿嘴,他還以為自己孫子知道了別的什麼內情,原來什麼都沒有,他便道:「那現在你知道了,那以後不要再跟盧光耀來往了,好嘛?」

羅四兩沉默了一會兒,而後搖頭:「不好。」

「你……」羅文昌眉毛又立起來了。

羅四兩看著自己爺爺,他很認真道:「我不知道盧先生為什麼要那麼做,但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我不知道曾經的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盧先生絕對不是壞人,他也絕對沒有教我做過一件壞事。」

羅文昌聽得眉頭大皺,他苦口婆心勸道:「四兩,你還小,有很多事情你都不了解,人的善惡好壞真不是你這樣的孩子能簡簡單單看穿的,你就聽爺爺一句好不好。」

羅四兩嘴角扯出一點笑容,他說:「是啊,人的善惡好壞真不是那麼容易被看穿的。盧先生在您看來是個壞人,但他卻是個好人。周德善是您眼裡的好人,但他卻是個騙子,好壞您看得透嗎?」

羅文昌不悅道:「四兩,你別這麼孩子氣好不好?」

羅四兩站了起來,往樓上走去,頭也不回道:「對不起,爺爺,我會向你證明的。」

羅文昌默默看了一會兒羅四兩的背影,而後頹然坐在沙發上,伸手摸了摸褲兜,他想抽根煙,可卻突然想起來他已經戒煙好幾年了。

「唉……」羅文昌又是一聲嘆息,面容苦澀。

……

當晚,羅四兩連晚飯都沒下來吃,羅文昌也沒去叫他。

等稍微晚一點,羅四兩在樓上打了兩個電話,然後倒頭就睡覺了。

羅文昌獨自在客廳裡面坐了好久,他出門在小店裡面買了一包煙,他好多年沒抽過煙了,可是今晚,他真的很想抽。

香煙一口接著一口,不多一會兒,客廳裡面就已經煙霧瀰漫了,羅文昌腳邊上也多了一堆煙頭。

沒有很久,羅文昌買的一包煙就已經全都被抽完了,羅文昌看了一眼客廳里擺著的時鐘,發現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羅文昌揉了揉臉龐,眼睛裡面布滿了血絲,他苦笑一下,終於是下定了決心,他走到客廳,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等接通了,羅文昌說道:「周總,我考慮了一下,我們的合作提前一點,動作儘快吧。」

電話那邊傳來了很詫異的聲音。

羅文昌嘆了一聲,說道:「明天你再過來一趟,我們好好談談。」

說罷,羅文昌掛了電話。

而電話那頭,周德善則是一臉疑惑和不解,他也點燃了一根煙,慢慢地抽了起來。

沒錯,他周德善就是騙子,風麻雁雀,他是專門騙當官的風門,也有人把他們叫成蜂門,形容他們的騙術如群蜂蜇人一般。

他們行騙往往都是大場面,一群人一起行動,跟一群蜜蜂一般,人多勢眾,而且配合默契。

他這次就騙到了羅文昌頭上,他是假的,編劇也是假的,過幾天還有攝像團隊過來,那也是假的。

唯一真的,那就是二黃父子,這兩人是傻老帽,隨便忽悠忽悠就被他當槍使了。

他是要從羅文昌這裡騙錢的,但他用的法子並不是說拍攝紀錄片沒錢了,這手段太差了,不具備實現的可能性。

他是要跟羅文昌合作,打造戲法羅品牌,成立戲法羅的戲法培訓班,要把戲法羅從家族傳承變成門派傳承。

這才是他的真正騙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