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咋虛脫的不行了

作者:成有道  |  更新時間:2018-04-17 02:13  |  字數:2280字

這步斗踏罡雖然沒了之前的神異,但換來的卻是輕功功夫,這可讓崔健心裡美滋滋的了,之前禹步雖然不錯,可是只能進行走位,你說要是真的帶入戰鬥中,那就有些生澀了,可是現在,這步斗踏罡可是集輕身,騰挪功夫為一體,輕身咱就不說了,這就是翻牆入院,趕路提縱的。這騰挪的話,就可以說算是一種與人搏鬥時的身法走位了,可以說他能夠得到成功激活步斗踏罡這項技能,給他的戰鬥能力大大增強了許多。

眼下也沒什麼事,崔健邊徑直回了宿舍。

剛一進宿舍,就看到端木狗蛋幾人在拿出前段時間在網上購買的服飾在比量。

「喲,你們這是幹嘛呢,這麼早就開始比划了?」

端木狗蛋聽到崔健的聲音,沒好氣道:「都耽擱這麼長時間了,要是再不開始練劇本的話,咱們怎麼上台啊?」

崔健咧了咧嘴,他還真沒有想到這茬,之前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導致他有些沒忙過來,沒有想起國慶晚會的事情。

算了算時間,距離國慶晚會也就只有不到十天時間。

「這幾天的時間夠了嗎?」

「當然夠了!」端木狗蛋展了展衣服,穿在身上,「咱們只要記下台詞就好了,古龍風格的,唔就是那種很裝逼的台詞,多看兩遍就會了的,洒洒水了啦!」

將衣服穿在身上之後,端木狗蛋滿意的拍了拍衣服,拿起桌子上的摺扇,一展,晃晃悠悠的搖著,「各位,覺得怎麼樣?」

慕容建國捏著下巴,「怎麼總感覺有點違和呢,邵波你說?」

邵波點點頭,「好像頭髮有些短了,要是再弄個假髮的話,應該會更好一些。」

「對啊!」端木狗蛋一拍大腿,恍然道:「我就說哪裡有點不對呢,那古代風度翩翩的俠客,都是長發飄飄,跟用了飄柔似的,我這一頭短碎發可沒這氣勢。」

他看向崔健,「這道具還差著點兒啊,趕緊去買了!」

「是是是,我知道啦!」

崔健招了招手,「那什麼時候開始練詞兒?」

「現在!」

與端木狗蛋幾人尬詞了一番後,崔健在網上又訂購了倆古代男士假髮後,磨磨蹭蹭的,時間差不多也到了晚上,也就徑直去亭湖庄接受毆打,畢竟現在崔健時間充足,用不著進賢者時間去節約時間去,以至於有些習慣高強度的武安君,突然感覺輕鬆了不少,很不適應。

看著被自己一腳踹飛,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的崔健,她皺著眉頭,「你這傢伙,怎麼不像前幾天那樣了?被打幾下就虛脫得不行?」

崔健面不改色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天天要是龍精虎猛的,我怕我自己受不了啊,你要知道,這人可不能天天保持那種狀態,身體可是會虛滴。」

當然,最主要的是一旦進入賢者時間,自身掌控能力達到一個新的高度,不會挨這麼多打了,那鐵布衫不也就難以提高咯。

武安君微微搖頭,指了指廁所,「你難道不去上廁所了嗎?」

崔健臉上有些掛不住了,「難道我來這裡就是為了上廁所的嗎?」

武安君面無表情,「可你每次過來之後,都是要上一次廁所的。」

怎麼越聽越猥瑣了呸,是非常的猥瑣。

「咳咳,怎麼會呢,我今天不怎麼尿急。」

「是嗎?」武安君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一副齜牙咧嘴的崔健,說道:「行了,別墨跡了,趕緊開始吧。」

在沒了賢者時間,崔健是與武安君焦灼到半夜一點才停歇,看到一臉意猶未盡的武安君,崔健是呲了呲牙,這傢伙,與她對招對不了幾下,就會被硬生生的給踹了出去,所幸的是隨著鐵布衫的熟練度增長,自己的抗打擊能力也在不斷加強,他有預感,自己鐵布衫要是再進一步的話,絕對會有一個質變。

出了演武場後,崔健縱身一躍,竟是硬生生的直跳踏上了離地有三米高的房檐上,崔健驚訝的摸了摸自己的腿,完全沒有想到步斗踏罡這輕身功夫這麼厲害的。

崔健神色振奮,身形疾馳,腳下生風,呼呼呼地踩著房頂飛躍疾馳。

「誰啊?誰這麼沒公德心!大半夜的不睡覺,踩人家房頂?」

白阿推開窗戶,赫然看到崔健迅速遠去的背影,臉色不爽大喊,「小子,明天你給我等著,看我不收拾收拾你!」

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崔健擺了擺手,徑直除了亭湖庄。

這時間點也沒了公交車,崔健直接踩著罡步向學校趕去,你還別說,這步斗踏罡涉及到肌肉骨骼等到了學校之後,僅僅花了崔健兩個小時時間。

回了宿舍躡手躡腳的洗漱完畢後,一夜無話。

接下來的數天時間,崔健早上刷技能熟練度,中午與端木狗蛋幾人對台詞,至於武打戲的話,端木狗蛋和崔健均是練家子,尤其是端木狗蛋,使劍使那叫一個瀟洒,那叫一個風度翩翩,反正怎麼帥怎麼來,不管崔健多次提醒這劍法華而不實,後者聽了則是聳聳肩。

「我又不靠練武吃飯的,差不多就得了,劍法這種東西你要是沒啥天賦,練得再多也擋不住一槍子兒的,何必這麼在意實不實用的,再說了,我鑽研的是養生,百年之後說不定你進棺材了,我都還在活蹦亂跳的呢!」

好吧,狗蛋說得在理,崔健無話可說,畢竟端木狗蛋可不像他,要靠自身實力,才能應對後續的危機。

就這樣練了有數天時間,除了重要的大課去上上外,崔健幾乎全部撲在了自身實力鍛煉之上,偶爾早上劉萌還是會持劍過來與他比劃比劃,中午就去對台詞,晚上就被武安君蹂躪,以增加鐵布衫的熟練度。

一直到舞台開始的前一天,崔健接了個電話後,情緒有些複雜了,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沒辦法,如果不去的話,他始終覺得自己欠別人的。

蕭瀟筱給他打的電話,約他在圖書館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