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唐 散文詩詞

懶唐 第二百六十章 唇槍舌劍

作者:千年龍王l

本章內容簡介:湖裡面混下去,就得保自己周全。任何黑惡勢力跟國家機器的決鬥,都會被碾壓成齏粉。 「張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水龍王看著張仲堅,手已經按在桌子上。那些醉醺醺的水匪們,也都聚集在張仲堅與水龍王身前...

「凌大哥,以前小弟還覺得。有酒喝有肉吃,有女人呢睡這日子過得逍遙快活。可今天才知道,以前喝的都他娘的是醪糟。大哥,兄弟再敬你一碗。」張十三端起酒杯,嘴裡的舌頭大了八圈兒,說話根本不分個數。凌敬聽了兩遍,才算明白了個大概意思。

不得不說,這些水匪是真的好酒。尤其是雲家蒸酒這種烈酒,最是對他們的胃口。不用別人敬酒,自己就端著酒杯到處敬別人。拍著肩膀稱兄弟,然後連干三碗。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又大著舌頭再干三碗。

勸酒這種事情,根本就是笑話。幾乎每個人都在搶著喝酒,這麼高檔次的烈酒,這輩子也是頭一次喝。結果就是宴會進行不過小半個時辰,聚義大廳裡面滿是橫在地的醉鬼,還有各種嘔吐物。

凌敬感覺到頭疼,可還是得應付著水龍王的勸酒。心裡卻盤算著,如何能夠快速脫身。這樣下去,不被喝死也被熏死。

正在絞盡腦汁的時候,忽然間聚義大廳外面一陣打亂。幾名水匪嘍被推進來摔倒在地上,張仲堅大踏步走進了聚義大廳。身後,跟著宮本武藏和藤原忠一。

水龍王的眼睛,立刻縮成了針鼻大校倭國人來了之後,直接被安排到了五里之外的新寨。今天為了不讓他們壞事,水龍王還特地命人送去很多酒肉。卻沒想到,張仲堅還是來了。

「兄弟,這就是你不夠意思了。有好酒好肉,怎麼不招呼一下哥哥。這位面生的很,不知道是哪位兄弟。」張仲堅指著凌敬,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凌敬笑而不語,這裡不是西域,張仲堅也絕對不是班超。水龍王想要在洞庭湖裡面混下去,就得保自己周全。任何黑惡勢力跟國家機器的決鬥,都會被碾壓成齏粉。

「張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水龍王看著張仲堅,手已經按在桌子上。那些醉醺醺的水匪們,也都聚集在張仲堅與水龍王身前。只要水龍王一聲令下,這些人就會一擁而上,將張仲堅一行剁成肉醬。

「沒什麼意思!只是聽說山寨來了貴客,特地來見一見到底是哪裡來的貴客1張仲堅視眼前眾多的水匪如無物,只是看著水龍王張十三說話。

「呵!呵!呵!原來是張仲堅,凌某人在長安你也是見過的。這麼快就忘記了故人?」看到張仲堅,凌敬也是一愣。沒想到他也在這裡,現在算是明白過來。為什麼張十三會收留這麼多倭國人,原來是張仲堅在這裡牽線搭橋。現在回想起來,一切似乎都合理多了。

燒毀江南造船廠是對雲浩的報復,屠戮江州也是對雲浩的報復。身為高麗重臣,報復一下雲浩對高麗的所作所為,的確是理由充分。

「原來是凌敬凌先生,不在楚公麾下做事,怎麼跑來了這裡。洞庭湖的風浪大,先生要小心了。」張仲堅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張仲堅,你說的沒錯。這洞庭湖裡面的風浪是大,可老夫身邊就站著水龍王。這洞庭湖裡面的風浪大不大,可是要水龍王說了算才是。對不對啊!張寨主1凌敬笑呵呵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水龍王,無視眼睛幾乎噴出火來的張仲堅。

「張大哥,你暫且回山寨。明日兄弟與大哥痛飲一天1水龍王當然聽得出凌敬話裡面的意思,不過他還不想和張仲堅鬧僵。畢竟,倭國人也是一支能戰精兵。如果官軍真要來剿匪,還指望他們抵擋一陣。

「喝酒還要分日子,擇日不如撞日,我看今天就不錯。不過我和這位凌先生有些私事,需要了結之後再和兄弟喝酒。」

「哎呀!老夫一直以為,這洞庭湖裡面是水龍王說了算。卻沒想到,這洞庭湖裡面說了算的是另外一個姓張的。」張仲堅話音還沒落到地上,凌敬已經捻著鬍子懟回去。

「凌敬你是老匹夫,老子今天就是要宰了你。閃開1張仲堅口才本來不錯,可卻不是凌敬的對手。幾句明槍暗箭的搶白之後,張仲堅立刻惱羞成怒。既然嘴上干不過,乾脆老子就動手。就不信,拳腳功夫也不如你一個書生。

「哈哈哈!這裡能要老夫性命的,也只有水龍王。張仲堅,你算是那顆蔥。還真以為,這洞庭湖裡面也是你說了算?水龍王,今天老夫這顆人頭你可以拿去。不過你與朝廷說話的大門,從此將會關閉。

等待你和諸位頭領的,只有官軍一次又一次的圍剿。到時候他張仲堅可以一走了之,你水龍王的基業可都在這雲夢澤裡面。也不怕告訴你,左武衛大軍已經到達岳陽城。加上遼東水師駐守岳陽城,張仲堅你想重回長江,恐怕是做白日夢。」

「老匹夫1張仲堅氣得三屍暴跳,可凌敬卻在眾多水匪的身後不好擒拿。

「張大哥,這裡是我水龍王的地盤。凌大人是山寨貴客,若是你們有仇怨,可以換個日子算賬。今天人我張十三保下了1張十三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說道。

「對,凌大人是我們山寨貴客。」

「聽老大的1

「不準動凌大人,誰動凌大人先問問某家手裡的刀。」

「誰敢動凌大人一根汗毛,老子宰了他。」

……!

張十三這樣一說,水匪們立刻叫囂起來。數百人一起大聲喊叫,聲浪差點兒把房頂掀翻。吃人家的嘴短,凌敬帶來的美酒還沒喝完。現在就要砍送酒人,水匪們自然不幹。

宮本武藏拉了拉張仲堅的衣服,這樣擠兌下去。必然將水龍王擠兌到對方陣營裡面去,這將對他們十分不利。

「好!我張仲堅今天就給兄弟面子,老弟不要被這狗賊挑唆了。雲浩狼子野心,真要是信了他的話,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不勞你操心,人家張寨主號稱水龍王。怎麼說也縱橫這雲夢澤數十年,還用你張仲堅來教?管好你自己吧,喪家之犬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