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夢七年 散文詩詞

重生之大夢七年 第965章 進行到哪一步了?

作者:阡陌楊柳

本章內容簡介:突然趕來。郭天德親自帶著一路人員,進入了蘇的精緻公寓,然後,果然發現了一些好東西。 …… 第二天一整天,蘇都覺得心驚肉跳,他耐著性子把昨晚遇到的事情前前後後回想了一遍,總是覺得哪裡...

圍住蘇的一共有三個人,不遠處影影綽綽的還有三四個,也不知道是看熱鬧的還是一夥的。

已經夜裡10點多了,路燈下的馬路上,不時有車輛掠過,行人倒是幾乎沒有。蘇頭皮一陣陣發麻,聯想到今晚發生的一切,他有了一絲非常不好的預感。

難道自己被盯上了?而且暴露了安全屋?

「哥們,有煙沒有?」為首的一個漢子醉醺醺的開口了,口齒都不大利索。

恩?不是圍攻我?蘇心裡燃起一絲希望。

「對不住了老哥,我不吸煙,要不我給你點錢?」蘇趕緊說道。

醉醺醺的漢子勃然大怒:「放屁!老子又不是要飯的,又不是搶劫的,要個屁錢!我看你是看不起我吧?」

說著,漢子對著身邊的兩人說道:「按住他,我得搜他的身,他肯定有煙,瑪德,他看不起我們。」

倆人卻並不贊同,其中一個說道:「別胡說,我們不能這麼干。」

另一個說:「就是,我們往前走走,自己買煙。」

漢子卻更生氣了:「我靠,你們倆不聽使喚是吧?老子自己動手。」

說完,他猛地往前一衝,突然出手,一下子卡住了蘇的脖子。蘇還沒明白過來,就被對方放倒在地。

接著,漢子騎到蘇的肚子上,一隻手依然牢牢卡著蘇的脖子,另一手就在蘇的幾個衣兜里翻找。

蘇根本就喘不過氣來,腦子裡一片眩暈,兩隻手胡亂的扒拉著,兩隻腳也在地上努力的搓動,卻毫不濟事。騎在身上的這個男人,放佛一座大山,直接把蘇壓垮了。

「瑪德,看不起我,幾根煙都不捨得,什麼東西!等我找出來,老子讓你好看!恩?沒有……靠,不是吧?混蛋啊,真沒有啊?你不抽煙啊?你個大男人,怎麼可以不抽煙,你這個混蛋礙…」

旁邊兩個人看不下去了,趕緊把漢子拉起來,蘇終於上來了一口氣,他使勁呼吸兩下,劇烈咳嗽起來。

「對不住對不住1其中一個人不迭聲的說道:「他喝多了,撒酒瘋呢,我們也拉不住,您別和他一般見識。這樣吧,我們送你去醫院。」

一邊說著,一邊扶著蘇坐起來。

蘇心說,我一秒鐘也不想和你們多待。他擺了擺手,等咳嗽稍緩,終於喘著粗氣說道:「沒……沒事,不用……去醫院。」

「要不我報警吧?讓警察來處理。」那人又說道。

蘇當然更不願意報警,這裡是自己的一個保密據點,必須杜絕一切泄露的可能性。

他趕緊道:「不用,我沒事,就是摔了一下,不要緊。」

說著,蘇努力的站起來,對那人說道:「麻煩你……幫我……打個車,我還有事。」

……

一分鐘后,蘇坐上了計程車離開。那個客氣的男人依然一個勁的道歉,還預付了50元車費;那個彪悍的男人依然罵罵咧咧的,吵著要吸煙。

車輛走遠,蘇鬆了口氣。

醉醺醺的漢子也鬆了口氣,他是安保隊的偽裝大師闞春來。此刻,他鬆開手掌,掌心是一顆紐扣大小的物件。這個被狂野女孩塞到蘇衣兜里的小東西,在完成了特殊使命之後,終於安全的回來了。

這是一個存儲型的錄音設備,很快,裡面錄取的內容被讀取了,結合蘇的行動軌跡,安保隊三巨頭很快達成了一個共識,蘇去過的那間公寓里,很可能還有重要的東西。

事態緊急,遲則生變。王大江顧不上已經深夜,撥通了穆東的電話,請求探一下蘇去過的公寓。

穆東沉思幾秒,叮囑道:「注意安全。」

一小時后,一路人員去監控蘇的動靜,防止他突然趕來。郭天德親自帶著一路人員,進入了蘇的精緻公寓,然後,果然發現了一些好東西。

……

第二天一整天,蘇都覺得心驚肉跳,他耐著性子把昨晚遇到的事情前前後後回想了一遍,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又死活想不出什麼究竟。

下午下班后,他賴在辦公室沒走,一直等到夜幕降臨,他悄悄的打了一輛車,去了安全屋。

一切照舊,門窗完好,屋內秩序井然,昨晚澆過的綠植好像滋潤了很多。一番謹慎的檢查之後,發現錢財未少,關鍵的東西未動,甚至在某個抽屜鎖眼上方隱藏的頭髮絲都依然故我,紋絲不差。

呼——

蘇長長的鬆了口氣。

這幾天壓力太大了,不過是一場新聞發布會而已,不過是警察開始調查而已,不過是兩個驚慌失措的女子而已,再說了,上面還有個子更大的人頂著,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得,今晚還是得去喝一杯,壓壓驚。

……

蘇當然不知道,自己在安保隊那幫高手眼裡,只是一個小蝦米罷了,動起來既沒有意義也沒有成就感,還是留著順藤摸瓜比較合適。

……

一天又一天,轉眼又是一周過去了。

大東集團一片平靜,各項事務都在有序展開,穆老闆重新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大東集團的輿論風波終於消失無形,事實上,隨著京城要召開人大和政協兩場重要會議,媒體的報道重心已經轉移。別說大東集團最近沒事,就算有什麼大新聞,也很少有媒體關注。

同理,大東集團起訴安監部門以及就跳樓機事故報案的新聞也沒有人關注了,熱度全無,成了超級剩飯,沒人願意燙。

好吧,這個時候,真的是悄悄的做一些事情的好時候。

2月23日,周四,住院二十多天的張慶雲悄悄的出院了,再次被押送回看守所。

住院期間,經過律師陳紅艷耐心溝通、積極說服並且轉述了穆東的誠懇承諾之後,張慶雲的態度好了很多,答應認真配合接下來的審判和服刑,爭取早日出去。

最讓張慶雲放心的當然還是穆三叔的態度,律師帶來了口信,穆三叔表示:安心改造,等你回家。

張慶雲大哭一場,然後抹乾眼淚就想通了。老公願意等,一切都好說。侄子答應救,一切有希望。那我就安心待上一年半載吧,如果到時候還出不去,再折騰也不遲。

張慶雲出院的第二天,檢察院依法對其進行了公訴。在當前的輿論氛圍下,這件事一點點關注都沒有獲得,亂七八糟的小網站都沒有報道。

所以,做事的時機真的很重要。有時候不想上頭條也被人拿來炒作,有時候特想上頭條卻總是求而不得。所謂天時,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

得知公訴的情況之後,穆東專門回了一趟老家,一是和三叔溝通相關情況,二是表明一種態度:依法宣判我肯定是支持的,但是量刑上如果太離譜,我肯定也是不答應的。

穆三叔有些落寞,之前總是盼著趕緊讓案件進入法定程序,現在確實進入了,他心裡又患得患失起來,穆東少不得要安慰他幾句。

至於穆大龍,或許是為老爸重整生意感到欣慰,或許是覺得湘省的工作不能耽誤太多,又或許是在穆東跟前表個姿態,在大東建材開業幾天後,他就重返工作崗位了。

穆東倒是暗自猜測,這個弟弟,或許是不想在法庭上看到自己的母親受審的樣子,所以乾脆選擇了逃避。

穆三叔在穆東的安慰下心情好了一些,介紹起大東建材最近的經營情況,說得眉飛色舞的。

「小東,看見沒有,對面孫名揚那個店,牌子雖然沒換,但是老闆已經換了,轉出去了。」穆三叔開心的說道。

「哦?那他也能轉讓不少錢吧?」穆東問道。

「屁的錢!我打聽了,拿到的錢結算完廠家的應付款之後,幾近於無。」穆三叔說道。

「不錯不錯。三叔,你最近多注意安全,防止他狗急跳牆。」穆東提醒道。

「放心吧,我有數,我現在住大東酒店,而且我雇了一個司機兼保鏢,就是剛才倒水那個小孫,退伍軍人,有點功夫,安全還是有保障的。」穆化磊說道。

「挺好,小孫的資料給我一份,我摸一下底。」穆東道。

「不用吧?」

「三叔,小心一點沒什麼不好,順手的事。」穆東笑道。

「那行,一會兒拿給你。對了小東,曉慧說前一段時間去你家裡吃飯了,你多說說她,這孩子實在不省心。」穆三叔道。

「嗨,我這人不喜歡別人說教,也不喜歡說教別人,這種大事我做不來。」穆東開始往外推,穆曉惠的事情,能不沾手就不沾手。

「我知道你不待見她。這也是她自己不會來事,你別和她一般見識。不過,這次她談戀愛這件事,你真得好好操心一下。」穆三叔誠懇的說道。

穆東心底突然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趕緊問道:「談戀愛?和誰?」

穆三叔反而懵了:「你不知道?她說你挺支持的啊?」

穆東急了,問出一連串的問題:「你怎麼沒打電話和我說啊?和誰啊?進行到哪一步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