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是鬼差

我女兒是鬼差 第175章 姑娘你能不能走點心?

作者:森刀無傷

本章內容簡介:這也是實情,她還有一輛車在學校門口這會兒都沒開回來呢,南家不缺車。 但徐樂聽到這話就會錯意了,皺了皺眉,擺手:「不用1他又不是吃軟飯的! 南小希愣了愣,繼而莞爾一笑,感慨道:「你是真的...

老者死了。

本是以莫大代價嵌入人體中的他,這次卻連「金蟬脫殼」的機會都沒找到,肉體與靈魂一同被攪碎,生機全滅!

一秒鐘前還在笑話黑貓不自量力他,此時如爛泥一般癱軟在地,身體以極快速度腐化,眨眼間就變成了一灘血肉混合物,臭氣熏天。

在徹底腐化掉之前,那雙眼球一直死死瞪著黑貓,眼神很複雜,困惑、不解、憤怒、恐懼……

但他永遠都得不到答案了,因為黑貓,不會說話。

小黑圍繞血水走了一圈,撈起地上的須彌袋之後,扭頭就走。殺人什麼的,它本就沒有什麼心理負擔,更何況這次還是殺只魔,毛毛雨啦。

「嚓1

走出兩步,腳下忽然傳來清脆的響聲,好像有什麼碎掉了。

小黑低頭看去,只見爪下正踩著一塊造型古怪的鏡子。

那鏡子巴掌大小,渾身漆黑,邊框是棕色的,沒有條紋,光可鑒人,整體做工非常精緻。

但可惜的是,此時它的鏡面已經龜裂開來。

黑貓驚訝地看到,這鏡子上竟是旋繞著一縷時隱時現的黑霧,不過大概是因為鏡面破碎的關係,這黑霧飛快淡去,到最後就完全看不到了。

看了看掛在胸前的須彌袋,又看了看地上的破鏡子,小黑大概意識到了什麼,搖搖頭,又伸出舌頭舔舔嘴唇,一臉遺骸

不出意外,這應該也是屬於一件魔器,但現在完全報廢了。

所以說,進口的東西就是靠不住礙…

小黑搖頭晃腦,身形如電,幾個跳躍之後就消失不見。

而片刻之後,那塊碎掉的鏡子上緩緩冒出一團黑霧,於鏡子上方凝結成一團,遠遠看去,竟是有點大型動物的感覺,但細看之下又不對,它似乎有著十幾條腿和七八個腦袋。

看著黑貓遠去的方向,黑影輕嘆了一口氣,飛快消失不見。

不多時,地上的鏡子也沒有了……

極遠處,白衣男子看著這一切,一臉愁容。

事情居然發生到了這一步,縱然是他,也有點始料未及。

其實以他的能耐,本可以在黑貓爪下救下老者。

可是……

老者是個窮逼!

而他又是個有原則的男人!

所以最終,他都沒有說服自己出手救人。

現在回想起來,多少有點遺憾,因為這意味著,從今往後少了一個可以敲詐的對象,實在難受!

直到那團黑霧從鏡子里飛出來,少年才眼前一亮,下意識地就想走過去打招呼。

可是剛抬起腳,他又把腿收了回來。

因為這個時候他忽然震驚地發現——

距離不穿衣服的小姐姐現場秀,只剩一分鐘了!

糾結地想了兩秒鐘之後,少年用力咬了咬牙,含淚離去……

……

當徐樂得知某魔已經被小黑弄死時,當即給予了高度評價,這可省了他不少事兒。

當然,這些話是通過泰迪翻譯過來的,黑貓不會說人語。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稍稍有點棘手,那就是小黑帶回來的須彌袋,徐樂想知道裡面藏了什麼,但這玩意兒水火不侵,死活都無法打開。

無奈,只得叫小黑藏好了,因為誰都不知道落入別有用心的人手裡,會造成怎樣的後果,而徐樂又不想暴力破解,只能暫時先放一邊,日後再說。

傍晚的時候,徐樂去了趟南家大院,把徐貝貝接出來了。

出了這麼惡劣的事情,小傢伙哪裡還有心情讀書,就算是有,南小希也不同意。用南小希的話來說就是:孩子個心理健康與身體健康同樣重要,不容馬虎。倒是將母親這個角色演得入木三分。

為了安慰徐貝貝那受傷的心靈,南小希放縱她吃了一下午的油炸食品,看了連續幾個鐘頭的動畫片。

所以當父女倆見面時,徐樂就看到女兒好像圓了一大圈……

滿嘴流油的徐貝貝看到徐樂,拽著半隻雞腿飛奔到徐樂跟前,揚起頭,可憐巴巴地說:「粑粑,貝貝好害怕喔,你去給我買個小豬佩奇吧……」

徐樂:「……」

顯然,經過這一下午的享受,機智的小傢伙已經明白大人為何對她這麼好,如今算是現學現用。

徐樂用探究的眼神看著南小希:你到底對她做了啥?

南小希哭笑不得,沒好氣道:「別看我,你自己問這隻小饞貓。」

「貝貝才不是呢,小黑才是1

徐貝貝俏皮地吐了吐舌頭,見徐樂看自己,又連忙擺出一副特別委屈的樣子。這古靈精怪的模樣,看的兩個大人都笑出了聲。

隨後,南小希開車送這對父女回家。

一路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通過交談,徐樂得知下午學校有打電話過來問過情況,這些事情他都不關心,點點頭就敷衍過去了。

隨便找家飯館對付了一頓之後,南小希才把父女倆送回家。

下車時,南小希意外發現今天的反光鏡好像有點模糊,就像是蓋了一層紗一樣,不是很清楚,擦了幾下也沒擦掉,不由有些奇怪,不過也沒往心裡去。

看著徐貝貝一蹦一跳進了屋,南小希喊住了正準備進屋的徐樂。

「要不這台車就放你那吧,反正你會開。」南小希裝作很隨意地說道,其實這也是實情,她還有一輛車在學校門口這會兒都沒開回來呢,南家不缺車。

但徐樂聽到這話就會錯意了,皺了皺眉,擺手:「不用1他又不是吃軟飯的!

南小希愣了愣,繼而莞爾一笑,感慨道:「你是真的不一樣了。」

徐樂很不謙虛地點了點頭,心說當然不一樣了。

「能不能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你有了這麼重大的轉變?」南小希笑道,心裡也真是尤為好奇。

記憶中的徐樂,兩人出去吃碗湯麵付錢,而現在,連送她車子都不要,這變化何止天差地別,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要說徐樂沒有經歷過什麼事,南小希第一個不相信。

徐樂沉默了一下,反問道:「其實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促使你一直跟著我這個窮光蛋的?」

南小希:「……」

其實這問題,真要回答也好說。

一開始兩人走一起那會兒,徐樂是多麼的無微不至啊,人帥活好又貼心,除了沒錢,簡直無可挑剔。徐樂的變化,是在提親幾次失敗之後才出現的,所以南小希對他是又愛又恨,難捨難分。

這種事,換個小閨蜜,南小希肯定就說了。但面對徐樂本人,她又怎麼好說的出口。

都是成年人了,很多話說出口,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因為一句話,讓談話陷入僵局,徐樂感覺有點尷尬,正準備說點什麼緩解下氣氛,卻聽南小希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好久沒在這裡住了呢。」

徐樂詫異地抬頭看去,只見南小希滿是懷念地看著小別墅,眼神頗為複雜。

徐樂點點頭說:「是挺久了。」

生了娃之後,這位千金就被接回南府了。

南家千金與社會閑散小混子的愛恨糾葛……這件破事當年對南家帶去的影響極大,南老爺子一干人的震怒也就在情理之中。

尤其是最初幾年,可以說是被禁足了,白天都不給出來,哪像現在這樣自由。

只是徐樂不明白,她怎麼忽然間來了這一句,是緬懷過去?

見徐樂不說話,南小希有點失望:「你照顧好貝貝,我先回去了。」

說完上了駕駛座,啟動了車子,臨走前,還隔著玻璃對徐樂擺了擺手。

徐樂正準備對她回禮,結果手還沒抬起來,就聽「當」一下,車子直接一個詭異的擺頭,一頭扎進了綠化帶里,撞倒了好幾棵小樹苗,反光鏡都歪了。

徐樂一驚,飛快跑過去拉開車門,見到南小希沒事,這才鬆了一口氣。

南小希扶著額頭跳了下來,一邊嘟囔著:「奇了怪了,明明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忽然……算了,我叫人來修吧。」說完掏出電話按了幾下,放耳邊說了起來,聽她的意思,大概是與修車師傅在聯絡。

但徐樂分明看到,南小希的手機……是拿反的!

槽!

姑娘你能不能走點心?!

徐樂震驚了,張著嘴,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看著歪在一旁的車子,他隱隱知道了點什麼,但又不好問……

「師傅說今天太晚,得明天來修,要不,今晚我就睡這裡吧?」片刻后,南小希收起電話,紅著臉問徐樂。

徐樂驚訝地看著她:「……」

南小希臉更紅了,也不等他表態,反身就朝屋裡跑去,留下一群吃瓜群眾在原地震驚:菇涼,你的車子還沒開出來喂!

看著南小希的背影,徐樂面色凝重了起來。

這女人,想幹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