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逐鹿傳 歷史軍事

水滸逐鹿傳 第三十九章 馴馬(下)

作者:任鳥飛

本章內容簡介:做壓寨夫人,劉慧娘臉一紅! 偷偷看了看李衍那稜角分明的面龐一眼,再一掃視李衍那精壯的身體,劉慧娘的臉「騰」的一下子更紅了! 哪個少女不懷春,女諸葛又豈能是例外? 那邊,李衍也開...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卞祥雖然未敗,但身上已經有騰騰熱氣,可見卞祥已經大汗淋漓!

再觀獅子驄,也開始往外呼出白氣,顯然,獅子驄也並不十分輕鬆!

一人一馬僵持了足有大半個時辰,獅子驄突然「希律律」的一叫,隨即猛得一甩脖子將已經不支的卞祥給扔了出去——卞祥敗了!

見此,眾人無不惋惜不已!

獅子驄奔過去立起雙蹄猛得向卞祥踩去!

李衍等人見之,立即衝過去救卞祥!

卞祥真是累了,幾次躲避都是堪堪才躲過獅子驄的踩踏!

而獅子驄顯然是被卞祥給激怒了,竟然對卞祥窮追不捨,大有不踩死卞祥誓不罷休之勢!

李衍見之大急,不禁全力奔跑去救援卞祥——李衍怎麼能讓獅子驄踩死自己的五虎將?

最終,李衍先其他人一步到了獅子驄前!

情急之下,李衍也沒想太多,直接就給了獅子驄一拳!

這一拳正中獅子驄的肩骨,將獅子驄打得橫著退出去了五六米遠,並且有些打晃!

李衍追過去還想再給獅子驄一拳,省得這畜生逞凶!

皇甫端沒想到看著並不高壯的李衍,一拳竟有這麼大威力!

這也就罷了,李衍竟然還想再打獅子驄,這不是要打死獅子驄的節奏嗎?

皇甫端急得大喊:「哥哥,莫要傷了這汗血寶馬1

得了皇甫端的提醒,李衍才想起這是汗血寶馬,殺之可惜!

可這獅子驄也太猛悍了,不制住它,有可能傷到人!

想到之前卞祥摜獅子驄的動作,李衍有樣學樣抱住了還在打晃的獅子驄,隨即猛得一較勁就將獅子驄給摜倒了,然後就用力將獅子驄按在地上!

獅子驄果然猛悍!

被李衍按倒在地之後,還沒從李衍之前那一拳中緩過來的獅子驄就開始不停的掙扎想要站起來!

此時,李衍終於知道卞祥為什麼會累成那樣了,實是因為這獅子驄的力氣也太大了,大到李衍只要稍稍一鬆懈,就有可能讓獅子驄站起來!

無可奈何之下,李衍只能聚精會神跟獅子驄耗下去!

李衍不知道的是,外人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番光景!

他們看到的是,李衍一拳就將猛悍的獅子驄打退,然後一下子就將卞祥用了大半個時辰都沒摜倒的獅子驄給摜倒了,再然後牢牢的壓住暴躁的獅子驄讓獅子驄一點站起來的機會都沒有!

鄧飛道:「哥哥真是好神力1

楊林道:「想不到哥哥竟有恁地神力,當真是人不可貌相1

阮小七道:「你們不知道了吧,哥哥曾在比力時,輕鬆勝過卞祥兄弟和武二郎。」

孟康問:「武二郎是誰?」

阮小七道:「也是一條好漢,武藝、力氣均不在卞祥兄弟之下1

杜遷道:「此等好漢為何不邀他上山一塊聚義替天行道?」

阮小七道:「他不想毀了清白身子。」

鄧飛道:「忒不爽利1

「……」

突然間!

宋萬大喊:「獅子驄莫不是流血了1

眾人定睛一看,獅子驄身上不知從何時起出了一層血水!

皇甫端道:「那不是血,是汗。」

雖然嘴上在說話,可皇甫端的眼睛卻死死的盯著李衍和獅子驄!

皇甫端有一種直覺,獅子驄今日怕是找到主人了!

不僅皇甫端死死的盯著李衍,還有一人也死死的盯著李衍!

這個人就是一直靜靜的站在皇甫端渾身旁的劉慧娘。

劉慧娘真沒想到,在一個土匪窩裡竟然能看到傳說當中的汗血寶馬,更沒想到能看到可以馴服汗血寶馬的人!

博覽古今的劉慧娘曾在一本書中看到,當初裴仁基馴服獅子驄的時候,其實是用了跟武則天差不多的辦法,而李衍這明顯是僅憑力氣馴服的獅子驄。

劉慧娘暗道:「觀他年紀,最多不過二十七八,卻能折服這許多草莽,真是了不起,還有之前馴獅子驄的那兩人,具是上將之材,竟也對他唯命是從,世間竟出了此等人物,也不知是禍是福。」

突然想到,李衍有可能強搶她做壓寨夫人,劉慧娘臉一紅!

偷偷看了看李衍那稜角分明的面龐一眼,再一掃視李衍那精壯的身體,劉慧娘的臉「騰」的一下子更紅了!

哪個少女不懷春,女諸葛又豈能是例外?

那邊,李衍也開始深喘氣了,足可見獅子驄給李衍的壓力也不小!

「希律律律律……」

一聲長鳴過後,獅子驄突然暴起!

雖然一直在小心戒備,可李衍還是被獅子驄掀了起來!

見此,李衍不敢再有所保留,而是用盡全力將獅子驄又按了回去!

「砰1

「希律律律律……」

這一下李衍用力太大,讓撞到地面上的獅子驄發出了一串悲鳴!

可即便是這樣,獅子驄仍然沒有屈服,依舊在拚命掙扎、依舊在拚命嘶叫!

只不過,李衍已經感覺出來了,獅子驄的嘶叫聲越來越孝掙扎的幅度也越來越小,已經不復之前的猛悍了。

等到獅子驄對李衍再也構不成威脅,李衍才看著獅子驄的大眼睛,說:「到此為止吧,我會帶你成為這世間第一名馬1

也不知獅子驄是聽懂了李衍這大到沒邊的話,還是沒有力氣再掙扎了,總之,獅子驄慢慢的不再動了,也不再叫了,只是靜靜的躺在地上。

見此,李衍慢慢的鬆開了獅子驄,然後一邊戒備獅子驄、一邊慢慢的站了起來。

獅子驄抬起它的大腦袋用它的大眼珠子盯著李衍看了好一會,才慢慢的站了起來。

由此可見,獅子驄剛剛並不是力竭了,只是向李衍認輸了。

站起來了的獅子驄,並沒有跑開,也沒有像攻擊山士奇和卞祥一樣攻擊李衍,而是靜靜的站在李衍對面打量著李衍。

皇甫端大喊:「哥哥,快騎上它,快1

聽言,李衍也反應了過來,然後來到獅子驄身側,再然後一抓獅子驄的馬鬃一躍就騎上了獅子驄的背。

獅子驄的兩隻前蹄抬起了一米多高,嚇得李衍連忙抓緊獅子驄的馬鬃!

可獅子驄的兩個前蹄在空中停滯了一會,卻又慢慢的放下了。

戒備了一會,見獅子驄並沒有將自己甩下去的意思,李衍輕輕一拍獅子驄的屁股。

獅子驄遲疑了一會,才慢慢邁開腳步馱著李衍向一眾好漢走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