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四章 被血染紅的風和雲

作者:夜魅星辰  |  更新時間:2018-05-17 01:56  |  字數:3482字

跟柳曦月過招,暗神別說是認真了,完全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在想事情,現在想通了,也就沒有必要再耽擱時間了。暗神大手一揮,柳曦月被定格在了空中,動彈不得。

「為什麼我動不了?」柳曦月納悶道。

「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劍氣可以束縛人的行動,殺氣可以震懾人的精神,這些,慕容夜沒教過你嗎?」暗神說道。接著,問慕容夜道:「慕容夜,你說我是該先把她的手給砍掉呢?還是先把她的腳給砍掉?又或者……把她的衣服扒了,羞辱她?」

柳曦月聞言,嚇得花容失色,慕容夜慌忙喊道:「暗神!你別亂來!你有種就沖我來,別對月月下手!」

「我這裡呢,有顆毒藥,你若是肯乖乖吃下,我就饒了柳曦月一命。若是不肯,我先扒光她的衣服,狠狠羞辱她一番,最後,再把她折磨致死!」暗神說道。

「暗神,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了?你們,什麼時候,被允許對月月下手了?」慕容夜決定賭一把,說道。

「這命令是我下的,我說改,那就改!」暗神怒道。

「命令是你下的?不對吧?難道不是宇文軒下的?你敢對月月下手,你就不怕宇文軒殺了你嗎?」慕容夜冷冷地問道。

「慕容夜!請你好好認清楚現狀!你當真以為我會怕宇文軒?我數到三,你若是不走過來把這顆毒藥給吃了,我頃刻間就把她的衣服全部撕光!3,2……」暗神怒喝道。

「等等!」慕容夜連忙喊道。接著,問道:「這毒藥,我吃了會死嗎?」

「!」暗神道。

只見猛然間,氣流一股接著一股鑽入柳曦月的衣服里、裙子里,沒一會兒,柳曦月身上的衣服便開始慢慢膨脹,而長裙因為不斷地在被充氣,一點一點順著身體向上縮去。

「混蛋!我要殺了你!」慕容夜怒吼一聲,提劍欲向暗神攻去,卻因為腳不聽使喚,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夜,閉上眼睛,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的醜態。」柳曦月眼角噙著淚水,道。..

「月月……不要啊……」慕容夜痛苦地嘶吼道。接著,仰天怒吼一聲,道:「雪兒!我日你祖宗十八代!啊!!!」

「夜,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惡趣味了?連殭屍你都要日?」天空中,悠然飄來天籟之音,與此同時,紅光掃落,宛如彗星。雪兒如翩翩仙子,凌空,踏風而來。

「曦月,你沒事吧?」雪兒攬過柳曦月,落地,問道。

「雪兒?」柳曦月驚訝道。然後,回道:「我沒事。」

「那就好。」雪兒說完,看向暗神,問道:「曦月,剛剛是不是這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傢伙欺負你的?」

「嗯。」柳曦月回道。接著,提醒道:「雪兒,你小心一點,這傢伙就是暗影組織的首領,暗神。」

「暗影組織?小孩子玩過家家的那種?」雪兒納悶道。

「那道紅光斬斷了我束縛著柳曦月的劍氣,這個女人,不簡單。」暗神心想著,問道:「什麼人?報上名來。」

「將死之人,何必想知道這麼多?」雪兒冷笑一聲,瞥了慕容夜一眼,嗤笑,旋即,目光冷冽帶著殺意,不由分說,提劍便向著暗神攻去。暗神揮劍抵擋,雙劍相交的剎那,宛如兩顆流星猛地撞擊到了一起,兩股強大的氣流,卷著風,卷著樹葉,橫掃著整個院子。

「鬼宗劍,魅惑。」雪兒微微吟唱,手中的劍,透著紅光。只一瞬間,暗神便察覺到了,似乎正有什麼東西從雪兒的劍侵入了自己的劍中,他慌忙一個瞬移,閃躲到了邊上。

「反應還挺及時的,不過還是晚了。你死定了。」雪兒說道。紅光閃現,瞬移至暗神的側身,揮劍,砍下,卻落了空。

「什麼情況?他為什麼還能動?」雪兒疑惑,想道。

「剛剛,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從這女人自信的樣子來看,似乎十拿九穩了。難不成,這東西,可以把我給控制住?不能動彈?」暗神心想道。

「那個女人就是雪兒?慕容夜的師妹?邪念不是說,她的實力在7層和8層之間嗎?那為什麼會瞬移?」木羽雁瞥了一眼雪兒,心想道。

「跟我戰鬥,居然還敢分心!」歐陽婉兒心想著,冷笑,捕捉木羽雁向右瞥眼的剎那,從左邊視覺的盲區瘋狂進攻,木羽雁僅憑著直覺揮劍抵擋,沒擋幾個回合,就被歐陽婉兒一腳踹飛了出去。

這邊,歐陽婉兒與木羽雁戰鬥十分焦灼;而另一邊,雪兒和暗神的戰鬥更是驚天動地。兩場戰鬥,同時進行著,讓人應接不暇,不知該把注意力放在哪邊。

「雪兒和暗神的戰鬥,明顯比歐陽婉兒和木羽雁的戰鬥,要高出一個次元。」柳曦月盤腿而坐,讓慕容夜枕在她的腿上,道。

「嗯。」慕容夜說道。接著,問道:「月月,你說說看。這4個人,孰高孰低?各有什麼優勢?各擅長什麼?」

「夜,你這是在考我嗎?」柳曦月問道。

「嗯。說說吧。」慕容夜回道。

「婉兒的劍法,柔中帶剛,剛中帶柔,而木羽雁則不同,屬於純剛型。他一直在試圖利用自己力氣上的優勢與婉兒正面交鋒,但婉兒之前吃過一次虧,顯然看出了他的意圖,選擇剛柔並濟,迂迴著打,他們之間的戰鬥,沒有上百回合,分不出勝負。這是一場比耐力的戰鬥,性子方面,明顯婉兒佔優,但體力方面又是木羽雁佔優,所以最後,我估計會兩敗俱傷,最壞的結果是同歸於盡。」柳曦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