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的劍神老公 其他類型

妖女的劍神老公 第二百三十四章 被血染紅的風和雲

作者:夜魅星辰

本章內容簡介:乘勝追擊的。」慕容夜說道。 「那是什麼東西?只要我再追過去,我就會死。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雪兒在心裡納悶道。 「月月,這一戰,是雪兒劣勢,她徹底陷入了苦戰。」慕容夜說道。 「...

跟柳曦月過招,暗神別說是認真了,完全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想事情,現在想通了,也就沒有必要再耽擱時間了。暗神大手一揮,柳曦月被定格在了空中,動彈不得。

「為什麼我動不了?」柳曦月納悶道。

「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劍氣可以束縛人的行動,殺氣可以震懾人的精神,這些,慕容夜沒教過你嗎?」暗神說道。接著,問慕容夜道:「慕容夜,你說我是該先把她的手給砍掉呢?還是先把她的腳給砍掉?又或者……把她的衣服扒了,羞辱她?」

柳曦月聞言,嚇得花容失色,慕容夜慌忙喊道:「暗神!你別亂來!你有種就沖我來,別對月月下手1

「我這裡呢,有顆毒藥,你若是肯乖乖吃下,我就饒了柳曦月一命。若是不肯,我先扒光她的衣服,狠狠羞辱她一番,最後,再把她折磨致死1暗神說道。

「暗神,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了?你們,什麼時候,被允許對月月下手了?」慕容夜決定賭一把,說道。

「這命令是我下的,我說改,那就改1暗神怒道。

「命令是你下的?不對吧?難道不是宇文軒下的?你敢對月月下手,你就不怕宇文軒殺了你嗎?」慕容夜冷冷地問道。

「慕容夜!請你好好認清楚現狀!你當真以為我會怕宇文軒?我數到三,你若是不走過來把這顆毒藥給吃了,我頃刻間就把她的衣服全部撕光!3,2……」暗神怒喝道。

「等等1慕容夜連忙喊道。接著,問道:「這毒藥,我吃了會死嗎?」

「1暗神道。

只見猛然間,氣流一股接著一股鑽入柳曦月的衣服里、裙子里,沒一會兒,柳曦月身上的衣服便開始慢慢膨脹,而長裙因為不斷地在被充氣,一點一點順著身體向上縮去。

「混蛋!我要殺了你1慕容夜怒吼一聲,提劍欲向暗神攻去,卻因為腳不聽使喚,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夜,閉上眼睛,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的醜態。」柳曦月眼角噙著淚水,道。..

「月月……不要礙…」慕容夜痛苦地嘶吼道。接著,仰天怒吼一聲,道:「雪兒!我日你祖宗十八代!啊!!1

「夜,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惡趣味了?連殭屍你都要日?」天空中,悠然飄來天籟之音,與此同時,紅光掃落,宛如彗星。雪兒如翩翩仙子,凌空,踏風而來。

「曦月,你沒事吧?」雪兒攬過柳曦月,落地,問道。

「雪兒?」柳曦月驚訝道。然後,回道:「我沒事。」

「那就好。」雪兒說完,看向暗神,問道:「曦月,剛剛是不是這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傢伙欺負你的?」

「嗯。」柳曦月回道。接著,提醒道:「雪兒,你小心一點,這傢伙就是暗影組織的首領,暗神。」

「暗影組織?小孩子玩過家家的那種?」雪兒納悶道。

「那道紅光斬斷了我束縛著柳曦月的劍氣,這個女人,不簡單。」暗神心想著,問道:「什麼人?報上名來。」

「將死之人,何必想知道這麼多?」雪兒冷笑一聲,瞥了慕容夜一眼,嗤笑,旋即,目光冷冽帶著殺意,不由分說,提劍便向著暗神攻去。暗神揮劍抵擋,雙劍相交的剎那,宛如兩顆流星猛地撞擊到了一起,兩股強大的氣流,卷著風,卷著樹葉,橫掃著整個院子。

「鬼宗劍,魅惑。」雪兒微微吟唱,手中的劍,透著紅光。只一瞬間,暗神便察覺到了,似乎正有什麼東西從雪兒的劍侵入了自己的劍中,他慌忙一個瞬移,閃躲到了邊上。

「反應還挺及時的,不過還是晚了。你死定了。」雪兒說道。紅光閃現,瞬移至暗神的側身,揮劍,砍下,卻落了空。

「什麼情況?他為什麼還能動?」雪兒疑惑,想道。

「剛剛,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從這女人自信的樣子來看,似乎十拿九穩了。難不成,這東西,可以把我給控制住?不能動彈?」暗神心想道。

「那個女人就是雪兒?慕容夜的師妹?邪念不是說,她的實力在7層和8層之間嗎?那為什麼會瞬移?」木羽雁瞥了一眼雪兒,心想道。

「跟我戰鬥,居然還敢分心1歐陽婉兒心想著,冷笑,捕捉木羽雁向右瞥眼的剎那,從左邊視覺的盲區瘋狂進攻,木羽雁僅憑著直覺揮劍抵擋,沒擋幾個回合,就被歐陽婉兒一腳踹飛了出去。

這邊,歐陽婉兒與木羽雁戰鬥十分焦灼;而另一邊,雪兒和暗神的戰鬥更是驚天動地。兩場戰鬥,同時進行著,讓人應接不暇,不知該把注意力放在哪邊。

「雪兒和暗神的戰鬥,明顯比歐陽婉兒和木羽雁的戰鬥,要高出一個次元。」柳曦月盤腿而坐,讓慕容夜枕在她的腿上,道。

「嗯。」慕容夜說道。接著,問道:「月月,你說說看。這4個人,孰高孰低?各有什麼優勢?各擅長什麼?」

「夜,你這是在考我嗎?」柳曦月問道。

「嗯。說說吧。」慕容夜回道。

「婉兒的劍法,柔中帶剛,剛中帶柔,而木羽雁則不同,屬於純剛型。他一直在試圖利用自己力氣上的優勢與婉兒正面交鋒,但婉兒之前吃過一次虧,顯然看出了他的意圖,選擇剛柔並濟,迂迴著打,他們之間的戰鬥,沒有上百回合,分不出勝負。這是一場比耐力的戰鬥,性子方面,明顯婉兒佔優,但體力方面又是木羽雁佔優,所以最後,我估計會兩敗俱傷,最壞的結果是同歸於荊」柳曦月說道。

「很透徹。如果說婉兒的劍,像冬天裡的雪,那麼,木羽雁的劍則像是夏天裡的烈日。一方冷若冰霜,另一方,炙熱如火。兩者相生相剋,再加上本身實力在伯仲之間,如此下去,必然會同歸於荊不過,戰機瞬息萬變,就看婉兒能不能在實戰中突破自我了。」慕容夜說道。

「那,夜,你就不能指點婉兒一二嗎?助她打贏這一戰。」柳曦月問道。

「月月,我也想,但是,我說什麼,婉兒能聽見,木羽雁也能聽見。所以,只能靠婉兒自己去領悟了。」慕容夜回道。然後問道:「月月,再說說另一場戰鬥吧。這才是決定在場的所有人生死的命運之戰。」

「夜,這場戰鬥,說實話,我不太看得懂。我只能說說我的見解。」柳曦月說道。

「沒事,說吧。」慕容夜說道。

「夜,你看,明明一直都是雪兒在壓著暗神打,可為什麼每次到了關鍵時候,暗神總能化險為夷?我最不能理解的是,雪兒好像主動放棄了好幾次可以給予暗神致命一擊的機會,這是為什麼?你快看……又來了……」柳曦月疑惑道。

只見雪兒追擊暗神的中途突然停了下來,不止如此,剎那后,雪兒連連向後退去,並用劍擋在身前,目光深邃,凝視著前方,如臨大敵一般。

「暗神的劍術十分詭異,裡面必定隱藏著什麼玄機。雪兒定是察覺到了異樣,才不敢乘勝追擊的。」慕容夜說道。

「那是什麼東西?只要我再追過去,我就會死。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雪兒在心裡納悶道。

「月月,這一戰,是雪兒劣勢,她徹底陷入了苦戰。」慕容夜說道。

「為什麼?這暗神,明明哪裡都不佔優啊?」柳曦月不解道。

「還記得他們的第一次交鋒嗎?」慕容夜問道。接著,道:「那次交鋒的瞬間,雪兒使出了奧義,但被破解了,沒起到任何作用。暗神卻恰好相反,看似出於劣勢,但他直到現在,還沒主動出過招。雪兒在交戰中,始終得提防著他,甚至,佔了優勢,也不敢追擊。雪兒消耗的精神力要遠遠超過暗神,這麼下去,不出20個回合,戰局就會被逆轉,雪兒最多可以再死撐30個回合,也就是說,從現在起,50個回合后,雪兒必敗。」

「那該怎麼辦?夜你快想想辦法埃」柳曦月聞言,急忙道。

「不急,再多觀察會。」慕容夜回道。

「哈?你說啥?你腦子沒進水吧?」柳曦月納悶道。

「暗神這傢伙,我已看破他的意圖了。他不想與雪兒死戰,只想著怎麼才能抽身出來,全身而退。但是現在,雪兒攻得太緊,他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更別提抽身了。所以,我們再觀察一會,一會兒后,我來終止這場戰鬥。」慕容夜回道。

「是嗎?」柳曦月狐疑道。

「是。你不信我?」慕容夜回道。

又一陣過後,慕容夜對柳曦月道:「月月,時候到了,這個暗神,我已大概摸清他的劍法路數了。把你的劍給我,我來終止這場戰鬥。」

「好。」柳曦月應道。把劍交給了慕容夜。

「雪兒,我送你一把絕世好劍!劍的名字叫,夜月劍1慕容夜對著雪兒大吼一聲道。

「還有這種神兵利器?」雪兒心裡疑惑一聲,瞬移來到慕容夜和柳曦月的跟前,一把奪過慕容夜手中的劍,換了劍,有些悲傷,有些落寞,喃喃道:「夜月……劍……嗎……」

「雪兒……」慕容夜在心裡微微道。

「暗神大人!小心那把劍!那把劍,削鐵如泥1木羽雁擔心地,大吼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