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美意 散文詩詞

王者美意 第130章 入口

作者:沈珊瑚

本章內容簡介:信箋和地圖上,以免不敬,就寫在了匣蓋里。」 哥哥低沉著聲音道:「這八個字頗有深意,她是希望前行者莫要被幻境迷惑,只有將幻境打破,才能繼續前行,到達目的地1 「一定是這樣的1我在水中輕輕...

「美意,看那邊1哥哥低沉的聲音,化身成魚之後,浸在水裡,愈發低沉,彷彿帶著迴音。

說著,哥哥的魚頭朝著一個方向一擺,率先竄遊了過去。

我趕緊跟了上去。

身體明顯沒有方才入水時那麼敏捷輕盈,眼前也是一片暗渾。

我們應該已經沉入水底深處,水面上的光線幾乎很少滲透進這裡。

借著微弱的光,我依稀看到哥哥帶領的方向,不遠處的水中,飄蕩著一片暗影。

彷彿從哪個角落逃竄過來的水下亡靈!

我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近前。

哥哥拿他的魚嘴拱了拱我的胳膊,聲音渾濁:「快去拿回來1

我又湊近一些,努力睜大眼睛,哎呀,真是自己嚇自己,哪裡是什麼「水下亡靈」,根本就是那件金羽衣嘛!

原來這長袍從我腰間脫落,竟然飄蕩到這裡來了。

我心中一喜,伸手就去抓。

只見那長袍攤平在水裡,長袍袖子的部分,像是有胳膊撐在裡面,左右上下擺動。

長袍忽然一陣翻騰,彷彿一個溺水的人,正在水中奮力、痛苦地掙扎。

這是怎麼回事?

我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

長袍寧靜了片刻。

我再次伸出手去。

長袍又是一陣劇烈翻騰,如同到了垂死掙扎的最後時分!

哥哥再次用他的魚頭撞了撞我。

好,不等了,再等下去,我也要開始垂死掙扎了。

我捏住長袍一角,全力一扯——在水裡完全不同在地上,我使出了命都豁出去的勁兒,也不過是將長袍拽開了一點點!

但已經夠了,我看得分明!

暗濁的水裡,長袍下面,赫然露出了焦黑的魚骨!

我憋著氣,奮力將長袍扯得更開些——

——一頭巨大的魚類出現在我眼前。

它還活著。

正在極其痛苦地掙扎。

從它的頭到它的身子中部,已經完全燒焦,成了黑色的魚骨骷髏。

剩下的一部分魚身直到魚尾,還未燒灼殆盡,暗色的魚肉上團著一簇簇閃著金光的黑色火焰,在水中安靜、詭異地燃燒。

這條巨大的暗魚,剛才狠狠撞向我腰間的是它;撞完之後,從我腰上將淡黃色長袍扯走的是它;長袍之下,被火湖之焰點燃、痛苦煎熬的也是它。

我瞪著眼前的骷髏,它的痛苦漸漸到了盡頭,只剩下魚尾還在徒勞擺動,但已經越來越慢。

一副巨大的、黑色的魚骨,朝更深的水底沉下去。

大家都趕了過來,安靜地看著眼前一幕,沒有人出聲。

小奈突然伸手將托著長袍的水流朝我面前一推。

我伸手一抄,拽住長袍衣袖,將其緊緊縛在腰上。

我根本來不及感慨,眼前瞬間豁亮許多,我又可以開始呼吸!

我在水中一個輕盈縱身,躍到小奈面前,伸手在她腰間一掐,帶著她往前游:「咱們去入口1

小奈不再耽擱,借著我的力,帶著我們朝幽深處游去。

我注意到,她的一隻手裡拿了一個小小的長條匣子。

小奈身子突然一沉,將我一扯,我倆停了下來。

腳漸漸墜下去,竟然探到了底!

我打量四周,一片昏暗,突然發現面前有一個一人多高的圓形深黑色水域。

那水域的顏色比它周圍的水的顏色深了很多,想來這水域之後,應該有一個深洞。

入口應該就是這裡。

果然,小奈伸手指著那深黑色的水域,沖我們點了點頭。

小奈拉著我,率先進入,哥哥他們緊跟著魚貫而入。

非常黑。

水溫非常冷。

我緊緊攥著小奈的手,另一隻手輕輕拍了拍胸口,給小呢和小幻一點信心。

又抬手摸了摸夾在耳朵上的那朵花,給紫霞一點安慰。

忍耐,再忍耐一下下,穿過這個入口,我們就能進入地道了。

黑暗中,腦海里突然浮現落英的臉,那般皎潔瑩藍的面孔,永遠都像是月光灑在上面,又冷又美又清涼——我居然有些想念這個傢伙!

「被封入石壁」,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他現在到底怎樣?

突然覺得片刻也不能等待,只想快快通過這個黑暗的入口!

只聽「咚1的一聲,我的頭重重撞在一個什麼東西上。

又是一聲「咚」響,這一下,是小奈撞上了。

我伸手去摸,觸手所及的是一塊像被水包裹著的板狀物。我和小奈就是撞在這個「水板」上。

我張開胳膊向兩邊探尋,這「水板」甚大,完全鋪展、橫在我們面前,擋住了去路。

小奈應該也覺出異樣,我感到她的手在「水板」上摸索著。

「推1我在黑暗中向小奈低喝。

但,「水板」紋絲不動。

「使勁推1我咬牙再喝,將整個身子都壓了上去。

「水板」仍然一動不動。

黑暗中,一切突然變得非常安靜。

我聽到自己沉重的呼吸聲,還有哥哥他們安靜地吐著水泡的聲音。

我聽不到小奈的聲音,懷裡的兩隻小精靈也沒有了動靜。

耳朵上的紫霞亦安靜得如同死去。

「哥哥,這裡有一塊板,我們過不去。」我說。

「我看看。」哥哥在黑暗中回應。

「小奈,入口就是在這水洞中,沒錯吧?」我低聲問。

水裡的聲音,帶著迴音,聽上去有些失真,不像自己的,陌生得讓人有些心慌。

一隻手探過來,摸索住我的手,輕輕按了按。

小奈很肯定。

我喘一口氣,再次朝著「水板」的方向撞了過去。

「美意……」突然一個裊裊的聲音鑽入我的耳朵,極小,極輕,不知從何而來,穿過動蕩的水波,彷彿一縷青煙,在我眼前打了個轉兒,就消散無蹤。

但我聽得清清楚楚,是真的有人在喚我。

不可能是小奈。也不是哥哥他們的聲音,更不是小呢、小幻和紫霞。

那聲音從遙遠而來,又好像就在耳邊,彷彿被關在玻璃瓶中一隻昆蟲的哀鳴。

我身上一陣哆嗦。寒氣入侵。

小奈的手將我一扯,我知道她有事要告訴我。我隨著她轉身向洞外游去。

我們從深黑的水洞中遊了出來,站在洞口外的水底。

幸虧我眼神尚可,借著極其微弱的光,我看到小奈將手中的長條匣子打開,取出裡面的東西。

是那捲軟布,是著地下水道的地圖。

小奈將匣子和蓋子遞給我,自己展開地圖,眼睛幾乎要貼在軟布上了。

她在確認,確認入口到底有沒有錯。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安靜的水底,我再聽不到剛才那裊裊喚我的聲音,我只聽到深深水流,湯湯而過,如同地面上微風拂過,靜不留痕。

我還聽到自己「撲通!撲通1的心跳聲。

拍拍小奈,她沒有抬頭,仍然埋在地圖裡。

我舉起匣蓋,在手中翻來覆去無意識地看。

突然!

我眼前一亮!

我一把扯開小奈手裡的地圖,將匣蓋舉到她的面前。

小奈不明所以,擰著眉頭,憋著氣,拿眼瞪著我。

我指著匣蓋內側的右下角,那裡刻著兩行、八個清秀小字:

皆是幻境,必須打破。

「哥哥!忘言!快過來看1我大聲呼喝。

五條魚迅速遊了過來,圍在匣蓋附近。

「這跟水澤仙女姑姑信上的筆跡不同,應該不是姑姑的筆跡……是仙女小葵寫的?」忘言問小奈。

小奈點點頭。

「你再次查看地圖,進入地道的入口也確然在此?」忘言又問。

小奈又點點頭。

「那這一定是仙女小葵的提醒。」忘言張著魚嘴,聲音有些嗡嗡——我突然想到他入水前的擁抱和那個淺淺的吻,臉上一陣發熱,幸虧是在昏暗冰涼的水中——繼續道:「小葵姑娘從水澤到精靈古國,孤身來回,想來路上是經過了許多的選擇、阻礙和磨難,她不想把提醒寫在仙女姑姑的信箋和地圖上,以免不敬,就寫在了匣蓋里。」

哥哥低沉著聲音道:「這八個字頗有深意,她是希望前行者莫要被幻境迷惑,只有將幻境打破,才能繼續前行,到達目的地1

「一定是這樣的1我在水中輕輕一縱,居然能跳得很高。

「想來那塊『水板』就是阻礙我們穿過入口的幻境,我們現在就去打破1我又燃起希望了。

「我剛才觸碰了那阻擋,就算是幻境,也是實實在在的阻擋,你數次衝撞上去,並不能將它撞開,可見它足夠結實,」姐姐嘬著嘴道:「得尋一樣什麼東西,才能將它打碎?」

是啊,工具。打破「水板」需要工具。

「石頭?」寄城搖擺著尾巴問。

我摸摸頭上,青蛇老枯幻成的碧玉長簪還在,一會兒可以試一試。

目前我是眾人中行動最自如的一個。有手有腳,能游能跳,呼吸、說話更是不在話下——我忍不住低頭看看系在腰間的長袍,雖然我不願承認,但這一切的異能,估計都是這墮天贈送的長袍的功效。

「我找找這附近有沒有趁手的石頭。」我一邊說一邊蹲下身子,在昏暗的水底細細尋找。

一找之下,心又涼了。

全是大塊、緊緊貼伏在水底的巨石,根本沒可能撼動,完全找不出一塊大小合適、能搬在手裡的石頭!

我游竄得更遠些,希望能夠有所發現,但這水底,岩石嶙峋、起伏成片,連一簇水草都幾乎找不見,真是荒涼蔓延的世界深淵!

「小奈撐不住了!暈過去了1水中傳來嘈雜的聲音。

我趕緊往回遊,到了洞口,昏暗中,看到小奈緊緊閉著眼,五條魚立著身子,撐在她的後背處,以免她沉墜到水底。

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找塊石頭是不可能了。我拔下頭上長簪,攥在手裡,這下就看老枯的本事了。

如果他也不行,那我……我就用自己的頭把這「幻境」敲破!

我再次朝那黑洞洞的入口遊了進去。

「水板」仍在,堅固如鐵。

我提起長簪,朝「水板」扎了過去。

只聽「鐺1的一聲,長簪被彈了回來。

我彎下身子,摸索著,老枯幻化成蛇,窸窸窣窣又爬回我的手裡。

我將青蛇一展,低聲喝道:「老枯,難為你,再試一次。」

老枯也是硬氣,瞬間又變身成簪,不待我動手,只聽「嗖」的一聲,尖利之物劃過水波,射了出去。

又是「鐺1的一聲,長簪再次被彈了回來。

我將老枯別回頭髮上。

他儘力了。

我的手順著頭髮緩緩落下,停在了額頭上。

靈翅!

我怎麼忘了我額頭上的靈翅了呢!

我心裡一陣激動,覺得腰間長袍彷彿隨著水波在輕輕搖曳,我並未在意。

我將掌心覆蓋在靈翅上,這能力,附在我身,為我所用,那我就好好使用一番,我不再糾結,我只有一個信念:

直面恐懼,永遠做我覺得正確的事。

至於成神還是成魔,上天堂還是落地獄——都行!我認!我自己為自己負責。

靈翅,你這沉默又邪惡的力量潛伏在我的心底深處,但如今,請你認清你的主人,那就是我,美意。我無法剝離你,但我希望你與我是同樣的心意:愛和希望,信心和勇氣,再加上你無與倫比的能力,咱們一起拯救世界、絕不遲疑。

靈翅在漸漸發熱。

好了,現在,讓我們一起打碎面前這「水板」的幻境,進入你親自用你的能力幻化成的地道吧。

「美意……美意……不要……」那個裊裊的聲音再次響起,如同鬼魅的嘆息。

「誰?誰在喊我?你是誰?」黑暗中,我大聲質問。

感覺有一條魚悄悄湊近我,悄聲悄氣地說:「我也聽到了……聽上去像是……這裡實在太黑了。」

這條魚是風間。

但我心中突然一動,我將掌心蓋在靈翅上,催動我的心力,我對它說:「打碎之前,先照亮這裡。」

待我緩緩挪開手掌,一束紫色的光從我的額頭,緩緩投注出去。

那光束將黑暗撕開一個口子,口子越來越大,一個蕩漾著晶瑩水波的舞台出現在我們面前。

當我看到那舞台上凝固的場景時,一條魚突然嘶叫一聲,竄進我面前的光束里,朝那舞台重重砸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