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543章 陳禾,你是好人

作者:難荀  |  更新時間:2018-10-12 02:22  |  字數:2655字

韓御心裡拔涼拔涼的,「我不回頭你們就能為所欲為了嗎?」

魏渡眉梢一樣,「這樣就為所欲為了?」

韓御想了想,「大神,要套嗎?」

陳禾一巴掌拍在了韓御的腦袋上,「好好開車。」

韓御很無辜,「我是在開車啊。」

「」

陳禾他們抵達佘山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七點過了。

佘山位於江州城郊,是一座高約六百米的獨峰,周圍群山環繞,綠樹茵茵。

韓御直接把車開到了山頂。

山頂上是佘山別墅。

這次的住所就在佘山別墅裡面。

因為次日才舉行活動,陳禾他們進去之後,就看見了鄭越和凌風的人。

凌風這次來的是余嘉傲和沈暮。

都是老熟人,倒也沒有客套什麼。

房間已經分配好了。

韓御帶著陳禾他們上了樓。

別墅不高,總共兩層,但是面積很大。

二樓是一排的卧室。

每個房間門口都貼好了隊伍名字,顯然是早就已經分配好的。

凌風的房間就在樓梯口。

韓御上樓就把自己的東西放了進去。

陳禾和魏渡兩人繼續找房間。

「你沒有發現一件事」魏渡突然道。

「嗯?」

「每個戰隊好像只有一間房。」魏渡勾起了唇。

陳禾怔了一下,「不是吧」

不等陳禾多想,貼著「璀璨」名字的房間就出現在了她的前方。

左邊是「星火」,右邊是「鏡花水月」。

陳禾的腳步停了下來。

魏渡大搖大擺地推開了房門。

窗帘沒有拉上。

昏黃的落日餘暉撲撒進來,在魏渡身上套了一圈毛茸茸的光。

魏渡將行李一放,似笑非笑地看著陳禾,「陳隊,進來啊。」

陳禾眼神複雜地盯著裡面寬大的雙人床,默默踏進了房門。

魏渡眼神從床上一掃,倒是沒有多說什麼。

反正晚上時間多的是,沒有必要這個時候把陳禾嚇走了。

要剋制!

魏渡給自己做了無數的心理建設,深吸一口氣,打開了房間的燈,對陳禾笑道,「陳隊,要不一起睡一會兒?」

陳禾的神色更複雜了。

魏渡後知後覺地輕咳一聲,「我是說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陳禾本來還有些緊張,不過見到魏渡藏在耳後微紅的耳朵時,沒來由的,心情頓時放鬆了下來。

她正要說話,房門被毫無誠意地敲了兩下,然後從外面推了開來。

韓御看著房間里隔了四五米遠的兩人,眼裡閃過了很明顯失望的目光,「大神,我看錯你了。」

你居然是個正人君子。

魏渡將窗戶推開。

山頂的風吹了進來。

陳禾不由攏了攏外套,「找我有事?」

韓御開始低頭用腳尖蹭地板。

陳禾在他快把鞋底都蹭掉的時候,終於忍不住了,「快說。」

韓御害羞地捂住了臉,「聽說馬哥這次是特邀嘉賓。」

「所以?」

「我想和情義的前隊長深入探討關於情義戰隊的發展規劃!」韓御抬頭挺胸,中氣十足地道。

陳禾揉了揉自己被韓御震得有些發懵的耳朵,「你這麼吃裡扒外,鄭越知道嗎?」

「感情的事是不受人控制的啊。」韓御長嘆了一口氣。

陳禾眉梢一抖,差點將韓御拎著扔出門外。

韓御似乎是看出了陳禾的想法,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腳並用地抱住了沙發上的抱枕,勇敢地表達了自己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堅定。

魏渡眯起了眼。

韓御立刻道,「其實只有這間房是雙人床!」

魏渡眯著的眼緩緩睜開。

韓御搓著手討好地道,「我安排的。」

「一天到晚不幹正事。」魏渡輕聲責罵道,同時用眼神告訴韓御「幹得漂亮!」

陳禾陰森森地開口道,「你們是當我瞎嗎?」

魏渡和韓御同時搖頭。

陳禾走過去拎著韓御的衣領,「起開。」

韓御拚命抱住了沙發,「幫我搞定馬哥。」

「沒興趣。」陳禾眼睛也不眨一下。

「情義下周勢力戰和城戰的獎勵都給你!」韓御大手一揮。

陳禾動作微頓。

韓御連忙再接再厲,「野圖也給你!」

「你說了算?」陳禾眼神一閃。

「我是老闆!」韓御終於是底氣十足地說了一句話。

陳禾立刻改變了手裡的力道,改拽為「摸」,將韓御按在了沙發上,熱情地給他倒了一杯水,「老闆有什麼需求,您說。」

韓御:「」

「我以為你是富貴不能淫的類型。」韓御久久沒有回神。

「那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陳禾說。

魏渡慢吞吞地看了過來,「所以你是富貴即可淫?」

「當然不是。」陳禾正色道,「絕對不淫!」

「你們能不要忽略弱小可憐又無助的我嗎?」韓御默默地舉手。

魏渡邪笑一下,「你想被我關注?」

韓御回想了一下被魏渡關注的下場,再默默想到自己最近聽到的關於九鼎的八卦,立刻搖了搖頭,「不了不了,我就喜歡沒有存在感。」

他從自己外套裡面掏出一個筆記本,乖乖地坐在沙發上,「我想了解一下馬哥的喜好。」

「問。」

「馬哥喜歡我嗎?」

「你這個問題是要加錢的。」

「好吧,我問點簡單的。」韓御想了想,「馬哥喜歡喝什麼?」

「水吧。」陳禾道。

「吃呢?」

「火鍋。」

「好巧,我也喜歡吃火鍋!」韓御握了握拳。

陳禾涼涼地道,「是紅鍋,不是清湯鍋。」

韓御頓時泄氣了,「有什麼不辣的嗎?」

「水」

韓御充滿怨念地在紙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叉,「你就不能提供一點性價比高的消息嗎?」

「有。」陳禾說。

她回答得這麼乾脆,韓御反而狐疑了。

他謹慎地問道,「是什麼?」

「馬哥的韓御張大了嘴,手裡的筆掉了下來。

他眨巴著眼,「陳禾你真是個好人。」

陳禾拿出了手機,「我把他名片推送給你了。」

韓御興奮地往包里一摸,「卧槽我手機呢?」

「房間吧。」陳禾說。

話音未落,韓御已經一溜煙地沒影了。

魏渡摸著自己的下巴,看著沒有關上的門,「你說他怎麼不直接找鄭越要馬哥的「你見過出軌的男人,找正室要小三微信的?」陳禾回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