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章 段延慶

作者:龐德耀斯  |  更新時間:今天09:53更新  |  字數:3620字

「大家都早些歇息吧。」游驥拱手道。

原本以為擒拿了雲中鶴,可以讓聚賢庄聲名大噪,但卻在公開處決前被他同夥殺死。

這樣一來,聚賢庄非但沒有功勞,反而丟了面子。

看來這「四大惡人」,果然不可小覷。

眾人依言散去,聚賢庄自然替每個貴客都安排好了住宿歇息的房間。

來到後院,徐陽迎了上去,問候道:「父親,伯父,辛苦了。聽說『四大惡人』又來了?」

游驥點了點頭,道:「那『四大惡人』果然兇猛至極,瘋起來連自己人都殺。坦之孩兒,你這幾日千萬小心,莫要出庄門一步。」

「那是自然。」徐陽聽了游驥的話,心下也是好笑,但有不敢流露在外,低著頭憋的極為辛苦。

「你小子,別答應得輕快。你一貫陽奉陰違,以為我不知道?」游駒罵起孩子來,可不管不顧。

不過想到半天這孩子立下奇功,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只是你這武功,倒是頗為厲害。到底是從何處學來的?」

徐陽早有安排,自然是編造了一套白須老者秘密傳授武功的江湖套路來遮掩。

好在這個時代,這種半夜老師父傳功的套路還從未出現過,徐陽說起來又活靈活現的,倒是使得游家兄弟不得不信。

他們眼裡,游坦之是那種大事上絕不會隱瞞父母長輩的乖孩子,這事他又說得如此自然順暢,毫無虛偽慌張之意,當然不至於懷疑什麼。

游駒長長地嘆了口氣道:「你能有如此機遇,真是我游家一門最好的運氣了。只不知道你那師父到底是什麼人?如今又在何方?」

徐陽也偽作遺憾地嘆了口氣道:「他老人家自稱『逍遙子』,只教了我三年武功,之後便雲遊去了。他日要是能再碰上他老人家,孩兒必定請回來,好好孝敬。」

「應當的,應當的。」游驥笑道:「如此才是尊師重道的好孩子。」

徐陽又道:「只是這事還請切勿傳出,我師父說過,他在江湖上朋友多,仇人自然也多,只怕是有人會因此對孩兒不利。」

徐陽心想,要是這事讓薛慕華知道,這把年紀他還得叫我師叔……

這倒無所謂,但如此一來,這謊言就很容易被揭穿了。

游駒笑罵道:「這等事我們自然懂,不用你小子來提醒。不過你最近可千萬記得莫要出門。」

「是!」

…………

在莊子里老實了兩天,徐陽第三天還是趁機溜了出門。

這是他同喬峰約好了的時間,阿朱的傷勢也得去照看一下。

另外,他還想藉此機會,把段延慶這個大惡人給擺平。

以他的武功,自然是不會懼怕段延慶,不過一切都以穩妥為上。

從莊子里牽了匹馬,徐陽又從後門策馬離開。

按三日前的路線,跑了小半個時辰,又到了之前那地點。

左右都是些尋常趕路的人,倒是沒有什麼奇怪。

等了一炷香左右的功夫,一輛熟悉的馬車緩緩駛來。

徐陽也不多話,騎著馬慢慢地跟著那車,向南走了片刻,就在一個路口一拐,到了一個村莊。

走到一間茅草屋前,馬車停了,車夫從馬車上跳下,摘掉頭頂的斗笠。

果然,正是喬峰。

「喬幫主,不知阿朱姑娘恢復得如何?」徐陽並不客套,直奔主題。

果然,喬峰臉上微現喜色道:「阿朱姑娘好了許多,面色也恢復了。煩請小神醫再行診脈。」

徐陽點點頭,走進了草屋。

屋子裡簡簡單單,乾乾淨淨,除了一張床,一張桌子外,也就兩條板凳。

阿朱正側卧在床上,清晨的陽光照在她嬌柔的面上,果然是神清氣爽。

既然都熟了,阿朱自然卸去了那日的易容裝扮,恢復了原本的相貌。

徐陽打趣道:「阿朱姑娘果然天資國色,難怪、難怪。」

阿朱佯裝嗔怒道:「難怪什麼?說話吞吞吐吐的,好不痛快。」

徐陽看看阿朱,再看看喬峰,促狹地一笑,雖然沒有明說,其中意味已經十分明顯了。

喬峰如此精明的一個人,自然是看出了徐陽的想法,麵皮上倒是有些掛不住了。

「小神醫莫要說笑,還煩替阿朱姑娘診脈。」

徐陽點頭,剛想找個地方坐下,詳細診脈,卻聽耳畔傳來一聲陰冷的笑聲。

「怪不得神神秘秘的,聚賢庄少主居然同契丹人勾勾搭搭。聚賢庄向來有賢名,沒想到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少莊主居然背叛中原武林,當了姦細?」

徐陽早就料到段延慶會跟來,只是沒想到他那麼沉不住氣。

最起碼也等到自己診完脈吧?

喬峰第一個跳了出去,戟指道:「段延慶,你如何會在這裡?」

他和段延慶,早已不是第一次交手了,自然熟悉對方的實力,只是疑惑為何今日段延慶會一個人獨自前來。

徐陽坦坦蕩蕩地邁出了房門,笑道:「原來貴客便是四大惡人之首的段延慶,久仰久仰。」

段延慶還是一副殭屍模樣,陰冷的聲音如同來自九幽:「孺子可教,居然一點都不害怕老夫。若是想活命,便投靠我西夏一品堂。正好雲中鶴死了,我看你小子有些前途,加入當個游老四,也未嘗不可。」

徐陽笑道:「晚輩敬仰段老大的威名久矣,早就想與你做一路。只怕有人不答應啊。」

「誰敢不同意?」段延慶大怒道。

「明知故問,自然是你面前的這位喬峰喬大爺咯。」徐陽輕笑,很恰當地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