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梟雄 其他類型

七星梟雄 第五十章 殺身之禍

作者:甲道子

本章內容簡介:第一酷刑。 又名千刀萬剮,先斷其四肢,割斷喉嚨。使其受刑者在處以酷刑之時無力反抗,並且無法大聲叫喊。再由執刑者用刀割其肉,直到受刑者死亡,方可完成凌遲之刑。 此刻即便是太後撤回對玉蘭的...

太后沒想到皇后醒來會突然問及玉蘭。一時間顯的有些不知所措,玉蘭不久前剛被自己下旨處以凌遲之刑,想必此刻已經開始行刑。

皇后若知此事,必定痛心疾首。此刻她身體如此虛弱,太后自然不會向其說真話,於是坐在床邊,拿起皇后的手,在她手背處輕輕拍了幾下。有些關心道:「若兒啊,你身體還很虛弱,老身身為你的母后,為何不能親自照顧你,老身擔心下人照顧不周,已讓玉蘭回清寧宮了。」

此刻太后只想將皇后暫且留在嘉寧宮休養數日,待皇後身體康復,再找機會告訴她玉蘭已被問斬。到那時玉蘭被處死已經成為事實,即使皇后一時痛心,那也無法改變這個結果。

這宮中丫鬟眾多,大不了太后再重新給皇后物色個更好的,來服侍皇后。太后卻不知玉蘭自幼便跟隨皇后,與皇后相處已十餘載。兩人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皇后與玉蘭幾乎形影不離,玉蘭突然不在身邊,皇后自然感覺渾身不適。於是道:「母后,若兒與玉蘭早已情同姐妹,在若兒眼裡她不是下人,兒臣與她的感情親密無間,母后可放心將兒臣交與她照顧。」

太后一聽此話,一時間語塞。要知道不久前玉蘭因對自己出言不遜,已被處以凌遲之刑。此刻即使不死,也難以再服侍皇后,凌遲乃是東盛國第一酷刑。

又名千刀萬剮,先斷其四肢,割斷喉嚨。使其受刑者在處以酷刑之時無力反抗,並且無法大聲叫喊。再由執刑者用刀割其肉,直到受刑者死亡,方可完成凌遲之刑。

此刻即便是太後撤回對玉蘭的刑罰,也以為時已晚。或許她終生都將成為殘疾,又如何再服侍皇后。皇后一再追問,太后又無法給其交代。

只能面帶難為之色,支支吾吾道:「這,這……」

皇后見太後有些故意迴避玉蘭之事的意思,急忙有些虛弱道:「母後為何臉色難看,難不成母後有事隱瞞兒臣?玉蘭此時在何處,兒臣要見她。」

太后對此更加為難,若不說出實情,皇后一再追問,無法向其交代,若將實情告訴她,此時皇後身體極度虛弱,恐她無法承受此種打擊,皇后痛失愛子,已是內心及其脆弱,怎可再讓她受一次傷害。

萬一她有個三長兩短,該如何是好。於是笑了笑道:「若兒啊!你多慮了。玉蘭怎會有事?若兒安心在母后這裡養病,母後宮中已有眾多宮女丫鬟,實在是無處安置玉蘭,便讓她回清寧宮了。」

「若兒可放心養病,等若兒康復,自然可以與玉蘭再次朝夕相處,這裡有母后就足夠了。若兒難道還不相信母后的話嗎?」

「若兒身體還很虛弱,母后已命御膳房做了些滋補膳食,一會兒母后餵給你吃。若兒剛剛醒來,御醫說還需靜養,母后就先不打擾若兒休息了,有何吩咐,若兒可讓金鳳去做,母后就先離開了。」

說罷,太后從床榻前起身,笑了笑。便轉身離開了室,皇后雖然心裡有種特別不祥的預感,總感覺心裡似乎有些擔心,卻不知這擔心從何而來。

太后所言雖然讓其懷疑,但也不無可能,若太后真讓玉蘭先回清寧宮,玉蘭自然不敢違抗太后的命令,這樣一來太后所言也並非有假。極度虛弱的皇后,此刻身體已經完全由不得自己,不久便睡了過去。

太后離開室后,感覺對玉蘭懲罰太重。雖然當時比較氣憤,又因身邊竟是自己的丫鬟奴僕。才惱羞成怒,自皇后醒來以後,又感覺此事實為不妥,畢竟她是皇後身邊的貼身丫鬟。

走到殿內后,太后似乎又有些後悔,急忙命人將玉蘭救下。可是此事已經為時已晚,玉蘭已被割斷了手腳,就在準備割喉之時。

突然傳來大內官的聲音道:「住手,快住手。太后已決定赦免玉蘭。」

可是刑台上的玉蘭已被折磨的不成樣子,渾身是血已經昏迷了過去。聽到大內官的聲音,行刑官才停止了繼續行刑。急忙上前施禮道:「下官見過大內官。」

大內官一擺手道:「免了。」隨即大內官俯身查看被鎖在刑台上的玉蘭,有些慌亂道:「哎呀,還是來晚了。」

隨後起身看向一邊的幾個行刑官道:「玉蘭,生命可無憂?」

行刑官施禮道:「啟稟大內官,玉蘭因疼痛難忍,方才暈厥,若及時送醫。性命無憂,只不過……」

大內官見行刑官欲言又止,有些急躁道:「只不過,只不過什麼?快講。」

行刑官這才道:「只不過玉蘭可能變成了廢人,雙手雙腳已被斬斷,若大內官再晚來一步,恐性命不保。」

大內官有些慌亂,趕緊道:「快,快將玉蘭送至御醫府醫治。」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行刑官有些遲疑,愣在一邊卻不知道如何是好,見此大內官生氣的大聲怒斥道:「還愣著幹嘛,趕緊將玉蘭送醫啊!若晚一步,玉蘭有個三長兩短,小心你們的腦袋。」

慌亂中,幾名行刑官才急忙將鎖鏈打開,將玉蘭背起后,不敢怠慢趕緊離開了行刑場,將玉蘭送到了御醫府醫治。

玉蘭因失血過多送到御醫府之後依然昏迷不醒,面色蒼白。身上的衣衫不整,頭髮異常凌亂。粉色衣裙已滿是鮮血。

御醫查看后,無奈的搖搖頭道:「於內官,微臣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被稱作於內官的便是方才去刑場傳達太后口諭的大內官。名為于波,此人乃太後身邊貼身奴僕。於內官見御醫面帶難言之隱之色,便已猜出情況不妙。於是嘆了口氣道:「御醫,直說無妨。」

御醫這才道:「不瞞於內官,玉蘭恐命不保矣。玉蘭因斷其手腳,造成大量出血,微臣已經給其服用了止血散,但情況依舊危急,宮內御醫還沒有足夠的把握醫治好她。」

「微臣也只能儘力而為,為不耽誤玉蘭醫治的時間,微臣以為可將其送至萬國寺醫治,萬國寺有一神醫,名為劉義。曾為一江湖游醫。名聲遠播,只不過此人因一次意外手術,造成患者死亡。」

「自此內心深受打擊,不久后便發誓再不醫治他人,入萬國寺剃度出家。萬國寺本著救苦救難為法旨,微臣以為玉蘭必可得救。」

聽此於內官來不及多想,太后臨行前吩咐過,無論如何也要留得玉蘭一條命在,於是急忙命人將玉蘭送往萬國寺。

萬國寺離長安城路途遙遠,雖然若得神醫劉義醫治,玉蘭性命可無憂,但玉蘭能不能挺過這一關,卻是得看她的造化。

御醫給玉蘭服下止血散后,又進行了包紮。但依舊無法將血流徹底止住,所以於內官等人必須儘快將玉蘭送往萬國寺。

此刻於內官等人揮舞長鞭,一輛馬車向著萬國寺飛奔而去……

皇后在太后的精心照料下,身體有所好轉。沒有玉蘭在身邊著實感覺心裡少點什麼。服用完御膳房為其烹制的補品后。面色也有了些許改變。

看著皇後身體有所好轉,太后心中喜悅,坐在床邊,將湯碗放在一邊,一臉慈祥的看向皇后道:「若兒啊!可感覺好些?」

皇後點點頭,笑了笑,眼中滿是感激道:「謝母后照顧兒臣,兒臣好多了。」

太后滿意的點了點頭:「嗯,若兒身體好些,母后就放心了。你這一暈倒啊,著實讓母后心中擔心,你身體如此虛弱,為何著急前來面見母后,可是為西域使者而來。」

皇後點點頭,一臉擔心。土方國雖然是彈丸小國不假,可現在東盛國也今非昔比。尤其這兩年連年天災,東盛國若再與土方國發生戰亂,可畏是給東盛國雪上加霜。

自幼皇后便受父親影響,自然對帶兵打仗有所了解,一個國家若與他國開戰,糧草便是最關鍵的事情,很顯然東盛國這幾年因天災,導致農民顆粒無收,糧草自然不足。

如何解決千軍萬馬,不遠千里行軍打仗的吃飯問題,就已是讓東盛國加重負擔。更何況與土方國一旦開戰,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這後續糧草如何解決更是問題。

很顯然太后沒有考慮這些,武韋帝更不會考慮這些,如今朝堂之上,更是沒人敢諫言,可用的大將,自然是賀斌,賀斌若離開長安城,國師自然會更加肆無忌憚。

若郭秋月與國師從中作梗,賀斌能不能回來都是問題,所以皇后是絕對不希望再有戰事發生的,可是當她看到使者的頭顱已經落地時,心中突然感覺一切都晚了,一時惶恐才會暈倒。

此刻太后問及此時,只好將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太后卻微微一笑,對此根本不以為然。東盛國雖然連年天災不假,可是太后認為這些年東盛國並無戰事,國庫充足。

怎會擔心糧草一事,可她卻不知國師近乎將國庫已經虧空,修築尚月台。正是他藉此貪污國庫的幌子。見太后一臉不以為然,皇後有些焦急道:「母后,確實不該弒殺使臣,恐這一戰在所難免。兒臣自然無話可說。」

「但兒臣以為使臣是被冤枉的,他怎會有謀害臣妾之意,母后殺了他到底是出於何意?可告知臣妾。」

雖然太后殺使臣另有目的,但她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於是擺擺手道:「若兒啊!你還是太年輕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土方國騷擾我邊疆已經得不到滿足,所以他們才會借進貢的幌子,來毒害我東盛國日後的龍脈。可謂是居心叵測啊!若兒萬不能讓其迷惑了。」

皇后怎麼也不會相信,此事確實是使臣所為,但此刻她也沒有其他的證據,只好不再理論此事,嘆了口氣道:「唉!這宮中之事,越來越讓兒臣感覺到擔心,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惶恐。真不知道日後還會發生什麼,兒臣只希望東盛國無事,天下百姓無事,兒臣只有這麼小小的心愿而已。」

太后抓起皇后的手,握在手心裡。異常慈祥的看著皇后道:「若兒啊!母後知道你心繫東盛國,心繫天下百姓。這一點母后都清楚,只是若兒身體還很虛弱,就不要再多想了,安心養玻」

「土方國若真敢與東盛國一戰,那東盛國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話音剛落,便從大殿內傳來一聲非常急促而又熟悉的聲音道:「母后,母后……」

還沒等太後起身,武韋帝已經一臉慌張的來到了太后近前。太后看了武韋帝一眼道:「陛下何事?如此慌張,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1

武韋帝顧不得解釋,連忙一臉焦急道:「母后,為何斬殺來使,您可知若殺了來使這東盛國便無寧日,土方國怎會善罷甘休,必定引大軍來犯的。」

看見武韋帝如此懦弱,太后就來氣,語氣自然有些不悅道:「怎麼?陛下這是怕土方國不成?」

武韋帝看上去有些煩躁,坐於床邊一臉不悅道:「母后,兒臣怎會怕他一個彈丸小國,只是若有戰事。兒臣何來時間在永樂宮逍遙快活。您這不是給我找麻煩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