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章 殺身之禍

作者:甲道子  |  更新時間:2018-06-14 00:01  |  字數:4114字

太后沒想到皇后醒來會突然問及玉蘭。一時間顯的有些不知所措,玉蘭不久前剛被自己下旨處以凌遲之刑,想必此刻已經開始行刑。

皇后若知此事,必定痛心疾首。此刻她身體如此虛弱,太后自然不會向其說真話,於是坐在床邊,拿起皇后的手,在她手背處輕輕拍了幾下。有些關心道:「若兒啊,你身體還很虛弱,老身身為你的母后,為何不能親自照顧你,老身擔心下人照顧不周,已讓玉蘭回清寧宮了。」

此刻太后只想將皇后暫且留在嘉寧宮休養數日,待皇后身體康復,再找機會告訴她玉蘭已被問斬。到那時玉蘭被處死已經成為事實,即使皇后一時痛心,那也無法改變這個結果。

這宮中丫鬟眾多,大不了太后再重新給皇后物色個更好的,來服侍皇后。太后卻不知玉蘭自幼便跟隨皇后,與皇后相處已十餘載。兩人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皇后與玉蘭幾乎形影不離,玉蘭突然不在身邊,皇后自然感覺渾身不適。於是道:「母后,若兒與玉蘭早已情同姐妹,在若兒眼裡她不是下人,兒臣與她的感情親密無間,母后可放心將兒臣交與她照顧。」

太后一聽此話,一時間語塞。要知道不久前玉蘭因對自己出言不遜,已被處以凌遲之刑。此刻即使不死,也難以再服侍皇后,凌遲乃是東盛國第一酷刑。

又名千刀萬剮,先斷其四肢,割斷喉嚨。使其受刑者在處以酷刑之時無力反抗,並且無法大聲叫喊。再由執刑者用刀割其肉,直到受刑者死亡,方可完成凌遲之刑。

此刻即便是太后撤回對玉蘭的刑罰,也以為時已晚。或許她終生都將成為殘疾,又如何再服侍皇后。皇后一再追問,太后又無法給其交代。

只能面帶難為之色,支支吾吾道:「這,這……」

皇后見太后有些故意迴避玉蘭之事的意思,急忙有些虛弱道:「母后為何臉色難看,難不成母后有事隱瞞兒臣?玉蘭此時在何處,兒臣要見她。」

太后對此更加為難,若不說出實情,皇后一再追問,無法向其交代,若將實情告訴她,此時皇后身體極度虛弱,恐她無法承受此種打擊,皇后痛失愛子,已是內心及其脆弱,怎可再讓她受一次傷害。

萬一她有個三長兩短,該如何是好。於是笑了笑道:「若兒啊!你多慮了。玉蘭怎會有事?若兒安心在母后這裡養病,母后宮中已有眾多宮女丫鬟,實在是無處安置玉蘭,便讓她回清寧宮了。」

「若兒可放心養病,等若兒康復,自然可以與玉蘭再次朝夕相處,這裡有母后就足夠了。若兒難道還不相信母后的話嗎?」

「若兒身體還很虛弱,母后已命御膳房做了些滋補膳食,一會兒母后餵給你吃。若兒剛剛醒來,御醫說還需靜養,母后就先不打擾若兒休息了,有何吩咐,若兒可讓金鳳去做,母后就先離開了。」

說罷,太后從床榻前起身,笑了笑。便轉身離開了卧室,皇后雖然心裡有種特別不祥的預感,總感覺心裡似乎有些擔心,卻不知這擔心從何而來。

太后所言雖然讓其懷疑,但也不無可能,若太后真讓玉蘭先回清寧宮,玉蘭自然不敢違抗太后的命令,這樣一來太后所言也並非有假。極度虛弱的皇后,此刻身體已經完全由不得自己,不久便睡了過去。

太后離開卧室後,感覺對玉蘭懲罰太重。雖然當時比較氣憤,又因身邊竟是自己的丫鬟奴僕。才惱羞成怒,自皇后醒來以後,又感覺此事實為不妥,畢竟她是皇后身邊的貼身丫鬟。

走到殿內後,太后似乎又有些後悔,急忙命人將玉蘭救下。可是此事已經為時已晚,玉蘭已被割斷了手腳,就在準備割喉之時。

突然傳來大內官的聲音道:「住手,快住手。太后已決定赦免玉蘭。」

可是刑台上的玉蘭已被折磨的不成樣子,渾身是血已經昏迷了過去。聽到大內官的聲音,行刑官才停止了繼續行刑。急忙上前施禮道:「下官見過大內官。」

大內官一擺手道:「免了。」隨即大內官俯身查看被鎖在刑台上的玉蘭,有些慌亂道:「哎呀,還是來晚了。」

隨後起身看向一邊的幾個行刑官道:「玉蘭,生命可無憂?」

行刑官施禮道:「啟稟大內官,玉蘭因疼痛難忍,方才暈厥,若及時送醫。性命無憂,只不過……」

大內官見行刑官欲言又止,有些急躁道:「只不過,只不過什麼?快講。」

行刑官這才道:「只不過玉蘭可能變成了廢人,雙手雙腳已被斬斷,若大內官再晚來一步,恐性命不保。」

大內官有些慌亂,趕緊道:「快,快將玉蘭送至御醫府醫治。」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行刑官有些遲疑,愣在一邊卻不知道如何是好,見此大內官生氣的大聲怒斥道:「還愣著幹嘛,趕緊將玉蘭送醫啊!若晚一步,玉蘭有個三長兩短,小心你們的腦袋。」

慌亂中,幾名行刑官才急忙將鎖鏈打開,將玉蘭背起後,不敢怠慢趕緊離開了行刑場,將玉蘭送到了御醫府醫治。

玉蘭因失血過多送到御醫府之後依然昏迷不醒,面色蒼白。身上的衣衫不整,頭髮異常凌亂。粉色衣裙已滿是鮮血。

御醫查看後,無奈的搖搖頭道:「於內官,微臣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被稱作於內官的便是方才去刑場傳達太后口諭的大內官。名為于波,此人乃太后身邊貼身奴僕。於內官見御醫面帶難言之隱之色,便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