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零六章 創業資金

作者:寂寞的清泉  |  更新時間:2019-03-12 12:38  |  字數:2229字

聽了宋明的承諾,丁玉盈更是開心。神醫加王爺,雙重保險啊。

宋明又遞上來一個禮單,感謝丁玉盈對兒子的救命之恩。

丁玉盈客氣了一下下,還是收下了。

馬上就是飯點了,陸漫留宋明在這裡吃晚飯,由姜展魁作陪,再讓人去把姜展舉、姜展玉和姜展昆請來作陪。

回去的路上,丁玉盈悄聲對陸漫說道,「這位郡王爺真不錯,俊朗沉穩,溫潤如玉,沒有一點上位者的架子。若是丁玉琴嫁給他,真是好白菜被豬拱了,沒天理了。」

陸漫笑起來,她也這樣認為。

兩串清脆的笑聲飄進小窗,讓宋明的心情如窗外的陽光一樣明媚。如沐春風的臉上,更加燦爛了幾分。

一回到上房,丁玉盈就忙不迭地把禮單打開,上面寫著四匹妝花緞,一尊赤金帆船擺件,一架珊瑚擺件,兩個大五彩釉花瓶,一架小紫檀架雙面蘇綉屏風,兩套粉瓷茶具,兩朵靈芝,一盒東珠。

丁玉盈剛看完禮單,幾個下人就抬了幾個大小箱子進來放在廳屋裡。她過去把箱子打開,看到滿箱子的華光溢彩,琳琅滿目,笑得見牙不見眼。說道,「和郡王爺出手真闊綽。」

那副財迷樣讓陸漫想到了當初自己初來乍到的情景。笑道,「他不僅是王爺,還掌管總務府,家裡人口又簡單,三代三個人,當然有錢了。」又道,「誒,就是喜歡錢,也含蓄點啊。」

丁玉盈白了她一眼,說道,「飽漢不知餓漢飢。我穿越過來這麼久,拿得最多的錢就是昨天劫來的那兩個銀錠子,還賞了一個給趕車的老丈。想給孩子們買件像樣的見面禮,都囊中羞澀……在庵堂里沒有人給我錢,回丁府的幾個月,我的首飾和每月五兩的月例銀子都是由我身邊的婆子管著,那些婆子和丫頭都是惡毒嫡母安插的姦細。」又笑道,「我的前身手巧,這麼多漂亮緞子,我給你設計幾套漂亮衣裳,再給孩子們做些不一樣的玩偶。」

陸漫道,「給你自己做就行了,我的衣裳多的是。明天,再讓針線房給你做幾套衣裳。以後有時間了,我領你去銀樓買兩套漂亮首飾。」

丁玉盈搖頭道,「你的是你的,我喜歡給你做。再說了,我做的肯定更漂亮。」又嘆道,「若是我越過來種田就好了,定會大有做為。種田是不行了,就經商吧。把這幾樣擺件和茶具都賣了,創業資金就夠了……」

陸漫白了她一眼,「笨!守著我這個大財主,還需要賣東西積累原始資金啊。」

丁玉盈搖頭道,「我白吃白喝你就夠了,總不能事事都靠你,還是要自己奮鬥才行。等到你家三爺回家,若是我瞧不上他,我就搬出去自己租房住。」

陸漫沒理她,擬了個菜單,讓人趕緊拿去廚房。

丁玉盈又翻著妝花緞對陸漫說道,「這幾匹緞子做衣裳好看,但做胸/罩卻不行,太有厚重感。明天你領我去看看你的存貨,若有適合的絲或者軟緞,我做幾個漂亮的xiōngzhào。只有這東西才能把胸的形狀束好看,穿著也舒適。來這裡這麼久,我還是不習慣穿肚兜。我不會裁,只能畫出來,讓手巧的綉娘幫著裁剪,我做。」看了陸漫一眼,又挑眉笑道,「等你家三爺回來看了你的性感,定會把他迷得找不到北。」

陸漫臉有些紅了,瞪了丁玉盈一眼,悄聲嗔道,「這裡是古代,少胡說八道。」

丁玉盈皺了皺鼻子,說道,「你真是古代女人當久了,這話都會臉紅。」看陸漫還瞪著她,又道,「好,好,知道了。」

晚飯時,老駙馬和孩子們以及陸漫、丁玉盈在正院餐廳吃飯,那幾個男人在外院吃飯喝酒,陸漫還專門把剩下的幾塊奶油蛋糕和焦糖凍讓人端去外院。

飯後,宋明還想把宋默帶回府,可宋默不願意,一定要在這裡住一宿,明早再回去。

送完客的姜展魁回來說,那幾個人都喜歡吃那兩樣小點,宋明更喜歡,硬留了兩塊帶回去給老王妃嘗。

丁玉盈想到沉穩的和郡王還有那樣一面,咧嘴大笑起來,十六顆珍珠牙全露無遺。說道,「你們喜歡吃就好。明天早上我早起多做些,給那邊府里的人送些,再讓宋小公子拿些回去孝敬老王妃。」

正說著,柳信來報,打聽的下人回來說,丁家莊子亂套了,到處找人。上午可能還瞞著,下晌見瞞不住了,才告訴丁侯爺。丁侯爺和丁大爺、丁二爺又帶著人去了莊子,把莊子里的人打了幾十板子看管起來,又派人到處尋找……

陸漫和丁玉盈都笑起來,就讓他們著急。還有莊子里那幾個惡奴活該被打,他們得了丁大夫人的吩咐,不僅把丁玉盈鎖起來,每頓還只給一碗稀飯一碟腌菜,連新鮮菜蔬都不給,說不定哪天就會把她弄死。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丁玉盈就起來,帶著忘憂和莫憂去廚房做點心。

昨天陸漫就讓人給她收拾出了一個單間,讓她專門做點心。既然她想靠這個創業,最好不要讓廚娘看到。這些奴才的家裡盤根錯節,怕她們把做法泄露出去。

今天丁玉盈做的是奶油包和椰子圈。做好後,陸漫又是吃得高興。她雖然也會做一些,但比丁玉盈還是差得多。

丁玉盈這次做得有些多,陸漫派人送去鶴鳴堂和三房人家,單放了一食盒,讓宋默帶回去。又裝了一小盤,讓人送去劉府給劉惜蕊。

不知道丁玉盈要在東輝院住多久,不好讓她一直跟自己睡。早飯後,陸漫就讓人把姜悅之前住的曉軒收拾出來,暫時給她住。又讓針線房量了劉玉盈的尺寸,再給她做幾身新衣裳。

新衣裳丁玉盈樂意笑納,卻不願意搬家。

陸漫說道,「這裡不是前世,有些事必須講禮數,不能任性。」

等到小哥倆起床,吃了飯,陸漫就帶著丁玉盈和小哥倆去鶴鳴堂拜見長公主。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