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94 要變刺蝟

作者:柳暗花溟  |  更新時間:昨日17:39更新  |  字數:2341字

要不怎麼大家都轉發錦鯉求好運呢?

有用的!

瞬間,趙平安忽然錦鯉附身,明明她是嚇得一個趔趄,可正因為如此,來自老魯頭和矮子高手的兩隻非常有準頭的箭都偏了方向,落在她腳邊不足半尺的地方。

緊著接,又是不知多少只箭落在附近的地面上,就像在方寸皮膚上刺了無數鋼針,密密麻麻的看著都感覺扎得慌。

哎呀我去!要變刺蝟了!趙平安心中大叫。

但這驚嚇刺激了她的腎上腺素,令她的時速陡然又快了一丟丟。於是,那二位高手的連珠箭也射偏了。就算有一隻緊緊擦著趙平安的衣服過去,另一隻穿透她的褲角加裙角,也仍然是沒有射中。

啊!

她大叫一聲,給自己力量,整個人以魚躍式飛起,終於撲到了那個小山包之後。此處雖不甚高,其實應該叫土包,大約兩米多高,是一片起伏的土地拱起來的。

趙平安閃身而入,連忙坐下,後背緊貼著土包,十米開外就沒人看得到她。哪怕,對方是騎在馬上,有高度優勢。

但是即便如此,給她的空間和時間也不夠大。所以她連氣也來不及喘,立即手握那枚玉玦。還好,不用血渡了,只在意念就可以。

下一秒,眼前一黑又一亮,她進入了空間。

「謝謝!」這讓她大大鬆了口氣,然後是瘋狂的呼吸,感覺肺都要炸了。

好空間好寶寶,夠意思!

等小爺出去,熬過這一劫,一定會報復你們這些老混蛋!

她心裡胡亂念著,喜恨交加,誇空間,罵大夏人,同時注意起空間外面的情況。

「人呢,人呢?」片刻,不對,應該說眨眼之間,以老魯頭和矮子高手為首的一隊人已經趕到。

大夏人本就擅騎射,全民皆兵,在與大江的戰爭中,大江國屢屢吃虧就是因為騎兵。老魯頭等人又全是正經的軍隊出身,平時在戰場上都風馳電掣的,現在追一個用腿跑路的小女子,那還不容易么?

但是,土包後面卻空空如也!別說小女子,連小耗子沒一隻。

「我明明看到她就躲在這裡的!」矮子高手以手中刀指著土包後面,「我明明看到!」

「你眼沒花。」老魯頭陰著臉。

「可是她怎麼不見?!」矮子高手莫名驚悚,「難道說,她真是有妖法?」

「這麼個大活人,說沒就沒了,不是妖法是什麼?」

「早知道帶一個薩滿出來。」

「呸,又不是大部隊,哪有薩滿肯跟著。」

「天哪,大江公主是個妖精。妖孽禍國,不會禍到我們大……」

「都閉嘴!」聽手下越說越不像話,老魯頭及時喝止。

明知道趙平安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消失,大家感到不可思議到驚恐是很正常的,可他不能放任這種情緒蔓延,儘管他自己也有點子心虛,只得努力壓下去。。

「什麼妖精,什麼妖法?咱們王子明明說了,大江公主入了道門,修了道術,正是障眼法!」他接著說,「那法術迷了我們的眼,其實她肯定就在附近,只是我們看不到。」

「那怎麼辦?」矮子高手控制著躁動的,不住原地轉圈又刨蹄子的馬,「看不見又如何抓到她?」

「抓,必須抓!」老魯頭咬著牙道,「以她的腳力來說,必然已經力盡。再跑的話,不出方園二三十丈。我們就以此為界,拿出你們的刀來,給我砍!催起你們的馬來,給我踏!摟草打兔子!我還就不信了,她能蒙蔽得了我們的眼睛,還能蒙蔽我們的刀嗎?我們大夏人的刀,從沒有人可以糊弄!」

眾人轟然應是。

立即有的翻身下馬,拿著長刀,對著空氣狂揮,神情癲狂,有毛病似的。

還有人催馬奔騰,沿著這塊小地方跑來跑去,不漏過任何一寸土地,青草和螞蟻窩可倒了大霉。

這是盲搜加地毯搜,可惜空間是相當於另一個世界,不是隱形的實體,根本無法觸及的。

趙平安徹底安心,快速檢察了下自身,發現衣袖破損了一處,不太嚴重。穿透她的裙子和褲子的那隻箭卻擦到了皮膚,大概速度快,導致劃傷了一塊皮膚,有鮮血不斷滲出。可這對她這種超級怕疼的人來說,足夠吸了半天冷氣的了。

不過她不敢拿現成的藥水搽一搽以消毒,也不敢簡單的包紮。因為她怕動了這空間的任何東西,萬一引起參數改變,空間把她丟出去怎麼辦?

暫時還是先保命要緊吧,只不知穆耀和野利山那邊怎麼樣了。野利山有沒有配合這個時機逃走呢?穆遠有沒有看懂她的煙火筒示意,已經揮兵進攻了呢?穆耀那個不靠譜又情緒不可捉摸的傢伙,到底有沒有帶著金十八跑呀?

她不知道,只能憑著信念堅持。

與此同時,她所擔心的三方都在行動。

先說穆耀那邊,外邊發出煙花升空的聲音,緊接著是馬兒嘶鳴奔騰的聲音,最後又是老魯頭等人呼喝著追過來的聲音,就知道平安是依計行事的。雖說看不到結果如何,他卻也不想管,反而被激起胸中一股子凶性,一把就把金十八從床下揪出來,狠狠在地上一頓。

「小子,聽好了。平安沒事便罷,否則老子把你剁成十七八塊喂狗,不,餵豬。」

這時金十八已經醒了,卻不能動也不能說,只發出嗚嗚的聲音,還扭動掙扎身體,像一隻可憐的小狗狗。

可惜他面對的是生就玲瓏美貌,心腸卻又黑又硬的穆耀,大名鼎鼎的花三郎。

後者毫無半點同情之意,只因為擔心趙平安而煩躁,態度哪裡好得了?何況,現在的緊張局面全是金十八造成的,令他討厭之極。

因而,穆耀又一把扯住金十八的頭髮,也不管對方吃疼得呲牙咧嘴。看到金十八漲紅的小臉,略怔了怔,想起什麼似的,上去一把捏著那臉上的肉,那薄薄一層的可憐肉肉,直捏得手指尖都發白了,可見有多麼用力。

…………存稿菌有話要說…………

這兩天作者菌的章節名和動物幹什麼了,什麼馬,錦鯉,現在還有刺蝟,兔子什麼的……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