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五十六章 月黑風高

作者:文之芝  |  更新時間:今天06:28更新  |  字數:2622字

月黑風高。

白果到得茨溝屯子東側桑樹林北端隱著的那座小廟,把埋於小廟後牆根處的那六個日本關東軍巡邏隊大兵的屍體全數刨出,一個一個地擺在一邊兒的地上。

可也不咋,儘管在那小廟的牆根處,夜色漆黑,根本看不清那些個大兵的面部模樣,可白果還是覺得那些個大兵的還是那樣毫無改變地保留著死亡瞬間的那麼一種形態,啥憤怒,啥驚恐,啥痛苦!為大日本關東軍,為大--玉碎,為自個兒的惡行玉碎之時的憤怒,驚恐,痛苦盡皆刻於臉上!

白果逐一地把那些個大兵穿著的軍服扒下來,把那些個大兵身上配置的東西,啥水壺,啥飯盒,啥彈匣,啥*!連同那六個大兵的長槍,都斂到一處,再一個一個地把那些個大兵的屍體放回到那牆根處的坑裡埋好。

中國東北,滿洲國這旮噠的冬天,冰凍三尺。嚴寒的長處那可多了去了!那就是天然的大冰窖!那些個大兵的屍體竟然還跟埋進去的時候沒啥兩樣,只是早就凍得梆梆硬了!那些個大兵--死倒兒的軍服往下扒的時候費點事兒!那沒招兒!

白果是個講究人!就是在這麼個時候,那也沒忘了把那些個軍服,撲啦撲啦地抖掉土渣子,折了折,一個人身上扒下來的軍服摞到一堆兒,一摞一摞地抱到廟北側的那柴火垛前,再爬到那柴火垛頂上,扒開些個,爬上爬下了幾回,把那些個軍服,一應的物件兒,長槍,全數置於其內,復用乾柴蓋好。

白果與陳果會到了一處,遂撿野地向西北方向而去。倆人兒這麼個走法兒,實際上就是為了繞過柳條溝。

不到半個時辰,倆人兒可就到了玉庄了!倆人兒不進玉庄,而是在村口路邊兒--由高台通往荊家溝的那條砂石路邊兒站了下來。向北望過去,不遠處是一塊平展展的空地,空地北端黑乎乎地立著一個窩棚。這是一塊瓜地。那窩棚本是夏秋之時種瓜人呆著的地兒,當地人稱之為瓜棚。擔心出現意外,倆人兒並沒有直接就朝那瓜棚走過去,而是在路邊兒挺了挺。然後,倆人兒間隔有那麼二十幾步遠,白果在前,陳果在後,一前一後向那瓜棚走過去。

瓜棚四下里透風,由幾根立柱撐著荊條編著的頂棚,上面苫著一捆一捆的山草。瓜棚四面用山草帘子遮擋。

到得近前,白果咳嗽一聲,頓了頓腳,見並無動靜兒,這才走到那窩棚的門口。窩棚本沒有門,所謂門口,就是那窩棚留著進出的豁口兒。

窩棚里漆黑,沒人。

那就等著吧!

這會兒,天兒陰得厲害,就是在這大露天兒,任啥物件隔上那麼幾步,也就都黑乎乎地看不清了!

就在這時,白果和陳果都聽到了,就在瓜棚北端的一片柳樹林子里傳來了「嚓」的一聲響!響聲距這瓜棚並不遠。

那分明是一個人,一個早白果和陳果之前就已經隱在了那林子里的人!

白果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問了一句,到啦?

那邊兒無人答話,卻傳來了有人在那柳林中走動的聲音。

白果和陳果看到有個黑影向瓜棚這邊兒移過來。

他們知道那是個啥人!

石壘早已經到了一會兒啦!

三人見了面,低聲交談了幾句過後,白果和陳果可就向北蹽下去了!石壘則奔向了正南!

白果和陳果要繞過玉庄,從荊家溝北山的北坡兒趟過去,奔荊家溝東二十里的大梨樹鎮。石壘則奔向了白果剛才在那兒忙活了半天的茨溝東北向桑樹林子里的那座小廟。

白果和陳果去到大梨樹是要完成與那兩股子參加摧毀行動的武裝力量的接頭任務,石壘到茨溝小廟是要現場察看,一切必須做到瞭然於心!

茨溝那座小廟,石壘沒有去過,但大致的方位,石壘是知道的。石壘曾多次隨荊志國去荊家溝,有那麼幾回走的是從覃庄到荊家溝的那條砂石路。這一段兒呆在覃縣,跟劉胖子那些個縣警察局治安股的人也是去了幾回荊家溝的。對茨溝,對茨溝屯子東的那片桑樹林,那應該說是熟悉的了!對那座隱在了林子路北一里多地二里地不到的那座小廟,找起來,那應該不費啥事兒!

半個多時辰一過,石壘已經就到了那座小廟的北側啦!

石壘隱在小廟北側的林子里,挺了一會兒,遠遠地觀察了一陣子。在他前面不遠處,是一個高大的柴火垛,再向前,那黑乎乎的去處應該就是那座廟啦!立於遠處的那座廟黑乎乎的一片,任啥看不清。石壘把腰裡的槍拽出來,張開了槍機,朝那黑乎乎的廟後牆蹭了過去!到了廟後牆,石壘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地觀察了一會兒,除了北風吹得樹木荒草發出的聲響,還是任啥聲音也沒有。石壘閃到了那廟的東大山,再頓一下子,然後悄悄地移動腳步,幾步就到了那廟的前臉兒啦!石壘有些個放心了!除了黑乎乎還是黑乎乎!石壘閃到了廟門前,接著就一手持槍,一手推開了廟門!

石壘並沒有就進得門去,而是把自個兒的身子緊緊地貼在那廟門的門框一側。雖說里外皆黑,但廟外的黑跟廟裡的黑還是有些個不同!待眼睛完全適應了廟裡的黑,石壘閃進了廟去。

廟裡確實沒人。

石壘就著黑暗,在廟裡認認真真地查看了一番,然後,出廟門,圍著那廟再轉一圈兒,這才來到了廟後的那柴火垛前。石壘爬上了柴火垛。

從柴火垛上下來,石壘復又到了廟前,順著廟前的那條小道兒向桑樹林中的那條由覃庄通往荊家溝的砂石路走過去。到得砂石路上,石壘東了西了地看上一回,復向原路返回去!

那條砂石路,石壘可說是熟熟兒的啦!

石壘不再耽擱,走回到廟前。不再東張西望,而是直接就順著來時趟出的道兒往玉庄,再奔湯泉子而去!

白果和陳果到得大梨樹鎮的時候,已經就子時了。

大梨樹鎮的鎮東邊兒,就在路口的北側山腳兒,立著一座小廟。那小廟真真兒就是一座小廟!跟茨溝桑樹林子中的那座小廟的大小可就沒法比了!那小廟也就尋常人家房子的一半大,高矮卻同尋常人家的住房相當,原因就是那座小廟的底座足有二尺多高!小廟的建築材料皆由山上挖出的山石經工匠打鑿而成,極其厚重。小廟就一道前門,其大小僅小孩子可以出入。廟裡面擺著三個佛家人物,大約也就是佛祖和佛祖身邊的菩薩,金剛啥的。佛家人物的面前,擺放著幾個香爐,要是啥人供奉,奉上個香火啥的,只能從那半人高的廟門伸手送進去!人是進不去的!

在鎮子的入口處修建這麼一座小廟,應該是鎮上的人敬畏神靈的表現,至於是不是真就信奉佛祖,那也沒人說得清!

白果和陳果從大梨樹鎮的北端閃到了那小廟的山腳一側。距那小廟也就三五丈遠的地兒,那可就是山腳啦!從小廟前的砂石路向西,上山,就可以到達荊家溝的東山!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