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979章:三角戀?

作者:鬼店主田七  |  更新時間:今天00:49更新  |  字數:2181字

半小時之後,一男一女進了火鍋店,來到我們這桌前,我看到這姑娘長得挺不錯,穿羊絨大衣和高跟鞋,旁邊那小伙年紀也差不多,看長相就是個老實人。金先生笑著對小夥子說:「怎麼又是你啊,她也不換個演員。」熱情地讓兩人坐下,我心想這金先生胸襟也真大,女朋友找了個男的過來對他說已經有男友,不管是真是假,金先生居然也能當老朋友似的招待,我就做不到。

兩人怎麼也不落坐,金先生說:「怎麼啦?椅子面上沒長尖兒,坐著吧!」兩人互相看看,姑娘表情很尷尬,也沒有坐的意思,倒是那小夥子拉開兩把椅子。我和金先生坐對面,只有左右有空座,但是隔著的。我心想,不管是真是假,我也得挪挪地方,於是就挨著金先生坐下,讓姑娘和小夥子挨著,兩人這才落坐。

看到我的行為,金先生明顯不太高興,好像覺得我多此一舉。看他的表情似乎在說:不就是個演戲嗎,你那麼認真給他們配戲幹什麼。坐下後,金先生熱情地給他倆叫碗筷,姑娘搖搖頭:「我們不餓。」

小伙也說:「是啊,我們來不是為吃飯來的。金哥,你這半年中對小媛總——」

還沒等他說完,就被金先生打斷:「你說什麼?」

「我說你在這半年當中對小媛總是騷擾和——」小夥子又說道,可金先生再次打斷小夥子的話,問:「你叫她什麼?」小夥子這才明白他的意思,說:「小媛啊。」

金先生有些生氣:「怎麼能這麼叫?小媛是我對她的稱呼,你無非就是她拉來演戲氣我的,不能瞎叫!」又轉頭對這姑娘說:「你這玩笑開的,怎麼能隨便什麼男人就叫你小媛?考驗我也不帶這樣的!」

姑娘比他還生氣:「你有完沒完?他是我男朋友,怎麼叫是我們的事,你能不能別這樣?算我求求你了!你這已經是違法了知道嗎?」金先生笑了,說你真能逗,你考驗我半年,我都挺過來了,現在居然說我違法,玩笑開過了啊,收了吧。說完,他就開始趕那個小夥子走。

小夥子騰地站起來:「金哥,我不知道你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你有沒有去醫院看看腦子?」

金先生瞪著他:「怎麼說話呢你?」小夥子說你這半年始終都在騷擾小媛,這是嚴重的性騷擾,你懂不懂法?我們都是在銀行工作的,學歷都不低,可你怎麼是法盲。

這下可惹火了金先生,他指著姑娘說:「你趕緊讓他走,開玩笑沒有這麼開的,會說人話嗎?我脾氣再好也不行,再不走我真生氣了!」

姑娘認真地回答道:「我們都比你更生氣,也沒人跟你開玩笑。我和他早就是男女朋友,一直處著,是你沒完沒了,自作多情,非覺得我對你有意思,這半年你騷擾得我不能安寧,礙於你是我男朋友的上司,不然我早報警了。可你怎麼就聽不明白呢?為什麼非糾纏我?」

聽完這話,我也傻了眼,心想這好像跟金先生的敘述不一樣,怎麼聽也不像是姑娘在考驗金先生,於是我也看著他。金先生把筷子往桌上一摔,說:「你不是開玩笑吧?」姑娘說我很認真,沒人跟你開大半年的玩笑,你是不是把所有的話都當成玩笑。

金先生笑著說:「那倒不是,我只是把你跟我說的話當成是玩笑。」姑娘氣得不行,說那就是你大腦有問題,得去醫院看看。

沒想到金先生先急了:「你有完沒完?行,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可你要是真對我沒意思,這大半年為什麼總考驗我?直接說不就完啦?」姑娘氣得反笑,說這半年內我少跟你說過嗎,拒絕你無數次,有時候就差翻臉了,可你為什麼就是不信,非說我是在考驗你。

「本來就是嘛,」金先生回答,「真正的拒絕,和考驗的那種拒絕是不同的,我又不是三歲小孩,能聽出來。」

那小夥子也很無奈:「金哥啊,我們是同事,你也是我上級,我跟小媛處對象都快一年了,她經常來銀行等我下班,這你也看不出來?」

金先生說:「得了吧你,小媛那是找個借口,其實她是來找我,又不好意思,還想考驗我,所以拿你當借口,你還當真了!」兩人互相看看,表情都很無奈,金先生又拍著小夥子的肩膀:「我說趙旭廣,你這人也是夠實惠的,小媛就是拿你當個擋箭牌,怎麼自己看不出來嗎?她是來看我的,每次你都覺得是來看你,你腦子怎麼也不轉個彎?」

小夥子趙旭廣很無奈:「金哥,你怎麼非這麼想?小媛要真是來看你的話,為什麼每次都跟我出去約會?這合理嗎?」金先生一拍桌子,說所以這才叫考驗,我每次看到她跟你出去約會,心裡都在滴血,但我知道小媛是在考驗我,她是想看看我會不會知難而退,要是真能,那就說明我這個人對她愛得還不夠,但我禁住考驗了。

「你、你……」趙旭廣指著他,說不出話來,姑娘也氣得呼呼直喘。我實在忍不住,就問:「我說美女,你到底和金先生是不是在處對象,對他有意思嗎?」

姑娘說:「我不管你是他什麼朋友,既然你這麼問,那我就告訴你吧,我對他從來就沒有過半點兒意思,都是他自作多情,我煩他煩得不行。今天我和趙旭廣已經商量好,他要是再裝糊塗,我就報警!」金先生也不生氣,笑嘻嘻地說那你報吧,我就不信你能玩這麼大,考驗也有個限度,大半年我都過來了,還差這一天。姑娘氣得從皮包里掏出手機,卻被趙旭廣攔住,讓她好好想想。

金先生說:「你看看,我就知道你們是在扯淡,趕緊收了吧,趙旭廣,你先回去,我們還有正事要談。小媛,你什麼時候跟我回家?我跟我媽好好說說,就說承德也不錯,那可是普通話的採集地啊,我們的後代生出來也不會太差——」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