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科幻小說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第165章:北京歌手

作者:鬼店主田七

本章內容簡介:繼續走網路宣傳路線,但要把佛牌店的信息也加進去,北京是中國的首都,地理位置很特別,無論出差、學習還是旅遊,不少人都會來北京一趟。這樣的話,那些對佛牌有了解也有興趣的客戶就多了一個選擇,以前他們只能通過...

到了這家叫胡大的飯店,門口看到很多人在等位置,尤其以老外居多,門口有兩個大桶,裡面都是瓜子,等位的人都坐著嗑瓜子聊天,兩個老外邊磕瓜子邊喝啤酒,聊得很起勁。看這陣勢和淡定的表情,應該是早就習慣了,經常來。

朝店員要了號碼,問得等多久,服務員看了看我手裡的號,說:「沒多久,今天人不太多,最多倆小時肯定能排到。」我和羅麗都傻了眼,好傢夥,這麼輕描淡寫,要是真等上兩個小時,估計瓜子和飲料都能吃飽,還用進店嗎?

我打算換家店看看,左右瞧瞧,也真是邪門,除了胡大這家店之外,幾乎所有的店門口都有服務員在站著發廣告和招客,就胡大沒有,但卻門庭若市。羅麗說:「人越多的飯店味道越好,就這吧1非要在這裡等著不可,說要的就是這個氣氛,我也只好同意。找個角落坐下,我倆磕著瓜子喝著可樂,我欣賞著街景和來往的各色美女,而羅麗則多在關注老外帥哥。這條街我倆都是頭一次來,滿眼望去整條街都是飯店,家家的招牌上都寫著「麻辣小龍蝦」、「饞嘴蛙」和「水煮魚」等菜名,看來就是川菜一條街,也不知道為啥這麼有名。

服務員很有經驗,足足等了倆小時,到晚上八點才吃上,我餓得前胸貼后心。要不是有瓜子和可樂,早餓死了。點了各種口味的麻小和冷盤,戴上手套開吃,別看羅麗膽小如鼠,卻特別能吃辣,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有四川或湖南人血統。怪不得性格這麼潑辣,風風火火,是不是吃辣吃的?

回到店裡,我躺在床上難以入睡,想著這趟湛江之行。白南雅和鄧先生的形象仍然在我腦海中浮現,不知道白南雅多久才能橫穿廣西,回到貴州凱里她的家鄉,而會不會聽我的建議,選擇繼續活下去。

第二天,羅麗在店裡和我閑聊,說我到湛江的這段日子中,幾乎每天都有七八位顧客進店,比平時明顯多了很多。

「廣告效應?」我連忙問。

羅麗點了點頭:「是的,因為我看到顧客增加,就問他們是從什麼途徑過來的。有的說是在公司的門縫底下,有的說在酒吧里接到名片,有的說是跟朋友聊天看到,還有說是在地上撿的。雖然有二十幾位顧客來,但一個買的也沒有。我剛高興沒幾秒鐘,又泄氣了,光看不買,看來這些人還是對佛牌沒太深了解,完全不知道這東西的底細和效果,很難說服他們接受。

既然派廣告沒什麼用,那就得另想辦法。我決定繼續走網路宣傳路線,但要把佛牌店的信息也加進去,北京是中國的首都,地理位置很特別,無論出差、學習還是旅遊,不少人都會來北京一趟。這樣的話,那些對佛牌有了解也有興趣的客戶就多了一個選擇,以前他們只能通過電話和網路跟我洽談,而現在可以來北京面談。

在羅麗看店時,我就把筆記本電腦放在休息區桌上,開始重新編輯發貼內容,按照之前的發貼列表,每個網站、論壇和QQ群等逐個發貼。我每天都發四五百條廣告,一連幾天過去,少說也發了兩三千條。就算被版主刪掉三分之一,還能剩下不少呢。

天氣越來越熱,北京比瀋陽的夏天熱多了。店裡開著空調,但羅麗每天都要穿著那身漂亮卻不太透氣的泰國女裝,我則是這身白色對襟,透過玻璃窗,看到外面的路人都很清涼,不是弔帶短裙就是背心褲衩,我倆都很羨慕,每天就盼著下班關店,這樣就能換上便裝,出去四處逛逛。

這天,我和羅麗吃過午飯,我坐在休息區,蹺著二郎腿把那本佛牌厚書放在桌面上,用手拄著下巴假裝看書,實際是在睡覺,羅麗則是在櫃檯裡面打盹。下午兩點多鐘,我聽到外面行人和汽車的夾音忽然變大,看來是有人推門進店。回頭看,見有個瘦高男子進了店,至少有一百八幾,穿著白襯衫、緊身牛仔褲和大皮鞋,手裡夾著香煙。長得很白,長頭髮,看上去就知道是搞藝術的。

「誰是田老闆?」這人走進店,店裡的兩個大活人他連半眼都沒看,直接低頭打量著櫃檯里擺的佛牌,然後頭也沒抬地問。

我連忙站起來走過去:「我是田力,您是要找我嗎?」

這人看著佛牌,側頭看我一眼,問:「那名片是你發的?」聽口音應該是北京本地人。我看到他說話語氣挺不客氣,又不像諮詢佛牌,倒像是來興師問罪,就說名片是我發的,怎麼了。

「有那麼玄乎嗎?」這人又繼續低頭看佛牌,語氣中充滿質疑,甚至還有幾分諷刺。這時羅麗醒了,咳嗽好幾聲,看到這人在抽煙,就指著牆壁上那明晃晃的「禁止吸煙」的圖標,說:「先生,請您把煙掐了吧,我對煙味過敏。」

沒想到這人抬頭看了看羅麗,然後就像沒聽見似的,手裡夾著那根不斷冒著青煙的香煙桿,在櫃檯前面慢慢挪步。我和羅麗對視,我示意她進室里去,羅麗鄙夷地瞪了那人一眼,快步進裡屋。

這人抽了口煙,看看羅麗走掉的方向,輕蔑地說了句「矯情」,然後一屁股坐進休息區的椅子里。我心想這人真沒素質,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北京人。我坐在他對面,這人拿過桌上的佛牌圖冊,隨手翻了幾頁,扔在桌上,問我泰國佛牌到底有沒有效果,是不是騙人的。他手指上戴著好幾個碩大的銀戒指,戒面有骷髏頭、有女人臉,還有個似乎是肥大的屁股,總之都不是什麼正經圖案。

我笑著說:「這麼大佛牌店開在北京,如果都是騙人的,那豈不是天天都得有客戶回來找我們算賬?」這人點了點頭說有道理,那還不被人把你的店都給砸了。交談中,我得知此人叫牛風,在三里屯的某音樂酒吧駐唱,也是樂隊主唱。前些天有個朋友打這路過,就進來看看,要了我幾張名片,還給了他。

這時我忽然想起,在佛牌店還沒開業的時候,有個矮胖子進來問佛牌,說他有朋友是唱歌的,總說運氣不好,路過隨便替他打聽打聽,看來就是這位歌手牛風的朋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