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之尷尬夫妻 歷史軍事

紅樓之尷尬夫妻 第四百五十四章 帶誰好

作者:林月初

本章內容簡介:了船卻是一大幫子呢。」 黛玉終於心定下來,笑著道:「這便好,我還擔心少帶了一個,另一個要拈酸吃醋的,好不麻煩。」 大伙兒咯咯直樂,惜春好奇問道:「姑父那邊就沒給你準備人手?」 ...

晴雯這般大方,倒是讓襲人心裡過意不去了。實際上,她才是那個不大想出去的人。原本她就有些膽小,但因擔心姑娘,這才暗自發誓無論姑娘在哪兒她就跟到哪裡。

可見到晴雯這麼想出去卻還得忍著,她這心裡就有些愧疚了起來。

「你若當真想去,只答應我一件事。無論何時何地,需以姑娘為先。若姑娘有事,你可不能全憑著她的性子來,聽要勸她向善,不可學壞。」

晴雯聽了這話,頓時愣住了,許久后遲疑道:「你這是要讓我跟去?」

襲人緩緩點了下頭,又道:「其實我這性子,叫我出去,只怕我自個也接受不了。想著你外向些,能適應的快些,姑娘需要個能伺候的,而不是個拖她後腿的人。

「所以,你去比我去更合適。只是你素來嬌慣她,萬沒有逆著她來的。這樣的性子出去了可要不得,姑娘年紀又小,那邊又沒長輩照料。萬一走錯路行錯步,你不攔著就沒人攔著了。」

晴雯感激襲人願給自己這樣的機會,可冷靜考慮一番又道:「還是你跟著去吧,若是你覺著自個適應的慢,也大可不必擔心。想來太太不會只叫人跟過去伺候,那邊不再買人的。

「二爺過去的時候,不是還有管家下人那些?此次二爺回來,聽說那邊的宅子和下人都還在用著,並沒有辭退呢。你即便伺候不了姑娘,那邊也有人伺候姑娘。

「你說的極有道理,我這性子,素來寵著姑娘,她說什麼,我都不忍拒絕。若是真有那行差踏錯的一日,只怕我不但不幫忙攔著,還要幫著姑娘胡來。她身邊始終需要一個能攔得下她的人。

「雖姑娘懂事,向來都不胡來,可這畢竟山高水遠的,身邊又沒個長輩照顧。我又不似你這般,什麼都考慮的周全,始終還是不如你跟去合適。」

襲人想了想,拿了自個的鋪蓋道:「說這個也還早,待明日姑娘回了家,咱們再細說。這會子我得去守夜,你好好想想,莫錯過了機會。」

襲人離了下人房回上房守夜,晴雯則在房裡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這自不提。

只說這廂元春待嫁后,便一日比一日忙乎起來。方家因在兩江府駐守,隔著太遠,半個月後才收到方家送來的公婆並未來丈夫的尺寸。

一收到尺寸,元春便開工開始做起衣裳來,這邊也沒時間同妹妹們說笑聊天了。

姑娘們一看這樣,也知趣的不來打擾,每日恢復正常的上學,到了下午也自覺去清遠居跟著學管家,再不玩樂了。

要說起這幾個姑娘會這麼自覺,也是因為她們知道,快要出國了。

以前還能悠閑著點,這會兒再不好好跟著學學管家,去了國外沒人幫著打理,難不成幾個人拿著父母的錢在外頭亂造?

這主意還是探春提起的,當她說了自己的想法后,惜春和迎春馬上點頭稱是,黛玉聽了也道:「還是三妹妹有主意些,我只知道要出去了,成日想著外頭到底是什麼樣兒的,卻想不到那麼深處。」

探春笑道:「可見你天真爛漫,我不如你這般有才情,自然在城府上不能輸人了。不然真真一個優點都沒了,母親可就不待見我了。」

迎春無奈搖了搖頭道:「哪有這麼說自個的,被母親聽見,又要教訓你了。」

惜春也笑道:「三姐姐這是自謙呢?還真真是少見1

黛玉見探春被姊妹們嘲弄,趕緊解圍道:「前兒舅媽說,叫咱們自個決定帶幾個人去,姊妹們可想好了?」

探春笑道:「我又有什麼好的,不過帶個侍書罷了。」

迎春和惜春也表示,她們只帶司琪和入畫就好。

黛玉一聽有些為難,探春立刻瞧了出來,笑著問她:「你可是猶豫不決,不知是帶襲人還是帶晴雯?」

黛玉忙點頭道:「這兩個都是極好的,也都是舅媽給的。自幼就在我身邊服侍,最了解我不過。只是我看襲人,似不大想出去的樣子。我問晴雯,她又謙讓著,不知是真是假。」

探春噗呲一聲笑道:「既如此,兩個一齊帶去不就成了?左不過一個丫鬟,能有多少開銷?之前咱家跟著出去的雖只有平兒一個,可母親卻在外頭買了不少人跟著一道過去伺候呢。

「你這會兒少帶一個,母親也要多買一個跟著你,倒不如就帶你慣用的人,還更便宜。」

黛玉問:「此話當真?二哥和嫂子真的在外頭還買了人?」

迎春笑道:「那會兒你還沒來,是不知道。為著哥哥嫂子出去,母親買了不少人,又是護送又是照顧的。看著從家裡出去才三個人,實則上了船卻是一大幫子呢。」

黛玉終於心定下來,笑著道:「這便好,我還擔心少帶了一個,另一個要拈酸吃醋的,好不麻煩。」

大伙兒咯咯直樂,惜春好奇問道:「姑父那邊就沒給你準備人手?」

探春聞言插嘴說:「我倒是驚訝,姑父竟允了這事兒。原我以為,像姑父那樣的書香門第,規矩定是比別人更嚴格些的。」

黛玉笑道:「你們只是不知,我自幼便以男兒教養。今歲在揚州時,便跟父親提過二哥哥的事情,父親聽說嫂子也出去讀書,還曾問過我想不想去。

「那會兒我只想著盡孝,便沒多想。此刻想來,只怕那會兒,父親心裡就打著讓我出去看看的念頭了。

「前幾日我家去,才剛開了口,父親便一口答應了下來,甚至還帶著我一道回來,親自同舅媽商議。

「我雖不知父親準備了些什麼,可舅媽事後叫我過去,同我說此番同行,我與你們一般,但都是我家自個出的錢,叫我不要有負擔。想來,父親只怕早早就備下了,不然哪裡能夠一下子拿得出這麼多黃金?」

黛玉雖說中了一點,林如海早早就動了心思送她也出去看看,但林如海哪有時間去兌什麼黃金。他是直接拿了銀子給邢霜,委託邢霜兌成黃金,給自己女兒帶上。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