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愛蹦躂 散文詩詞

快穿之炮灰愛蹦躂 第一百四十九章:我要去找下家(1

作者:女嬌蘿

本章內容簡介:p> 祁帝將他英明神武的表面撤下,露出猥瑣的笑容,他斜眼笑著看向喬真,「爹的好閨女,說說你最近在打什麼算盤呢?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爹,許阮筐的身手不可能會被普通丫鬟看見,更別提還能識出來。許阮筐又...

許阮筐背著喬真去看大夫,喬真臉上的傷沒有及時去上藥,又被淚水沖刷過,大夫那裡沒有上好的葯,她很有可能因此而毀容。

「阿筐,毀容就毀容吧,等它結痂再說,到時候再毀一次再醫治。」喬真雲淡風輕的說道,彷彿痛的不是她一般。

許阮筐卻是沒有那麼輕而易舉的放棄,「公主,屬下去求祁帝,您是他的親生女兒,他不會冷眼旁觀的。」

喬真抬頭看向許阮筐,「難道,我真的只有美貌可取了嗎?」

許阮筐害怕喬真誤會,他瞬間慌了神,「不是的,公主,您很好,都是陸淵川瞎了眼。您善良,性格可愛,手很暖,就算是毀容,那也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姑娘。您只是被陸淵川傷的太深,才會不在意容貌。您以前為了好看的粉黛,特地去惜顏閣學習,很吃苦,卻從沒有放棄。屬下只是怕您,日後冷靜下來,會因今日而後悔。」

喬真感動的看向許阮筐,她的眼淚又要掉下來,「阿筐,你真好。」

許阮筐笨手笨腳的給喬真擦拭著眼淚,生怕那鹽水又淌過她的傷口,他勸道:「公主,屬下帶您回府,您先忍忍,等太醫瞧過傷口再說。」

他將喬真送回公主府,然後便輕功去皇宮請太醫到公主府。

太醫為喬真列下許多忌口的食物,「公主,這些是您需要忌口的。還有這藥膏,待傷口結痂時,敷在傷疤還有周圍的皮膚上,會令人奇癢,但敷藥期間,最好不要用其他的東西接觸傷口。」

喬真用指尖戳了戳臉頰,皮膚陷下去的時候牽動傷口,疼痛使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嘶——多謝太醫。」

許阮筐送太醫離開,然後便回來替喬真的傷口上藥,現在上的是一些止血止痛的藥物,他用白色紗布將藥物綁在喬真的臉頰上,「公主,您且忍忍。」

喬真不用想都知道她現在有多醜,眼泡凸起,臉上還綁著白色紗布。她去照鏡子的時候,發現許阮筐將紗布綁住的結扣在髮髻上,「阿筐,將我的胭脂拿來,頭上頂白布是喪事,快把這個紗布染紅。」

「是。」許阮筐將胭脂撒進茶水裡,然後用毛筆沾著紅色的胭脂水,在白色的紗布上暈開,他摒著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將顏色沾在喬真的頭髮上。

喬真看著許阮筐小心翼翼的模樣,她心裡莫名的難受。

「阿筐……」

「公主有何吩咐?」

喬真若無其事的說道:「將春竹趕出公主府,日後無需再管她。」

「是。」

自打這天以後,喬真便再也沒有出過公主府,即使是祁帝派人來請,她也以「怕陋容玷污皇上的眼睛」的理由,拒絕出門。

最後還是祁帝紆尊降貴的微服私訪公主府,而喬真卻是在和癢意做著抗爭。

「珠玉參見皇上。」

「叫爹1

「……」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祁帝對這件事情那麼執著的喬真,她選擇沉默抗拒。

祁帝無趣的撇撇嘴,又心疼的看著喬真受傷的面容,「朕的好閨女,臉是不是很疼,朕給你呼呼。」

說著祁帝便噘著嘴湊過去,要往喬真的臉上吹氣。

喬真捂臉躲避,「咱能不能正常一點?祁國的百姓知道他們的皇帝,竟然是這樣的皇帝,他們會哭的吧?」

祁帝將他英明神武的表面撤下,露出猥瑣的笑容,他斜眼笑著看向喬真,「爹的好閨女,說說你最近在打什麼算盤呢?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爹,許阮筐的身手不可能會被普通丫鬟看見,更別提還能識出來。許阮筐又對你唯命是從,只能是你讓他故意那樣做的。」

喬真將眼中的狠色盡顯,「陸淵川那樣的男人,若是想讓他喜歡,實在是難上加難。那便讓我做個壞人吧,越壞他越是討厭,最後等他得知真相的時候,我看他怎麼面對,後悔、愧疚、自責?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女人啊,只有對自己夠狠,才能讓心愛的人永遠記住她。」

祁帝又問道:「那許阮筐呢?他因你的幾句話,便捨棄原本的名諱,這等情意,你又該如何?」

喬真的面色有些軟化,「阿筐啊,他只要跟在我身邊就好,我可以給他我所有的信任,不能給再多了。」

祁帝的面色有些凝重,「他是最成功的,也是輸的最慘的。」

喬真扭頭看向祁帝,「我突然有些明白,為何我娘選的是我父皇了。」

祁帝被戳中痛點,他又猥瑣的笑著,「為何?」

喬真看向用笑容掩蓋傷口的祁帝,她也用玩笑似的語氣說道:「因為愛情里從沒有輸贏,真正愛一個人,只要他好,哪裡會在乎什麼輸贏呢。您吶,將結果看得太重要,反而顯得您的感情,很假。」

祁帝被喬真的話傷害的不輕,他又問道:「那你對陸淵川呢?」

喬真也惡劣的笑嘻嘻的看向祁帝,「我不夠愛他,但我要他的愛。」

祁帝與喬真又亂七八糟的胡扯許多話,兩個人不像是父女,反而更像是互相傷害的基友,短短一下午便建立起友誼。

但祁帝認為,既然他已經沒有辦法代替喬郇在喬真心目中的父親形象,那他便曲線救國,與喬真成為狼狽為奸的狐朋狗友,日後他們二人的情誼肯定能吊打喬郇與喬真之間的情誼。

祁帝回宮之後便發了好大一通怒氣,他將陸丞相罵個狗血淋頭,只差因為陸淵川而將陸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挖掘出來了。

眾臣皆知,祁帝喜怒無常,是以沒有人敢替陸丞相美言。

而喬真在得知這件事情之後,她捧著西瓜,津津有味的聽著許阮筐講著,這是個有味道的故事。

而陸丞相因為被祁帝責罵,他回去之後便遷怒陸大夫人,陸大夫人為了夫妻和睦,便讓陸淵川備禮給喬真賠罪。

所以陸淵川最近在暗處收集有價無市的珠玉,可憐林瑜雲還以為陸淵川是要送給她,給她個驚喜呢。

依喬真的猜測,陸淵川那麼聽聞陸大夫人的話,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小時候與陸大夫人親近,而他的體寒使陸大夫人不能懷有身孕,他對陸大夫人很是愧疚,所以對陸大夫人的話都聽從。

早知道陸淵川聽從陸大夫人的話,喬真也不會將事情搞到這種地步,她直接壓陸大夫人給陸淵川退婚,便什麼事都沒有了。

喬真挖一勺子紅色瓜瓤塞進嘴裡,「唉,天公不作美埃阿筐,收拾收拾,咱們去花滿樓看戲,你先去訂個好位置,要通風的。」

「是。」許阮筐應聲,然後便轉身離開。這於他來說是好事,喬真並沒有因為陸淵川而傷春悲秋,只是對花滿樓的戲曲愈發感興趣。

ps:關注微信公眾號limaoxs666獲取最新內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