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 都市言情

幕後 第94章:接頭

作者:長風

本章內容簡介:不防。」 「戴雨農?」 「就是軍統的頭子,軍統的人都叫他戴老闆,陸大夫你是留洋回來的,不知道此人也是正常的。」譚四道。 「此人如此厲害?」 「當然,他還跟九哥是拜把子的...

「金先生……」

「淺野先生1

望著這二人虛偽的寒暄,陸希言有一種想要上去給兩拳的衝動,日本人的陰謀,金九絕對是參與了。

從之前的發布的「暗花」就能看出來,金九跟淺野之間一定是暗中勾結在一起了。

陸希言知道,這裡面一定有秋山雅子的穿針引線,否則金九也不會這麼快跟日本人勾搭成奸。

至於唐錦,就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金九跟日本人的關係了。

這個他也不好問。

「在下到處尋找唐探長,問了巡捕房的人,才知道唐探長親自出現場了。」淺野一郎一副我找你很久的表情。

「淺野探長找我有事嗎?」唐錦表現很冷淡。

「是這樣的,我聽說昨天夜裡租界和華界突發四五起兇殺案,似乎都跟亞爾培路刺殺案的主謀『鐵血鋤奸團』有關?」淺野一郎道。

「這調查取證都還沒有完成,淺野探長怎麼知道案子跟『鐵血鋤奸團』有關?」唐錦冷哼一聲。

「也許人家淺野探長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呢?」陸希言也不忘嘲諷一聲。

「陸大夫真會開玩笑,在下要是能未卜先知,豈不成成了神仙了?」淺野一郎訕訕一笑。

「唐兄,可以把搬動屍體了,屍檢的話,還是讓鑒證科那邊做吧,這種外傷致命,沒有太大的難度。」陸希言對唐錦道。

「好,我來安排。」唐錦點了點頭。

「唐探長,需要幫忙嗎?」淺野一郎湊過來問道。

「淺野探長很清閑嗎?」唐錦問道。

「唐探長,在下可是一片赤誠之心……」

「探長,卡爾總監讓你和金爺馬上回去開會1一名便衣探員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報告道。

「知道了,馬上就回去。」唐錦點了點頭,「齊桓,你帶隊,把能帶走的都帶回去,我先回巡捕房。」

「明白,探長。」

「陸老弟,我捎你一程?」唐錦上車,對陸希言道。

「不用,你還是趕緊回去吧,從我這裡去醫院還是震旦大學都很近。」陸希言婉拒一聲道。

沒走幾步路,他就發現身後跟上了一個小尾巴。

他只能當做什麼都沒看見,漫不經心的走在大街上,他今天上午請假了,可以不用去醫院。

沿著呂班路往南,過兩個路口,就看到震旦大學的西大門了。

在大門口買了兩包煙和一份報紙。

「陸博士來了。」震旦大學的門衛都已經認識陸希言了,看到他進來打了招呼一聲。

圖書館。

孟繁星這會兒在上課,不適宜去找她,他直接就奔圖書館去了,書籍能夠給人帶去智慧,同時也能讓人的靈魂得到安寧。

陸希言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想一想,捋一捋這紛繁複雜的事情。

這個時候學生們大多數都在上課,圖書館內很安靜,沒什麼人,陸希言隨便借了幾本書,找了一個比較安靜角落。

剛坐下沒多久,就看到一個穿著深藍色衣服的校工,擦著桌子走了過來。

「陸大夫,是我,譚四。」

陸希言嚇了一跳,仔細一看,這清潔桌椅板凳,偽裝成校工的人居然是譚四,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的。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二哥一直跟著你呢。」譚四一邊擦拭桌子,一邊彎腰低頭說道。

「跟我的是二哥?」

「不,跟著你的人還有日本人,看來他們還沒有放棄對你的懷疑。」譚四解釋道。

「陰魂不散的傢伙。」陸希言罵了一句。

「日本人陰謀挑起我們跟軍統自相殘殺,他們好坐收漁翁之利,看起來,他們的目的就要達到了。」譚四道。

「巧手五金工具行的案子?」陸希言問到。

「我也說不好,但我肯定沒有下這樣的命令,老六被我關了禁閉,他也不可能給手下人下這樣的命令。」

「會不會是日本人找人栽贓嫁禍呢?」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可是軍統的秘密據點,連我們都沒掌握,日本人怎麼會知道呢?」譚四道。

「軍統內部的問題?」

「不好說,現在看來情況是越來越複雜了,以我對軍統的了解,接下來他們肯定會報復的,戴雨農那個人,睚眥必報。」譚四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陸希言問道。

「不知道,軍師不在,沒了主心骨,我現在只能勉力維持,三哥和老五暫時撤出了法租界,其他人,能藏的都藏起來了,還有一些根本沒法藏。」

「什麼意思?」

「原來虎頭幫是上海灘碼頭,人力車以及工人苦力的最大的幫會,解散后,一部分跟跟隨九哥去了兩廣,一部分則組建了『鐵血鋤奸團』,幫會散了,可兄弟們還有聯繫,有時候也會暗中幫我們做事兒,這些人拖家帶口的,想撤都沒法撤。」譚四解釋道。

鼎盛時期,虎頭幫號稱十萬人,就算幫會散了,這些人可大部分都還活著呢,曾經的歷史也抹不去。

「軍統會拿這些人報復?」

「軍統他們做事只求結果,不問過程,而且不折手段,暗殺,綁架,勒索,販賣煙土,走私,什麼都干,他們過去就是披著官衣的土匪。」譚四道。

「一旦你們跟軍統開戰,那得益的肯定是日本人,而且日本人分明是想讓你們在租界內動手,他們除了想坐山觀虎鬥,坐收漁人之利之外,還想著逼英、法兩租界當局對鎮壓你們,達到他們借刀殺人的目的。」陸希言道。

「好歹毒的計謀1譚四咬牙切齒道。

「四哥,眼下只有一個辦法,或許能化解這一次危機。」陸希言道。

「陸大夫,你說。」

「能不能跟軍統坐下來談,把日本人的陰謀揭露出來,只要我們自己腦子清醒,不上日本人的當,他們就只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陸希言建議道。

「其實軍統方面曾經派人傳話,要見軍師,但我給拒絕了。」譚四道。

「拒絕,為什麼?」

「軍統的戴雨農一直想收編我們,軍師沒同意,只是跟他們達成井水不犯河水的協議,當時我懷疑,這可能是軍統的一次陰謀,借日本的人手逼我們就範。」譚四解釋道,「戴雨農可是此道高手,我們不得不防。」

「戴雨農?」

「就是軍統的頭子,軍統的人都叫他戴老闆,陸大夫你是留洋回來的,不知道此人也是正常的。」譚四道。

「此人如此厲害?」

「當然,他還跟九哥是拜把子的弟兄呢,如果不厲害,豈能跟九哥稱兄道弟?」譚四道,「正因為如此,九哥才死在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手中,可恨呀1

「九哥是此人害死的?」陸希言驚訝道。

「沒錯,我們鐵血鋤奸團上下誰不想生啖了此賊的血肉,為死去的九哥報仇1譚四道,「若不是日寇犯我中華,軍師相忍為國,又怎麼與軍統達成井水不犯河水的協議?」

陸希言默然,他當然明白,此時若軍統跟「鐵血鋤奸團」在上海掀起血戰,那得便宜的必然就是日本人。

而這也是淺野一郎陰謀的目的所在。

「日本人的陰謀已經發動了,秋山雅子又知道你們的一些情況,如果你們真的跟軍統開戰的話,日本人就更有借口插手租界的事務了。」陸希言道,日本人這一次可不止一箭三雕這麼簡單。

「陸大夫,現在只有軍師出面才能掌控局面,主意是你出的,這個責任也應該你來負。」譚四道。

「四哥,你這不是耍無賴嘛?」陸希言聞言,氣的有些瞠目結舌。

「沒辦法,我譚四資歷威望都不夠掌控全局,一旦開戰,我也僅僅能約束一部分人,其他人我很難約束的,畢竟大家都是有仇恨的,他們不聽我的,但是聽軍師的。」

「那你以軍師的名義給他們下令就是了。」

「這麼重要的事情,不見到軍師本人,你覺得這些人會信嗎?」譚四抬頭看了陸希炎一眼。

「我連秋山雅子都瞞不過,還能瞞過你軍師的手下?」

「裝病你會不會?」

「裝病?」陸希炎一愣,譚四這是讓自己裝病,病中的人跟正常的情況有些差異,這完全可以理解,這倒是個好辦法。

「今晚我會召集鐵血鋤奸團在上海主要負責人,這些人當中,有些我見過,有些我也不熟悉,他們直接受聽命于軍師,陸大夫,你得來。」譚四道。

「那本花名冊上的?」

「對,就是那本花名冊上的,有名字的,我認識的,還能知道一些,一些陌生的,我就不認識了,你要早一點兒來,我約了他們八點到凱旋門舞廳,老六來接你1

「什麼,你還讓老六齣來?」

「放心,他要願意的話,連我都認不出他來。」譚四道,「陸大夫不是見識過了嗎,那不過是他倉促之間易容改裝的。」

陸希言點了點頭,瘦猴老六偽裝成一個看病的老頭兒,要不是熟悉瘦猴的眼神,第一時間他也不見得能認出來。

「我必須得去嗎?」

「您必須得來,否則接下來的後果不堪設想。」譚四認真的道。

「你們這是趕鴨子上架1陸希言道。

「沒辦法,不這樣,請不動您,譚四隻能日後給您賠罪了。」譚四微微一欠身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