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百九十四章 史上最愚蠢的皇子

作者:九孔  |  更新時間:昨日08:03更新  |  字數:2224字

楊廣採納了虞世基的良策,宴請的人可不少,而且規模又極為甚大,甚至剛好有高麗和北方的東突厥之國的使臣來京朝聖,也被邀請參加。

楊廣是個好面子之人,所以便下了大本錢,不僅耗資巨大,同時責令宗正寺、光祿寺、太常寺、內侍省以及京兆府等等相關部寺進行籌辦,眾臣們深知聖上醉翁之意不在酒,這次壽宴也籌辦得格外盡心。

這次有資格參加壽禮的官員及家眷皆在正五品以上,但並不僅僅限於職事官,軍官、散官、勛官、爵官,凡在京五品以上官員皆有資格參加,只是根據官職不同,所攜帶家眷的數量有限制,即便是這樣,規模還是立刻膨脹了數倍,參加宴會的人數足足有數千人之多。

不過相對於規模最盛大的賜酺宴會,這種賜宴還只能算是小規模,賜酺一般會持續幾天,舉國狂歡,那是皇帝登基、冊封太子、改元、郊廟以及慶祝豐收等重大喜事才會舉辦。

從中午開始,來參加壽宴的官員及家屬便陸陸續續向崇業坊方向而來,馬車、牛車、騎馬、騎驢,皇城外城三殿剛好用來舉辦此事。所以今日皇城門前的坊街上絡繹不絕,皇城門前雖有廣場,但要停幾百輛馬車卻是不可能,況且還有皇帝的駕輦,還有外國使臣,因此所有車輛都要回去,家僕下人一個都不準留下。

京兆府派了幾百名衙役在門前疏導交通,另外,左右武衛出動了近萬士兵在皇城內外周圍巡邏警戒,藍衣衛府也派了三百人在附近看著,防衛十分周密。

王君臨是下午未時左右出現在王府門前的廣場上,他帶著夫人陳丹嬰參加,還有香水和沈果兒也來湊熱鬧,其他隨從便在皇城外等候。

顯然京兆府的衙役沒有後世交警的水平,疏導交通的工作做的並不是很好,當然這可能與來參加皇后壽辰的都是五品以上官員有關,這些衙役也不敢說,說了這些官老爺也不會理會他們,所以

便擁堵的一塌糊塗。

雖然在京城比王君臨身份地位高的人不會太多,但王君臨並沒有讓藍衣衛亮明身份去開路,而是一路上隨著擁擠的人群中避讓,艱難地向前一點點挪動,此時正是客人到來的高峰期,人潮洶湧,尤其皇城前的廣場上,一輛輛馬車牛車正艱難調頭,主人正在給下人們交代事情,道路堵塞,顯得擁擠不堪。

但過了廣場,府前們前卻是另一番景象,十幾張大桌子一字排開,二十名官員正在忙碌地給賓客們登記名字,換髮宴牌,很多熟悉的官員們在門口遇到,總是免不了要寒暄一番。

賓客們大多是攜帶妻女而來,男人們打扮大同小異,身著常服,頭戴紗帽,腳穿烏皮靴,但女人們卻步履輕盈、珊珊作響,雖是深秋時間,但貴婦們大多梳著半月高髻,身穿窄袖小衣和條紋長裙,著半臂短襦,又在肩臂上挽一件長帔,顯得修長俏麗,她們配環帶翠,個個細潤如脂,粉光若膩,遠遠望去,皇城前一片浮翠流丹,令人眼花繚亂。

王君臨早有隨從下屬為他領了宴牌,十一號,位置自然不會差,在登記官員熱情招呼下,他正要進皇城,突然聽到身後一片喧嘩,有侍衛大喝一聲:「齊王殿下駕到!」

齊王楊暕在數十侍衛的陪同下出現三十餘步外,他頭戴金冠,身著麒麟紫袍,腰束金玉帶,他相貌英俊,身材挺拔,儼如玉樹臨風,楊暕的外表確實長得非常不錯,酷似當今天子楊廣,再加上他笑容親切,舉止翩翩有禮,使人不由對他生出好感。

楊暕的到來,激起一片問好奉承聲,儘管楊暕民間百姓中被稱為京城第一惡,但這個綽號卻是京城普通民眾所起,對於官宦世家和權貴重臣,他們是感受不到楊暕的惡,儘管有所耳聞,但若不親身體驗,是不會知其惡,這也就是為什麼楊暕劣跡斑斑,但彈劾他的人並不多的緣故。

聖上就只有兩個兒子,即使楊昭已經成為

太子,但是那也是佔了長子緣故。所以,有的人支持晉王,也有人支持齊王,尤其太子楊昭太肥胖,身體向來不好,而齊王楊暕雖然內里是個草包,但知道的人不多,外表看去卻是儀錶堂堂,世人多是以貌取人,選官尚要看儀錶,何況是選君主。

所以總體來說偏向於齊王的人還是更多一點,若不是王君臨屬於開掛之人,提前知道答案,他都會看好楊暕。但王君臨深知齊王楊暕堪稱是歷史上最愚蠢的皇子,手握一把好牌,即使什麼都不做,最終也能夠成為太子,可是最後硬是被自己的愚蠢害的失去了所有,還身敗名裂,讓楊廣數次都想直接將這個兒子掐死算了。

而今天楊暕聽了他府上叫白靈芸的女人之言,刻意表現他的禮賢下士,每一個和他打招呼的大臣,無論高職高卑,他都會一一含笑點頭,完全讓人感受不到他竟會被稱為京城第一惡。

此時皇城門口聚集了數百官員和家眷,楊暕的到來,使這些大臣和家眷們紛紛向兩邊退讓,分開一條路,王君臨剛好在皇城門前,但大臣們紛紛向後退,卻把他給凸現出來。

此時,楊暕一行人已經走到皇城門口,在他身後跟著三名貼身侍衛,王君臨看了一眼,發現這三人竟然都是破功期的高手,其中一人看著有些眼熟。

突然看見王君臨這個仇人,楊暕銳利的目光刷地向王君臨盯來,他原本充滿笑意的眼睛裡彷彿被寒氣侵入,目光變得冰冷怨毒,充滿了敵意地注視著王君臨,但這種冰冷敵意只存在短短一瞬間,很快便消失,又恢復了他禮賢下士的姿態,楊暕最近在白靈芸的調教下,確實很擅長維護自己形象

「原來是王君臨,你難道以為自己比本王身份還要尊貴,竟然敢擋著本王的路。」楊暕不但短視愚蠢,而且骨子裡極為刻毒,對於他所仇恨之人,他從來不會有半點留情,雖貴為齊王,但這一點上他卻絲毫沒有親王的涵養和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