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六章 乞丐(3)

作者:我欲撲街  |  更新時間:2018-04-17 06:03  |  字數:3508字

「喂,你什麼意思?」

李淳綱氣呼呼地追到陳天鴻面前,雙臂張開,攔住去路。大有不給一個說法,絕不讓走的架勢。

「你不是拒絕過我了么?我幹嘛還要死皮賴臉的請你出山呢?」

「你這……別人請人出山,至少也是三顧茅房,五請六求的多了去。我才拒絕你一回,你就不把我當回事了?」李淳綱睜大眼睛,肅然道:「你知道天生我李淳綱,是為了什麼嗎?」

陳天鴻認真的搖了搖頭。

「此乃天機,暫不可泄漏給你們這些凡人了!」李淳綱神秘莫測地眨了眨眼睛,道:「老`色`鬼是幫主,值兩個大金錠。那我這個副幫主……」他猛地吸了口氣,似要大聲說話,卻突然降低聲音,道:「一個,不過分吧?」

「過分!非常過分!」陳天鴻淡然道,「你若是缺錢了,可以每月去商鋪掌柜台那裡領取十兩銀子。若是無其他事,別擋我們的路。這會兒,鮮美的妖獸肉,應該要出鍋了。」

咕嚕~

李淳綱趕緊捂住肚子,微一側身,低聲道:「老哥,多少給點面子。要不然,我這副幫主的臉沒地擱了。」

「臉不長你臉上了么?你準備往那裡擱?」陳天鴻邁步向前走去。

李淳綱目光微斜,又快速趕上,道:「既然你給我不給面子,那我也不給你給了。剛才,你那個肉哥對我造成了傷害,你得補償我!」

「那是我五哥,什麼我肉哥!」陳天鴻瞪眼道,「小心我五哥的小豬吞了你。」

「那麼臟,小豬怎麼可能會吃!」坐在豬背上的陳天磊,慢悠悠地說道。

走在一側的眾少年,看他就像看怪物似的。膽大的還伸手去摸白豬的肚皮。

李淳綱沒轍了,眉頭一皺,又道:「喂,我爺爺是不是給過你很多金銀珠寶、靈材資源?本金我暫時不要,你把這近五年的利息先還我好了。最近,手頭緊的不行。」

「你爺爺沒告訴你么?」

李淳綱一呲嘴,徹底沒了脾氣,喃喃道:「都說陳家的瞎公子是個大傻蛋。原來是聰明的不像話呀。連天縱奇才如我李淳綱,都沒轍呢。」

「那個……綱哥啊!」老幺湊近前,道:「我琢磨著,你是不是應該把名字中間的那個字改了。要不然,可能五行犯『蠢』,很不吉利。」

李淳綱臉一拉,道:「狗幺子,信不信我揍死你?」

「不信!」

「世態炎涼啊。天生我李淳綱,今日竟受如此之辱,實不下於胯下之辱。」李淳綱一個人巴啦啦說個不停。

一行人回到家,飯剛好上好。大家就坐,二十多個小孩一頓猛吃海喝。

陳天鴻先給那個小女孩喂下一枚二品靈丹,再讓毒郎中診治,毒郎中確認無大礙後,鄧乂才去吃飯。當夜,在陳天鴻的安排,一位老婆婆將小女孩帶往女`兵`營,悉心照料。

鄧乂等人錄冊入伍。二狗子等人錄冊進家僕序列。原來,二狗子姓韓名小立,因為錄冊字輩是「不」字。是故定名為「韓不立」。老幺叫「高不升」。

***

新建的四間茅屋,足夠寬敞。尤其是陳天磊的那間,足可裝下他的三頭小豬。

四間茅屋所佔的地,本是劃定的貪狼宮殿的地址。即使如此,也只是佔了一小部分。周圍院落仍是空落落的。

翌日,陳天鴻增添了四十口酒缸,繼續他的藥酒煉製。

轉眼,一切似乎又陷入了平靜。

時值新年佳節,大家相安無事,還是挺好的氛圍。

對於陳天鴻來說,離回宗門的時間,正在無限接近中。而貪狼衛的重建工作,大概勉強能算做是剛起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轉變,無論是內部,還是外部,都不可預料。

若說陳天鴻真有安心的一天,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尤其是極寒天沒有明顯減弱之時,巨龍山脈上每天都會下一會大雪。雖然暴風鎮範圍沒有繼續下雪,但強冷極寒的氣候怕也一時半會無法消散了。

除夕清晨,乞丐來找陳天鴻。經過十多天的休養,他的氣色完全恢復了。他前腳剛到,書丐與鐵丐後腳便到。不多時,隆伯、陳天鑫、陳天安等人都過來了。

鐵丐先說道:「主公,自從那些孩子脫胎換骨後,資質悟性大進。老夫的鐵拳十三式已經傳授完畢,只在短短兩月內,已被他們練習的爐火純青。以後能不能有所突破,得看他們的悟性與創新了。」

「黔驢技窮。這是標準的黔驢技窮啊。」乞丐毫不客氣的說道,「主公,您這是所託非人啊。這樣的庸人,如何能調教出一支精銳的隊伍來?」

鐵丐臉漲的通紅,又無話可說。

陳天鴻平靜地拿出十三個冊子,放在竹桌上,道:「這十三個冊子中,『養龍訣』乃是修鍊法訣,其餘的皆為道法神通。鐵丐、書丐、乞丐三位前輩,接下來,請三位前輩將這些法訣傳授給大家。包括隆伯統率的所有人,都可自由挑選修鍊。後續更高階的道法神通,我再想辦法了。」

「『養龍訣』?」不知何時進來的龍婆婆說話道,「這不是貪狼八將之『銀匠』一脈掌管的法訣嗎?莫非,『銀匠』後人已經找過你了?」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面露喜色。唯獨陳天鴻一臉鎮定。

「我的確見過一位銀髮老人。可他是不是『銀匠』傳人,不得而知了。可能是受人所託,亦未可知。」

隆伯道:「此乃貪狼衛之絕密,如何能公開了?」

「或許,正是所謂的太多的絕密,才讓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