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校草是女生 歷史軍事

我家校草是女生 32.可恨!

作者:晉榮小匪

本章內容簡介:優和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大叔。 後座上的李銘優看著窗外的景色,發現車窗上映著她的模樣饒有興緻的看了起來。 梳了一個背頭,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薄款外衣。下身搭配著一件黑色...

可愛,可恨,可有遺憾!是你是她,又與誰無關!

在能產生利益的地方,向來就不會單純。

李銘優下播沒有幾分鐘,平台上,關於剛剛那局遊戲的視頻,在掛在熱門上。

又有多少人開始討論,李銘優的兩百連勝實力不符,以前的連勝都是認為操控打出來的。

「騷神!對不起1而修遇筱看著那些,故意黑騷神的話語,翻來覆去,最後還是發給了李銘優一條消息。

可平台上收到的私信,李銘優一般都不會看,即使她沒睡,還是沒看見修遇筱發給她的消息。

而修遇筱看騷神沒看她的消息,也是更加難過,折騰了好久才睡著。

已經凌晨時分,大多數人都已經入睡,可網上關於李銘優的各種言論,也是鋪天蓋地的發酵。

有人還用李銘優輸的那局遊戲里,李銘優因為對方故意牽制,才導致李銘優一開場沒有去抓人的視頻。

來佐證李銘優以前就是弄假,欺騙大家,今天這場遊戲,因為多了四個不可控。

不可以像以前那樣,認為操控勝率了,所以才輸的。

而這些言論李銘優的那些粉絲們,根本就不信,極力維護著李銘優。

可平台上鋪天蓋地的,全部都是黑李銘優的,各種路人也是看熱鬧根本不顯事大。

也開始敲著鍵盤,各種質疑李銘優的話,說如果是真的憑自己實力,打的連勝,為什麼不敢露臉。

就一直死揪著李銘優不露臉的這一點,進行強辯,明明沒有理,可硬生生就是要,製造出很多莫須有的罪名。

而李銘優看著網上對於她的,那些不友好話語,倒是很淡定,就只是又抽了一根煙而已。

可已經天亮了,李銘優還是睡不著,煙已經整包抽煙,再沒有可以打發時間的了。

李銘優看天空中露出絲絲微亮的光,便坐到了車引擎蓋上,抬頭看著那輪太陽慢慢升起。

心情莫名其妙就很喪,真的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會讓自己一下子就情緒失控,可卻找不到任何解決的辦法。

李銘優也想過忘了她,重新去接納一份感情,可李銘優卻做不到,李銘優也是覺得自己挺可悲的。

活了這十九年,就只喜歡過她而已,可是卻沒有得到一個結果。

想著想著情緒泛濫,李銘優又想喝酒了,去抱了幾罐啤酒,就又坐在引擎蓋上,看著日出。

心情不好的時候,除了喝點酒,李銘優真的找不到其他解決的辦法。

有些時候,李銘優真的很想去問一問她,那時候有沒有真的喜歡過自己,如果喜歡過!為什麼要把一切撇下的那麼自然。

「呵呵,是不是很可笑,這麼久了,也許你早就忘記我了,我還對你念念不忘,過得這麼狼狽。

也許遇到你就是一個錯吧,只是為了讓我知道,念你成疾,而不得你,是種多麼擾人清夢的事情。」

李銘優往嗓子里灌進一口酒,便自己在那裡自言自語著,明知道沒人聽她說,可也是庸人自擾的快樂。

「呼1而此時樂婧也醒了,從帳篷里出來,伸了個懶腰,就看見李銘優一個人,坐在引擎蓋上喝著酒,便走了過去。

「你這是起早了,還是一晚上沒睡1樂婧走過去拍了拍李銘優的肩,便也拉開了一罐啤酒。

「沒睡1李銘優回了兩個字,又雙眼空洞的不遠處,喝了一口酒。

「我是不是應該,去找她問清楚幾句話,好讓……自己死心1李銘優不知道,是還自己沒反應過來。

樂婧在自己旁邊,還是真的想找個人說說話,不知不覺就把心裡的那番話說了出來。

「讓自己死心也好,我們後悔的從來都是做過什麼,可是卻從來不會去後悔沒去,做過什麼1

樂婧沒想到李銘優,隱藏了那麼久的情緒,今天會在她面前表露,愣了一下后,也說出了她的看法。

樂婧是真的希望,李銘優能忘掉朱木藝,如果那個人對跟李銘優,在一起這件事情,都那麼畏懼。

不管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她,李銘優都不應該再對她,有喜歡的感覺,那樣才是最好的結束方式。

有些人沒有結果,就是沒有結果,既然自己再怎麼放不下,也會走遠,與其那樣折磨自己,還不如放過彼此。

「陪我去一趟吧1李銘優此刻已經沒有了衝動,就是單純的,再去見見,自己喜歡了那麼久的女孩。

「好1樂婧看李銘優準備放下了,也是點頭答應了。

夕陽西下,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在高速路上飛快行駛著,車裡坐著李銘優和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大叔。

後座上的李銘優看著窗外的景色,發現車窗上映著她的模樣饒有興緻的看了起來。

梳了一個背頭,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薄款外衣。下身搭配著一件黑色的九分褲,臉上看不見笑容,可因為精緻的輪廓模樣卻是那麼的好看。

李銘優看著車窗上的模樣皺了下眉毛然後又嘴角上揚,露出一絲微笑,笑與不笑之間,恍如兩世。

李銘優從小就是這個樣子,一個女生從來不與漂亮沾邊。即使本就漂亮,被形容的就只會是帥氣。李銘優不是為了裝扮成異類,只是這樣的自己才是她最喜歡的模樣。

雖然很多人不接受她這個樣子,甚至以各種難聽的辭彙進行攻擊。但是李銘優還是慶幸那位李總沒有要求她以正常的女孩打扮。

這個世界向來都是一件東西存在得多了就成了對的,如果選擇與它對立的便是錯的。以前李銘優奇怪為什麼會有這個奇怪的邏輯,可現在已經不會那麼去計較。

就算自己與別人是那麼的不一樣,又有什麼關係呢,李銘優也不想因為融入世俗就改變自己的不一樣,憑什麼不被接受的就是錯的。

「周叔,還有多久到」李銘優恍惚了一會兒,看太陽已經下去了一大半向正在開車的大叔問道。

「快了,小優」周叔笑著對李銘優說著,周叔是李銘優爸爸的助理,從小就是他領李銘優長大的。李銘優對他的情感就像家人一樣,李銘優覺得周叔比她爸爸更讓她有家人的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