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707、問錯

作者:斯人若彩虹  |  更新時間:昨日02:49更新  |  字數:2242字

當然問錯了!

多舌多言怎麼就不是錯了?

鄭婉麗在心裡鄙夷,笨的無可救藥了,不過笨點兒也才好,不笨怎麼能被她拽在手掌心裡呢?

許姝和鄭婉瑩對視了一眼,既覺得無奈,又覺得好笑,鄭婉鳳這麼問不是明擺著在挑釁曾嬤嬤嗎?加了一個時辰還學不好,不是學生笨,就是老師教的不好了!曾嬤嬤在鄭家的地盤上,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說是鄭家的女兒笨了嗎?當然不能,既然不能,就只能承認是她不會教了!

曾嬤嬤一直看著鄭婉鳳,直到看的鄭婉鳳將頭都垂到了胸口,這才淡淡的開口,「若是還是連得了三次差,那便是老身無能,老身自會向太皇太后娘娘請辭,懇請太皇太后娘娘另為貴女指派一位能幹的嬤嬤來教習貴女!」

鄭婉鳳聽了曾嬤嬤的話,臉紅的都快要滴出血來了,她剛剛那麼問不是明擺著在質疑曾嬤嬤的本事嗎?鄭婉鳳惱火的咬唇,她說錯了話,竟然連一個幫她解圍的人都沒有,目光掃過前方的許姝的側臉,竟然似乎在笑著,她竟然嘲笑自己?鄭婉鳳惱火更勝,可是卻忌憚於曾嬤嬤,不敢放肆。

片刻之後曾嬤嬤才道,「老身為各位貴女各準備了一份見面禮!」

婢女忙將東西送了上來,是一個個用素色棉布包起來的一尺見寬,約四寸高的四四方方的方塊,看樣子似乎是書,等到婢女將東西分發到了手裡,打開包袱皮一看,果然都是書籍,只是這書……

許姝看了看那包著書的深褐的素色包袱皮,又看了看曾嬤嬤那一身靛青色的常服,不見一處有繡花的痕迹,梳的光潔整齊的髮髻上也只簪了一隻簪子,一朵絨花,手腕上也只有兩隻素銀鐲子,看來這位曾嬤嬤的節儉是融入骨子裡去了,難怪鄭七少爺會刻意來叮囑她。

鄭婉鳳看了看自己手裡拿到的書,《女則》,《女誡》,《列女傳》,《閨訓》,《婦言》……這都是……難不成是針對她不成?鄭婉鳳忍不住側頭去看鄭婉麗面前的書,發現鄭婉麗面前的一疊書最上面是一本《女則》,想來下面的書跟自己的也是一樣,這樣說來大家的書都是一樣的了,鄭婉鳳放心了。

鄭婉鳳的小動作曾嬤嬤都看在眼裡,卻並不沒有指出來,今天才第一天而已,若是太過嚴厲了,恐會有適得其反的效果,見眾人都拿到了書,便又開口了,「雖然說女子無才便是德,可是只有識文斷字,才能明事知禮,識禮懂節方能奉孝御下,做一個賢良的妻室!這些書便是接下來的學習中各位貴女要熟記於心的內容,將這些書的內容都瞭然於心了,各位貴女的言行也不會有大的差錯了!」

許姝看了一眼那一疊書,老實說,這些書她從未看過,雖然她也從日常生活中,其他人口中知道了那些書里大約都說了什麼,可是卻從未正經的認認真真看過這些書。

看不見的那些年裡,她靠著用手指觸摸著紙張上的墨跡來一個一個的辨別紙上的字跡,認得十分辛苦,她又怎麼會將有限的精力浪費在這些沒有一丁點兒用處的書上呢?眼睛看得見之後,她更是不會去看這些書了,如今竟然不得不將這幾本書嚼爛了咽下去。

「今日第一次入府,所以今天並不上課,各位貴女將這些書帶回去,從明日起,我們開始學習《女則》的第一篇!」

鄭婉鳳大鬆一口氣,急忙起身,起到一半發現其他人都還沒做動靜,不由又愣愣的坐下去了,獃獃的問道,「嬤……嬤嬤,可以走了嗎?」

曾嬤嬤點點頭,「各位貴女可以回去了,明日辰時請各位貴女準時來這兒上課!」

「是!」眾女這才依次叫來婢女收拾書籍。

銀芝把許姝打開的書籍再次包好,正要打包,突然腰上被人狠狠撞了一下,身子往前一衝,險些將手裡的書撞到地上,不過幸好及時穩住了身子,不料才穩住了身子,突然腰上又被狠狠撞了一下,這次的力道更大了一些,銀芝再也穩不住了,整個人被撞到了桌子上,身子將桌子上的書撞了一地。

「啊!」鄭婉鳳驚呼一聲,探頭看了一眼撒了一地的書,心情大好,「九姐,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對曾嬤嬤有什麼不滿嗎?竟然將嬤嬤送你的書摔到了地上!」

許姝淡淡得看了一眼地上的書,並未理會,也彷彿沒有聽見鄭婉鳳的誣陷,反而是去拉摔倒的銀芝,「你沒事兒吧?」

「小姐,奴婢……對不起……奴婢沒用……」銀芝愧疚的跪在地上,腰上有一陣陣的痛楚傳來,剛剛有什麼硬物兩次砸在同一個地方。

「你沒事兒吧?」許姝看了一眼鄭婉鳳桌子上那個還沒來得及用上的硯台,已經歪離了最開始放置的位置,剛剛銀芝突然倒在桌子上,就是拜這個硯台所賜吧!

銀芝搖搖頭,「奴婢沒事兒,奴婢去把書撿回來!」說著就要繞到桌子前面去把書撿回來。

許姝制止了她,「銀芝你回來,書又不是你摔出去的,為什麼要你撿?誰丟的,就該誰撿!」

「小姐……」銀芝低聲道,「當著曾嬤嬤的面兒,您不要給嬤嬤留下不好的印象……」

許姝不理會,執意不許銀芝去,她當然知道曾嬤嬤還在,她就是要當著曾嬤嬤的面兒這麼做!

鄭婉鳳笑著道,「九姐,咱們大家可都親眼看到了,是銀芝將書弄到地上去的!」

「書是銀芝摔到地上去的沒錯,可是是有人推了她,她才將書摔到地上去的,所以歸根結底,這書不該由銀芝來撿!」

鄭婉鳳撇嘴道,「九姐,你要為自己開脫也要想個大家信得過的理由,我們可都是眼睜睜看著銀芝把書摔到地上去的,可沒看到有人推她!當然,銀芝自己肯定不會自作主張將書摔下去的,必定是有人授意了她才這麼做的,所以九姐你要是想自己撿也是可以的!」

「你來撿!」許姝轉身,目光凝在鄭婉鳳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