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的日常 其他類型

劉備的日常 1.45 入園面后

作者:熏香如風

本章內容簡介:龍橋上起重樓。居高遠望,滿園春色,盡收眼底。 劉備抬頭看時,忽覺樓上有人窺視。細細去尋,卻又不見人影。 這便收拾心情,隨郭常侍,拾階而上。抵達臨淵閣外。 郭常侍請劉備稍待,自入...

白天往來菟園,習練擊鞠。回府後,亦挑燈夜練。

三日匆匆而過。

今日要入宮覲見何后。一大早,七色婢便服侍劉備洗漱梳理,換穿朝服。御賜車駕剛入上東門,便有郭常侍親隨小黃門,守候傳話。言道,臨鄉侯無需入宮,且轉去濯龍園。

皇后這幾日一直在濯龍園遊玩。

濯龍園,為皇家禁苑。位於洛陽城西北隅,近北宮。今漢初時,為皇后養蠶娛樂之處,內建織室。張衡《東京賦》:「濯龍芳林,九穀八溪;芙蓉復水,秋蘭被涯;渚戲躍魚,淵伏游龜。」

桓帝時擴建,引谷水入園池,開溪流,造瀑布,架橋樑,並埋建繁密的地下管網,供園中下水之用。園林景色益臻幽美。「濯龍望如海,河橋渡似雷」。足見此園以水景取勝。桓帝經常在此吹笙,舉辦吹奏會。

此園亦有典故。

《後漢書·明德馬皇后紀》:「前過濯龍門上,見外家問起居者,車如流水,馬如游龍,倉頭衣綠,領袖正白,顧視御者,不及遠矣。」

「車水馬龍」,便從中簡化而來。

小黃門引路,車駕轉往濯龍園。

入園下車。郭常侍已趕來相迎。

「老奴拜見君侯。」跪地行大禮。

「老大人快快請起。」劉備上前攙扶。

「君侯且隨老奴來。」郭常侍躬身引路。

見中常侍一路引向水邊,劉備這便問道:「皇后何在?」

「皇后在對岸濯龍橋上。」中常侍答道。

劉備舉目眺望,果見南岸有一座長廊,飛架在碧波之上。宛如游龍出水,蔚為壯觀。

再看周圍濱水樓閣,水天一色。綠樹掩映,繁花盛錦。果然是人間仙境。北岸有一條曲廊直通南岸龍橋。跨水穿行時,劉備不禁感嘆:「若有一舫,泛舟湖上。坐看碧波如鏡,鴛鳥成群。豈非妙哉。」

郭常侍這便賠笑道:「君侯說的是。奈何陛下懼水。少時喜登高樓,如今連樓閣亦不上啦。」

「哦?」劉備這便點頭:「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善保龍體,也是人之常情。」

郭常侍一聲長嘆,再無言語。

聖心難料,時陰時晴。

龍橋上起重樓。居高遠望,滿園春色,盡收眼底。

劉備抬頭看時,忽覺樓上有人窺視。細細去尋,卻又不見人影。

這便收拾心情,隨郭常侍,拾階而上。抵達臨淵閣外。

郭常侍請劉備稍待,自入閣通稟。

不久,又出閣將劉備引入。

閣中內垂珠簾。簾后坐榻端坐一人,乃是當今何皇后。

劉備這便伏地叩拜:「臣,劉備。叩見皇后。」

「免禮,賜座。」聲音甚是清麗。

宮女取來坐席,劉備雙手接過。後退數步,置於身前。再邁步登席,正襟危坐。

「禮單我已命人收下,臨鄉侯有心了。」

「臣,不敢。」劉備再拜。

「都說臨鄉侯靈秀天成,乃天家麒麟。今日一見,果人如其名。」

「臣,慚愧。」劉備三拜。

「之所以在此地與君侯相見。便是想省下諸多的宮中禮節。吾家與君家相若。皆起於微末。此地亦無旁人,君侯無需太過拘束。」

「臣,謝皇后。」劉備這便稍稍落座。

「日前家兄設宴,滿朝文武應者寥寥,唯有君侯親臨,撐起場面。我替家兄謝過。」

「臣……」『不敢』二字尚未出口,想著皇后先前『無需拘束』之言,劉備轉而言道:「大匠乃是豪傑。正與劉備對路。與臣連喝三杯,面不改色。如此人物,自當結交。」

「說得好。」皇后欣然一笑:「家兄亦是個利落人。君侯可多多走動。」

「臣,遵命。」

「聽聞君侯年前娶妻,如今快要得子。」

「正是。臨盆在即,臣……」說到髮妻,劉備語氣一柔:「臣只需想起,便坐立難安。」

「此乃女子頭等大事。我也是過來人,其中滋味,苦樂自知。」

「皇后說的是。」

「我久居中宮,身邊別無它物。此物乃是大婚時,陛下所賜。如今…便贈與君妻。也算是不失皇后體面。」

「臣……謝皇后。」

便有宮女捧盤而出。漆木盤中,正放著一支金步遙

《後漢書·輿服志下》:「皇后之服相同,步搖簪珥,惟用假結,步搖以黃金為山題,貫白珠為桂枝相繆。一爵九華,熊、虎、赤羆、天祿,辟邪,南山豐大特六獸,諸爵獸皆翡翠為毛羽,金題白珠璫,繞以翡翠為華。」

「漢之步搖,以金為鳳,下有邸,前有笄,綴五采玉以垂下,行則動遙」

著實太過華麗。且唯有皇后可用。便是王侯之妻佩戴,亦屬僭越!

劉備急忙推辭:「此乃皇后御用之物,臣妻如何能用。」

「無妨。既是我所賜,但用無妨。」

「這……」劉備心生感動,這便伏地行禮:「臣,叩謝。」

風起簾動。何后不禁輕咳出聲。

郭常侍示意小黃門取來湯藥。交由宮女捧入,皇后服下,這才止咳。

「近水風寒。景色雖美,卻不宜久留。皇后善保鳳體,臣不敢多擾。」劉備這便告退。

「也罷。郭常侍,替我送君侯。」何后柔聲道。

「遵命。」郭常侍躬身領命。

「臣,告退。」劉備捧起托盤,躬身後退,轉身出門。

太后、皇后,皆鳳體微恙。這禁中,實在是高處不勝寒。

沿階而下。

前面引路的郭常侍忽轉身回望,淚灑當常又以袖掩面,神情甚是凄苦。

劉備這便問道:「老大人因何落淚?」

郭常侍趨步前行,低聲言道:「聽聞太后贊君侯乃是長情之人。老奴不知怎的,卻想起了皇后。徒生感慨,讓君侯見笑了。」

「皇後有何憂慮?」劉備問道。

「宮中王美人臨盆在即。陛下已許諾,若誕下麟兒,便立為太子。」郭常侍這便說出皇后隱憂。

原來如此。

劉備嘆了口氣。歷史是如此的雷同。

偷看劉備一眼,郭常侍言道:「聽聞此言,皇后這才憂悶生疾。」

見劉備不搭理。郭常侍又道:「陛下冷落皇后已久。如今專寵王美人。一旦……皇后恐如宋皇后故事。」

宋皇后正因被陛下身邊近臣、寵妃讒言誣陷。而累及全家。

帝王家事,劉備又如何能管?

再說,何后得勢,勢必鳩殺王美人!

故而無論郭常侍如何言語試探,劉備一路皆閉口不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