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妻故縱,祁少別動 恐怖靈異

遇妻故縱,祁少別動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家和酒店

作者:紅谷

本章內容簡介:怎麼樣都應該背了,剛才就不應該讓葉薔薇她們到這裡來。 祝雲兮往櫥窗瞟了一眼,視覺衝擊感確實很強,也怪不得,葉薔薇又會在這裡欺負一個女店員。 拉了拉祁裴的手,祝雲兮示意他不要追究女店員的...

木修遠直接打斷店員的話,一點也不客氣的一巴掌拍在玻璃櫥窗上,靠在那上面,不耐煩的抓了抓頭髮。

他自以為自己這個動作特別的帥,實際上,跟地痞流氓也沒什麼區別。

「既然是被別人定走了,你何必掛出來?放在這裡不就是供人挑選的嗎,這可是你們的失責,我就是看上了,拿出來1

看店員猶猶豫豫的,葉薔薇也走到櫥窗旁邊,指著櫥窗裡面的婚紗,對女店員命令道。

越是得不到,葉薔薇就越是眼紅,這個世界上,只要是她想要的,就一定會得到!

女店員被兩人吃得死死的,心面那個干著急。

今天,這婚紗要是拿出來了,自己肯定會被辭退,如果不拿出來,即將面臨被投訴,也有被辭退的危險。

『我的老天,我求求你饒了我吧……』

這份工作來之不易,如果自己就這麼被辭退了,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埃

女店員都想要哭了,站在一旁偷看的那些女店員,都忍不住朝著這邊指指點點,朝著她投去憐憫的眼神。

遇見這種顧客,就是她們這些人的災難,幾個月都遇不見這種人,今天被她趕上了,真是倒霉。

「你以為這裡是菜市場嗎?所有的東西都猶如那些大白菜一樣,要供你來挑選?」

眾人的同情心還沒有放下,突然響起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還隱約帶著一股霸氣。

躲在一邊的女店員自動退開一條道路,看清楚來人,一個個神色中都帶著幸災樂禍的神色,站在那裡等著看戲。

祝雲兮挽著祁裴的胳膊從外面走進來,身上與生俱來的那一股自信,很是感染人。

祁裴神色冰冷,看了木修遠一眼,似有警告的意味。

「誰讓你們把這套婚紗掛出來的?」

走到店員身邊,祁裴冷冷開口,這強大的氣場壓得店員心裡更加的陰鬱了,低著頭像是一頭小鹿。

這件禮服是祁裴專門為了祝雲兮定製的,請的是國外頂級設計師,取材,光用極盡奢華四個字已經不夠去概括了。

裙擺上面點綴的那些,可都不是裝飾品,全是真鑽石,拍碎了一點點鑲嵌上去的。

腰上點綴的那些個鑽石,都足夠有普通人的結婚戒指上面的鑽石大了,光是這些鑽石,就夠了八位數。

把這件婚紗掛出來,也是老闆的意思,她一個做店員的,老闆說什麼,她就做什麼……

「祁總,這件婚紗是老闆吩咐過的,要掛在最明顯的地方,展出來,這樣也能夠讓您和祝小姐第一眼看見,也是為了給祝小姐一個驚喜,抱歉,是我們辦事沒有到位,給您造成了麻煩。」

女店員再一次誠摯的道歉,這個鍋,她怎麼樣都應該背了,剛才就不應該讓葉薔薇她們到這裡來。

祝雲兮往櫥窗瞟了一眼,視覺衝擊感確實很強,也怪不得,葉薔薇又會在這裡欺負一個女店員。

拉了拉祁裴的手,祝雲兮示意他不要追究女店員的責任。

「誰都喜歡好看的東西。」

她沖著女店員微微一笑,示意沒人追究她的責任,再看一眼葉薔薇,她那張憤怒的到扭曲的臉醜陋到了極點,眼中的妒火都能把她自己給燃起來。

「喜歡沒什麼錯,覬覦別人的東西,也自己是個什麼貨色。」

到現在她都不知道悔改,以為攀上了木家,就能夠讓葉家起死回生?還真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埃

木修遠見祁裴來了,身上的氣勢頓時弱了半截,咳嗽了兩聲,往葉薔薇旁邊站了站,拍拍她的肩膀。

「寶貝兒啊,你看,這就是一個誤會,我們去別的地方挑,走埃」

不敢在這裡繼續造作,但是木修遠也沒有責怪葉薔薇的意思,反倒是低聲下氣的哄了起來,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是愛這個女人。

「走開1

葉薔薇一看見祁裴,瞬間就不淡定了,恨不得馬上跟木修遠劃清楚界限,撲倒他身上去。

可惜,祁裴壓根就不看她。

「祝雲兮,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件婚紗上面可沒有寫你的名字,你可不要血口噴人!誰覬覦你的東西了?」

經歷了這麼多,葉薔薇並沒有收斂自己,反倒是變本加厲,恨祝雲兮恨到了骨子裡,巴不得她馬上就去死。

一聽說這件婚紗是她的,葉薔薇眼眶裡就忍不住蓄滿了淚水,傷情的盯著祁裴,似乎是在怨他。

『憑什麼,憑什麼你祝雲兮就應該擁有最好的東西,這件婚紗,原本就應該是屬於我的,是你,搶走了我的東西/

如果沒有祝雲兮,現在站在祁裴身邊的那人,一定是自己,不會是這個賤女人!

木修遠也算是看出來了,葉薔薇跟祁裴這關係剪不斷理還亂,臉色有些陰鬱,卻仍舊是忍住了沒發脾氣。

這些日子他對葉薔薇可謂是大獻殷勤,好不容易換來了一個好臉色,木已成舟,兩人婚期都已經定下來了,結婚是遲早的事情,等到生米煮成熟飯,有她好看的!

「呵呵。」

祝雲兮笑了笑。

扭頭看了一眼祁裴,他可是--

一點都不生氣,拉著祁裴的手,靠在他的懷裡,那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看的人心裡痒痒的。

「男人嘛,誰還沒有自己的故事了,葉薔薇,你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別把自己變成一所酒店,人家那點錢充充房卡,就可以進去肆意妄為。」

她捂著嘴偷笑,那雙清明的眸子里滿是戲虐,現在才發現,原來逗她,也是那麼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祁裴托著她的腰,讓她盡量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減輕她的負擔。

兩人這情深意濃的模樣,看的眾人心裡一陣發涼。

古代所說的郎才女貌,郎情妾意,用來形容兩個人是再好不過了,這兩人,好像天生就應該站在一起,看的人心裡嫉妒眼睛發紅。

別嫉妒別人所擁有的,嫉妒別人的時候還得要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一個什麼德行,配不配得上人家。

葉薔薇氣的牙痒痒,卻找不到一句反駁的話來,知道她這是變著法來罵自己,卻礙於祁裴在場,不敢大肆辱罵。

「呵,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被你搶走的,以前,不也是屬於我這種人的?」

她一直看著祁裴,眼神中帶著渴望,她還在期待,祁裴能夠回心轉意。

雖然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兩人都已經走進了婚姻的殿堂了,現在還一起來挑選禮服,從前,他沒有對自己這般溫柔過。

他們那麼幸福,憑什麼所有的不幸都降落在自己的身上,現在還要借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為了葉家,犧牲自己的全部。

祝雲兮就是不生氣,也不慌,樂得自在,靠在祁裴的肩膀上,她笑的越是開心,表現的自己越是幸福,她知道,葉薔薇就越是嫉妒的抓狂。

人就應該這樣,把自己置身事外,還能氣的那人抓狂暴走。

「老公,我累了。」

懶得再跟不值得廢話的人浪費時間,祝雲兮選擇跟祁裴撒嬌。

她突然發現,身邊這個男人,真的是從來沒有離開過她,兩人一直因為這樣一個不堪的女人發生爭吵,猜忌,現在想起來,耗費了太多的時間。

看見這件婚紗,好多沒有想明白的事情,她似乎在一瞬間豁達了,也看見了祁裴在背後付出的那些事情,她珍惜這所有的一切。

「我陪你去那邊休息。」

祁裴對她笑的很溫柔,那種冰霜被融化的模樣,好像要照亮她的全世界一般。

「嗯。」

祝雲兮點點頭,拉著他的胳膊,兩人慢慢往前走去,步伐都是一致的。

木修遠和葉薔薇兩人被涼在一邊。

看著兩人的背影,葉薔薇攥緊了拳頭,指甲嵌進肉裡面了還渾然不知。

『祝雲兮/

她心裡反覆的念著這個名字,那雙充滿了恨意的眼睛恨不得射穿她,已經沒有心情挑選禮服了。

「哼1

瞪了一眼女店員,葉薔薇憤憤的跑出了婚紗店。

祝雲兮轉身看了一眼女店員,沖著她招呼道。

「你還愣著幹什麼,我今天可是來這裡試婚紗的。」

看著女店員那副手足無措的樣子,祝雲兮也不想為難她,能夠體會到這些人的辛苦,如果自己當初沒有被撿走,說不定,過得比她們還要不如。

女店員一聽,受寵若驚的打開櫥窗,去裡面拿出那件婚紗,火急火燎的跟在兩個人身後,生怕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

她心裡為自己捏了一把汗,還以為自己一定會被開除了,沒想到祝雲兮為人這麼隨和,幫了自己一把。

那些看得女店員也是為她捏了一把汗,不少人都慶幸,這一次她遇見的了祝小姐,才這麼好運氣能夠逃過一劫。

「好了,你也別追究人家的責任了,老闆怎麼吩咐的,她怎麼做,還有啊,下次不允許看葉薔薇,不然,眼睛挖出來1

祝雲兮捂著自己的小腹,不怎麼顯懷,可是這些日子,她倒是感覺到越來越累了,這小傢伙,活潑的很。

她本來就瘦,這兩個多月的孩子壞在她得肚子裡面,好像就完全不存在一樣,看的祁裴一陣揪心。

「看我做什麼?」

祝雲兮話音剛落,卻發現祁裴一直在盯著她看,伸手捂住她得眼睛,不讓他看。

祁裴抓住她的手,捂在手裡,她的手有些冰涼。

「剛才一不小心看了一眼,我現在看看你,洗洗眼睛。」

他的口氣中帶著幾分愉悅,祝雲兮吃醋的小模樣,看得他心面很舒服。

祝雲兮臉蛋有些紅,拍拍他的肩膀。

「去你的1

說完,起身跑去了更衣室。

曾經,她不止一次幻想過,能夠為祁裴披上婚紗,和他有一個家,雖然一路過來,經歷了太多的事情,美好的,不好的,目的點,卻沒有變。

想過了放棄,想過了鬆手,可是最後發現,根本就忘不掉,只能在一次次的掙扎中找到那一點點的自我。

「祝小姐,您可真漂亮,這件婚紗可是祁總為了您特意定製的,還有,剛才也謝謝您幫我解圍,實在是太感謝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