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千兩百一十一章 與女皇……

作者:夜雨聞鈴0  |  更新時間:今天05:59更新  |  字數:2306字

蕭炎放下茶杯,才抬起頭來看向葉飛魚,這一次,蕭炎的眼眸之中冰冷如獸眸,此刻就好像是一頭冷血動物一般盯著葉飛魚,葉飛魚也是一個機靈。

「你別多想啊,這只是我的猜想,據說下等界空競爭非常激烈,有些是界空之間的矛盾,有些則是界空內部矛盾,我這個問題有些冒昧,還望諒解。」葉飛魚急忙解釋道,看著蕭炎的模樣,嚇了她一跳。

而蕭炎依舊死死的盯著她,頓時讓葉飛魚身上寒毛直立,茶都不敢喝,放在桌子上便是站起身來,臉色也是不好:「算了,這麼小氣,我走了,總之,這次多謝你相助,有緣再見吧。」

葉飛魚揮揮衣袖,便是要奪門而出。

而就在此時,蕭炎忽然開口,道:「等等。」

葉飛魚身形頓了頓,並未回頭,因為蕭炎的眼神,讓她覺得蕭炎很不禮貌,讓她瞬間沒有了好感。

「你應該知曉,這裡每個人都懷揣著不同的秘密來到這裡,我不得不謹慎些。」蕭炎開口說道,葉飛魚這才是轉過頭來,看向蕭炎,此刻蕭炎的眼神已是變得柔和,喝著茶水的模樣,和剛剛的那冷血的眼神判若兩人。

彷彿在蕭炎的身體中住著兩個人,一個冷血怪獸,一個翩翩君子。

「葉飛魚姑娘,坐下說。」蕭炎再度示意了一下,葉飛魚看著蕭炎,眼中的不悅才是緩緩消散,重新坐了下來。

葉飛魚看著四周忙碌的眾人,種花的種花,種菜的種菜,嘯戰、風暴以及南爾明,完全被當成了壯丁,被指揮來指揮去的。

葉飛魚回過神來,看著這群人,很奇怪的感覺,彷彿他們並不是來參加比賽的,倒像是……來度假的。

「沒錯,我們的界空正面臨著隨時都會覆滅的危機。」蕭炎回答道,臉上神色平靜,葉飛魚微微一怔,頓時知曉,為何蕭炎聽到第二個問題的時候會有那般冷血的眼神。

「抱歉。」葉飛魚小聲道。

「無礙,這也非是什麼秘密,我來此,便是為了我的界空而來。」蕭炎回答,說到這裡,葉飛魚眼神微微一凝,彷彿抓到了什麼重要的信息。

「你的天賦很強,現在你招惹到了斗神聯盟,他們不會放過你的,現在斗神聯盟定已經在查你了,若是斗神聯盟一旦動手,你連參加萬界爭霸賽都是問題。」葉飛魚對著蕭炎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擔憂。

蕭炎輕輕一笑,將茶杯遞給了甄妮,示意甄妮再倒一杯,喝著茶水,蕭炎神態有著事不關己的愜意。

「如果我怕,我就不會動手了。」蕭炎輕聲回答。

葉飛魚立刻在懷疑蕭炎的身份了,此刻眼神也是凝重起來。

「莫非……三個變態師叔不是來救我,而是……來救他的?」這個問題在葉飛魚的心中響起,之前她也未曾完全注意到此事,可仔細回想當時的情況和細節,姜涯出手要殺她之時,三神君都未曾出現,而孫寧出現差點要殺掉蕭炎的時候,三神君便是立刻現身。

葉飛魚猛然想到了什麼,看向蕭炎,開口道:「你……你不會是我三個變態師叔口中所說新來的小師弟吧?」

蕭炎一挑眉,乾咳了兩下,他自然知曉,葉飛魚口中的三個變態師叔,就是曾救過他的三神君。

「我可沒有答應他們,我只不過收了他們一個玉牌而已。」蕭炎說著,便是拿出了寫著「古」字的令牌拿了出來,看見令牌,葉飛魚長大嘴巴,眼中露出難以置信。

「你、你真是我小師弟!」葉飛魚看著令牌,然後把令牌翻了過來,在令牌的背面有一個數字,九!

蕭炎已經許久未被人用師兄弟相稱了,蕭炎倒是並不反感,而是讓蕭炎有些不舒服的是,他並未答應三神君加入古神殿一事。

雖然三神君救過蕭炎一命,但這並不能讓蕭炎就徹底相信古神殿,因為蕭炎知道,有些計劃,偏偏就是這般,故意而為之。

「我排行老八,你排行老九,叫我一聲師姐,我也是願意的。」葉飛魚笑的很開心,蕭炎表情則是一片平靜,對古神殿沒什麼興趣,對這個排行更是沒什麼興趣,表現的很淡然。

「既然如此,這令牌你便收回去吧。」蕭炎將令牌遞給了葉飛魚,葉飛魚笑聲也是戛然而止。

「為什麼?九師弟,有了這個令牌,就算是斗神聯盟也是不敢輕易招惹你,對你來說百利無一害啊。」葉飛魚不解的看著蕭炎,看得出蕭炎似乎不怎麼喜歡自己這個身份。

蕭炎眼神都未曾多留在令牌上一秒鐘,只是淡淡的喝著茶,半晌之後,才回答道:「就是因為百利無一害,我才擔不起這個身份。」

「你覺得我們對你有所圖謀?」葉飛魚漸漸平靜下來,低聲道,蕭炎看著葉飛魚,並沒有回答,因為蕭炎並不確定,這突然出現的古神殿,三神君口中的女皇,與蕭炎又是什麼關係?

蕭炎不知道,所以蕭炎沒有回答,也沒有接受古神殿。

「你與女皇……」葉飛魚想了想,看向蕭炎,剛準備開口,「嗖!」的一聲,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閣樓之中,嚇了甄妮一大跳。

甄妮一時有些驚魂未定,頓了頓才開口:「夫君,發生何事了?那姑娘人呢?」

蕭炎也是有些驚訝,但還並不至於被嚇到的,蕭炎立刻回想葉飛魚最後的幾個字。

「我與女皇……」蕭炎心中喃喃,此刻他對這個女皇的好奇心是越來越重了,這突然不知道從何冒出來的女皇與自己有什麼關聯,三神君提起的時候,已經是讓蕭炎有所猜疑了,但直至現在。

葉飛魚剛要說出一些線索,可話還沒說出來,便是被強行帶走不見了,顯然,帶走葉飛魚的就是三神君無疑,彷彿此刻無論如何也不能把女皇與他的關係這個秘密告訴他。

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即便蕭炎已是經歷了千姿百態,各種怪事,各種奇事,遇見過很多疑惑,也知道了結果。

但每當遇到疑惑的時候,好奇心仍舊作祟,勾起了蕭炎對這女皇的興趣。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