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七章 解除噬魂印記(8)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到,卷了一堆四星魔核就奪門而出,留下一臉暴汗的眾人。「真是拚命三郎,我的偶像啊1風暴被浪天的舉動嚇了一跳,望著浪天的背影默默崇拜。「浪天真是好樣的。」蕭炎在心中也暗暗誇了一句。「我說...

第七十七章解除噬魂印記

眾人只聽得手心都冷颼颼的——七星虻氖屏Γ一夜之間說沒就沒了?

「魔獸家族乃遠古巔峰魔獸保留下來的血脈,異常強大。雖然經過無數歲月,但魔獸家族一向不許與外族通婚,以保證血脈的純正,這麼多年一代代繁衍下來,總有不少魔獸覺醒了部分遠古血脈之力,所以這個勢力遠比我們表面所了解的要恐怖得多。」清浩然繼續說道。

「不準與外族通婚?」南爾明心中一凜,無來由地一陣失落,紅衣少女的倩影又浮現眼前。他使勁甩了甩頭,才將那份莫名的情緒壓了下去。

「魔獸家族是不是統領大陸上絕大多數魔獸?那我們平時掠殺魔獸,怎麼沒見魔獸家族有反應?」蕭炎不解。

「魔獸家族血統高貴,自認為是王者血脈,均可化為人形,不屑於與其它魔獸有任何交集,否則勢力之大遠不止現在這樣。」清浩然既是解釋也是感嘆,單是想想統領全斗帝大陸絕大多數魔獸,就是一件極其恐怖的事情。

聽完清浩然這番話,眾人百般感嘆,魔獸家族那才是真正的一流勢力啊!

「我現在倒是很渴望看見蕭少帶領幾百名五星斗帝的場面,那時才是我們一展雄風的時刻。」魔獸家族帶來的震撼歸震撼,但風暴對未來的前景還是很看好,眼光轉向浪天說道,「我說浪天,你現在感覺到擔子重了吧?」

浪天沉默不語,他緊握拳頭,漆黑的眼睛燃燒著一種叫做拚命的光芒,一旁的龍懿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因為浪天的這種眼光龍懿太熟悉了。

「我這就去晉陞1浪天說到做到,卷了一堆四星魔核就奪門而出,留下一臉暴汗的眾人。

「真是拚命三郎,我的偶像啊1風暴被浪天的舉動嚇了一跳,望著浪天的背影默默崇拜。

「浪天真是好樣的。」蕭炎在心中也暗暗誇了一句。

「我說南爾明,你現在有些後悔了吧?這麼粗的腿沒抱好。」浪天走後,嘯戰突然想起了什麼,低聲對南爾明說道。

「去去,哪兒涼快呆哪兒去。」南爾明揮手驅趕著嘯戰。

「怎麼了?」蕭炎回身見南爾明神情有些不對,出聲關懷。

「沒什麼。一時失態,不好意思。」南爾明回過神來,微微垂著的頭抬了起來。

「這就是那玉佩,我與嘯戰研究了好久,但是都沒有什麼收穫。」南爾明拿出玉佩,遞給了蕭炎。

摸著略感冰冷的玉質,蕭炎緩緩將兩塊玉佩拼在了一起,柔和光芒乍現,玉佩里清晰地浮現出一張鬼臉,但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什麼異常。

蕭炎微微蹙眉,眾人的好奇也都化為了困惑。

「看這玉質,應該是遠古之物。」清浩然看了看玉佩后說道,「可是這玉佩具體功效不明,就算是秘境鑰匙,可斗帝大陸廣袤無邊,要找到秘境,無疑是大海撈針埃」

「真不知道有多少寶物因為遠古浩劫被埋沒在了歷史的長河中埃」風暴有些痛心疾首。

「既然有機緣獲得玉佩,或許就有機緣獲得地圖,不管如何,能得到就是件好事。」

甄妮與樂少龍將玉佩拿在手上端詳了許久,以兩人的精明試過了不少方法,但最終還是一無所獲,唯有自我安慰一下。

連團隊中最擅長鑒寶的兩人都束手無策,蕭炎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失落,但他那永不言棄的性格使他並沒有因此而放棄。

蕭炎輕吐了一口氣,細細回想著自己獲得種種機緣的關鍵時刻,奢望著有什麼啟發。

可思來想去,沒有任何一次機緣能和這玉佩聯繫得起來,蕭炎最後緊抿著嘴苦笑——莫非又是要靠天火和鬼靈?

但天下哪有那麼多好事連著來?先是幻境的玉盒,然後又是這個玉佩?蕭炎自己都覺得這簡直就是自己做夢娶媳婦——盡想好事,幾乎就不可能。

管他呢,試試再說,反正又不費事。蕭炎微微運轉天火,將玉佩包裹了進去。

看見蕭炎手上升騰起青灰色的火焰,眾人全部捏了一把冷汗。

誰知道這玉佩到底耐不耐得住天火啊?萬一被燒毀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怎麼說這也是遠古的遺物,單是這玉本身就是無價之寶,更別說其中蘊含的秘密。

玉佩在火焰的灼燒中微微變紅,流轉出的溫潤感更強了,似乎有變軟的趨向。

全場一片寂靜,安靜得只有心臟的跳動聲在「怦怦」作響,蕭炎的額頭上冷汗滲出,順著臉頰滑下。

「這到底是燒還是不燒?」蕭炎心中沒有了底,有些猶豫地將眼神投向眾人。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喉嚨不自覺地滑動了幾下,也沒有主意。

「我終於明白那個小老頭為什麼敢把這麼寶貴的遠古遺物拿出來坑蒙拐騙了。」嘯戰嘴角溢出一抹自嘲,「這完全就是個燙手的山芋埃」

「與其留著是雞肋,不如賭上一把,我覺得遠古之物能遺留至今,至少不會那麼容易受損。」清浩然沉吟了片刻,毅然說道。

「大哥言之有理。」蕭炎見清浩然與自己所想一致,不再猶豫,催動了天火之力。

熊熊火焰燃燒,空氣中的溫度驟然升高,混合了三種天火的火焰威力驚人,玉佩似乎真的承受不住,發出了「嚓」的聲響,上面頓時布滿了裂縫,看上去像報廢了一樣。

「完了。」眾人腦海中不約而同閃現出同一個想法,就連蕭炎也不例外。

看著手中如焦炭一般的玉佩,蕭炎欲哭無淚。這算什麼意思?遠古之物一燒就完蛋了?那它在無盡歲月中是怎麼保存下來的?

清浩然也蒙了,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