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六章紅衣少女與玉佩(6.7.8)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南爾明轉過來的臉龐剛好落在三人眼中。紅衣少女的眼神由愣變成了呆,她被南爾明的相貌驚呆了,渾然忘記了自己剛才還在生死危險之中。「好漂亮的男人1半晌,紅衣少女才喃出這麼一句話來,連感謝的話都忘...

三章合一,新年快樂,所有斗迷,所有愛無上的兄弟們,新年了,給你們一份紅包,十更奉上的有木有!!!

「緩兵之計而已。」南爾明像看白痴一樣看了嘯戰一眼,「從帶著兩位五星斗帝的護衛就可以看出對方勢力不小,還敢放對方離去?除非是活膩了。」

嘯戰悻悻地將剛剛生起的那一絲同情收了回去。

「唉。」

隨著小老頭嘆息聲起,兩位老婦人猛地揮拳而起,拳風帶起的鬥氣凶暴無比,轟向地上的兩位護衛。

「你們竟出爾反爾1

兩位護衛怒極起身,手上突然覆蓋了密密的鱗甲,銀光閃閃,充滿力感,如毒蛇出洞,發出穿石裂金之聲,橫擋上去。

拳風交接,直接催動了兩位護衛體內毒氣爆發,鬥氣頓然一澀,無力以繼,手臂垂了下來。

兩位護衛一失去防禦,立即被兩位老婦人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徹底打趴下,失去了戰鬥力。

紅衣少女眼睜睜看著兩位護衛被打趴下,對自己先前的不聽勸追悔莫及,她怒瞪著小老頭,眼中升起了一抹駭意。

「呵呵,我們這也是不得已。看得出,你們身後的勢力一定非比尋常,我們哪敢放你們離去?」小老頭看到兩位護衛的手臂覆上鱗甲,也是心中暗驚,眼色陰冷了下來。

「我們可以把所有東西給你們,你們不要傷害小姐。」護衛掙扎著爬起身說道。

「你們太幼稚了!毀屍滅跡之後,你們所有的東西還不一樣是我的?」小老頭一步一步向三人逼近,神情可怖。

三人絕望了。

紅衣少女雙拳緊握,貝齒將嘴唇咬出了一抹鮮紅,倔強地瞪著小老頭,那眼神,讓南爾明莫名地一陣心痛。

南爾明也說不清心中怎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感覺,他甩了甩頭,「我們該出手了。」招呼著嘯戰。

嘯戰輕輕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手掌已緊緊握攏。

小老頭大步跨進,離紅衣少女只有幾尺之遠,在猙獰的狂笑中揚起了手掌。

就在紅衣少女緩緩閉上了眼帘、絕望等死的關鍵時刻,南爾明運轉鬥氣,腳尖在樹榦上輕輕一彈,化為一道黑影,對著小老頭疾襲而去。

「砰」的一聲悶響,紅衣少女臉色一片慘白,身軀一抖,卻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到半點傷害,驟然睜開眼睛,看到小老頭的身軀倒掠過半空,一頭倒栽進泥濘之中,只留兩隻腳在外面掙扎著。

她愣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側臉一看,不遠處站立著一位身形修長、頗有幾分瀟洒之意的青年,正緩緩朝著自己這邊轉過身來。

嘯戰也早已掠出,黃金嘯天虎帶著破風勁氣,貼著兩位老婦人的手掌劈出,重重砸在兩人身上,然後腳在地面重重一踏,身體猛地弓起,猶如離弦之箭追上尚被震飛在半空中的兩位老婦人,拳風帶起尖銳的勁氣,彈指間揮出了至少上百拳。

待嘯戰安然落地,擺了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姿勢,那兩位老婦人已然被轟進了山谷的崖壁之中,鮮血染紅了飛濺的塵土。

「你們是?」劫後餘生的兩名護衛望著嘯戰,激動得有些反應不過來。

可還未等嘯戰回答,南爾明轉過來的臉龐剛好落在三人眼中。

紅衣少女的眼神由愣變成了呆,她被南爾明的相貌驚呆了,渾然忘記了自己剛才還在生死危險之中。

「好漂亮的男人1半晌,紅衣少女才喃出這麼一句話來,連感謝的話都忘了說。

嘯戰在旁邊先是愕然,然後立即笑得彎下了腰,眼淚都快飄了出來。

知道自己帥得有點過分,但被一位美麗少女當面這樣評價,南爾明臉上還是有些掛不住,額頭滲出點點冷汗。

「漂亮?」南爾明嗤笑了一聲,臉上滿是自嘲之色,「我說姑娘,有你這樣形容男人的嗎?」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實在是」紅衣少女一時也慌了神,語無倫次起來,臉上飛起一朵緋紅。

「這位兄弟,多謝援手救命之恩。我們小姐實在是沒見過像閣下這麼帥氣的人,難免有些震驚,還請諒解。」

兩位護衛站起了身,身形還略有不穩,抱拳向南爾明陪著不是。

第七十六章紅衣少女與玉佩7

南爾明心裡這才略微舒服了一點,「沒事。」他擺了擺手,壓抑下心中的不快,但一轉眼看見嘯戰扶著樹在那裡得意大笑,心中的火騰地一下又冒了起來,狠狠地瞪了嘯戰一眼。

嘯戰連忙收斂了笑,臉上憋得通紅,轉身背向南爾明,但肩膀還在不停地抽搐著。

南爾明這才向紅衣少女問道:「你們沒什麼大礙吧?」

這時的紅衣少女,已從對南爾明「美貌」的震驚中恢復了過來,但還是忍不住用眼角瞟了瞟南爾明幾眼,心想世間怎麼會有如此漂亮的男人。她輕啟櫻唇:「幸得兩位出手相援,不然後果實在不堪設想,還請兩位恩人賜教大名,日後必將回報。」

「舉手之勞而已,姑娘不必在意。」

南爾明剛開口婉拒,嘯戰已搶著回答:「我叫嘯戰,他叫南爾明。」

「以我們小姐的身份,受人大恩,怎能沒有重謝?還請兩位留下地址,日後必將登門致謝。」一位護衛抱拳道,語氣中帶著明顯的驕傲。

「不用了,我們只是看不慣那幾人的所作所為而已。」南爾明語氣輕柔,伴著那張英俊得令女人嫉妒的臉,讓人如沐春風,「好了,你們現在已沒有危險,那三人已經徹底喪失了戰鬥力,你們自己處置吧。後會有期。」

說不出為什麼,面對紅衣少女,南爾明總覺得有種莫名的緊張,匆匆交代幾句,就想快點離開。

「等等。」見南爾明欲走,紅衣少女猛地叫了出聲,望著南爾明那星如冠玉、眼眸含柔的臉龐,她的心「怦怦」直跳,一抹酡紅從面頰一直紅到了粉頸,不由得低下頭來,小聲問道:「你你們真的不能留下地址?」

看著紅衣少女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拂,小臉上平添幾分誘人的風情,南爾明感覺自己那顆冷漠的心竟泛起了一股暖意,他微微愣了一愣,最後還是輕嘆了口氣。

「萍水相逢而已走了。」

南爾明揮揮手,拉扯著想要開口的嘯戰,舉步欲走。

其實,此時的南爾明心中有些紛亂。他清晰地感受到了心中那從未有過的感覺,那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又讓一向冷漠慣了的他很不自在,好像突然在他的自我世界里多出了點什麼,他本能地就要去抗拒。

僅僅是萍水相逢嗎?以後再也見不到了嗎?紅衣少女心中一陣刺痛,有些失落,又有些神傷。

紅衣少女的手指緊張地絞在一起,突然,似是作出了什麼決定,她咬了咬牙,開口說道:「兩位請止步。此次前來巨浠城辦事,來得匆忙,隨身未帶什麼拿得出手之物。此事因玉佩而起,既然兩位不願留下地址,小女子就以此玉佩聊表心意,感謝二位救命之恩,還請二位萬勿推辭。」

紅衣少女玉手一拋,玉佩化為一道流光投向南爾明。南爾明身形一僵,接住玉佩,怔怔地看著紅衣少女,沒有說話,眼神有些複雜。

「你們因這塊玉佩涉險生死,我們又豈可拿走?那我們和那三人有什麼區別?」嘯戰的眉頭皺了起來。

「如果沒有你們,我們連命都沒了。或許以後我們再無相見之日,如若你們不收下,莫非要我內疚一輩子?」紅衣少女句句落於人心,讓嘯戰無以為答。

「莫要相讓了。」紅衣少女望向南爾明的眼神似帶著懇求。

第七十六章紅衣少女與玉佩8

南爾明心中一軟,只好輕輕點了點頭,「那就卻之不恭了。」然後一抱拳,轉身,離去。

行了約百米,南爾明似乎想起了什麼,回身向著兩位護衛一揮手,幾道綠氣從護衛身上飄起,消散於天地間。

「多謝驅毒之恩。」兩位護衛的臉色頓時好轉,二人連連拜謝,抱拳相送兩人離去。

望著南爾明離去的背影,一縷憂傷自紅衣少女的眉頭緩緩擴散。

一路上,南爾明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成了一道綠色的殘影,似乎是想藉助速度揮去心中那困擾的感覺。

「我說南爾明,你對那小妞是不是有意思?有意思為什麼不留下地址?」嘯戰不擅長速度,又懶得動用拳套之力,追得有些喘氣。

「別瞎說!以我這種冰山一般的性格,怎麼會輕易喜歡一個萍水相逢的女子?」南爾明板著臉說道,但連他自己都覺得這種說法有些牽強。

「冰山也有融化的一天。」嘯戰頂了一句。

「你再說,我不介意與你打上一架。」南爾明心中那種漲漲的憋悶感更濃了,腦海中那道紅影揮之不去。

「好吧好吧,算我怕了你。那為什麼不留下地址呢?」嘯戰悻悻收口。

「你沒看出那少女背景極不簡單嗎?你注意到沒有?那兩位護衛手臂上能生出鱗甲1南爾明停下了腳步,「手臂能生出鱗甲的,只有個別妖族,但我懷疑,他們不是妖族,而是魔獸家族1

「魔獸家族?我聽說那可是很恐怖也很神秘的勢力,極少在世間行走啊,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啊,這也僅僅是我的猜測,但不管如何,蕭少勢力剛剛興起,我們不清楚他們的底細,還是盡量不要給蕭少惹麻煩。」

「可我們不是對他們有救命之恩嗎?」嘯戰不解。

「大勢力之間的關係,並不想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你要贏得他們的尊重,最重要的是要擁有與之相頗實力。所以,在蕭少羽翼未豐之前,我們要盡量低調一些。」南爾明說道,「尤其是,如果真是魔獸家族,能號令萬千魔獸,底蘊之深厚不是我們想象得出的,就更要小心一點了。」

「那就這樣錯失良緣?你不覺得可惜?」嘯戰不饒不依,「那位小姐真的挺不錯的。」

「你還真是五行欠揍啊?」南爾明的眼神陰冷了起來,狡鵒艘徊慵ζじ澩瘛

「好了好了,不談這些,反正到時候你別後悔就行。」嘯戰意興闌珊,「快看看那塊玉佩吧,我有點好奇。」

南爾明取出玉佩,兩塊合在一起,柔和光芒再現,一張鬼臉在玉佩內清晰地浮現出來,除了一股令人心寒的莫名力量散出外,並沒有其它任何反應。

「這是怎麼回事?已經完整了埃」嘯戰搔搔頭,很是失落。

「我也不清楚,或許是如他們所說,這只是一把鑰匙,要找到地方才能開啟吧。」南爾明也不敢確定。

「斗帝大陸這麼大,去哪兒找啊?找不到那地方,這還不就是一塊廢玉?」

「看運氣吧,如果那麼容易就能找到,那幾人不早就自己去找了?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這玉佩的材質是遠古時期的,應該是遠古浩劫前的遺物,價值不菲。」南爾明摩挲著玉佩,上面似乎還有著那紅衣少女的體溫,有著一絲溫潤。

「拿回去給蕭少研究一下,說不定能有巨大發現呢。」嘯戰聽南爾明確定這是遠古遺物,看著玉佩的眼光開始火熱起來。

「嗯,先回去再說吧。」南爾明怔怔地望了望後方,心中閃過一絲遺憾——或許真如紅衣少女所說,再無相見之日了吧。

兩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森林中,漸行漸遠.

兩人做夢也想不到,後來這塊玉佩對蕭炎的幫助有多大。同時南爾明也沒有想到,之後竟然和那位紅衣少女還有再一次的交集,而那再一次的交集,徹底改變了南爾明的人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