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三章令人憋悶的大機緣(1)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即有些獃獃發愣,立在場中傻眼了。圍在身旁的三人很快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全都蒙了,眼下的情況讓眾人有些無法理解,這算什麼回事?歷經千辛萬苦才拿到的玉盒卻打不開?這不明擺著玩人嘛。「我看這個九星...

「我有一事不明,既然指示以融血為開啟條件,而人、魔兩族的人都可以開啟,又何來大機緣之說?」蕭炎不解,提出了疑問,也正是眾人困惑所在。

「看來我們都被那位前輩忽悠了,融血只是基礎,拔出來才是關鍵。」樂少龍很是無奈,極其幽怨地望著石碑,神情中透出哭笑不得。

樂少龍的話徹底解開了眾人的困惑,回想之前的種種,眾人不約而同沉默了下去,嘴角有些自嘲,還有些冷笑。

「只剩蕭少了。」

樂少龍抬頭望向蕭炎,眼光中有著期待,但更多的是擔心,如果蕭炎也拔不出石碑來,白跑一趟倒也罷了,可與九星斗帝口中的大機緣失之交臂,怎麼說也很不甘心。

「試試看吧。」

蕭炎感受到了樂少龍的眼中的期待,緩步行至石碑前,凝定地看了看石碑。石碑依然是那樣殘破,但是蕭炎卻不敢小覷它,能讓三位高階斗帝都束手無策的東西,他一個三星斗帝又豈敢從外表去輕易斷定呢。

蕭炎扎定馬步,沉默地伸出雙手扶住了石碑。石碑入手冰冷,手中傳來的沉重感讓蕭炎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冷靜地用鬥氣嘗試了一下,石碑沒有反應,蕭炎神色很正常,沒有絲毫的波瀾起伏。

在鬥氣方面,蕭炎遠不及嘯戰、樂少龍與南爾明,石碑沒動乃是意料之事。

蕭炎將靈魂之力慢慢灌注進雙手的鬥氣之中,一聲「起」,全身鬥氣如波濤,沉下然後又驟然湧起。

樂少龍三人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緊張的眼光齊刷刷掃過石碑。

沒有任何的驚喜,蕭炎的結果和其它人一樣,石碑紋絲不動。

「莫非此碑與我們無緣?」嘯戰有些失望,用手扶著谷內山壁,心情一下跌到低谷。

蕭炎卻站在原地,愣愣地在想著——

「所謂的緣分也就是指契機,達到一種特定的條件,或許是自身不同,或許是天時地利。」

「天時地利在新的環境中無所適從,那麼唯有從自身著手。力量與血脈已經排除在外,自身還有什麼哪些不同呢?」

蕭炎苦苦思索著,孤單的身影在石碑的襯托下顯得有些落寞。

「天火與鬼靈1蕭炎眼眸一亮,彷彿捕捉到了什麼,「對,沒錯,整個斗帝大陸,能同時擁有這兩樣東西的人恐怕只有自己了1

蕭炎上前,雙手重新扶住石碑,左手天火,右手鬼靈之力緩緩輸出。

蕭炎的舉動落在眾人眼中,三雙火熱而期待的眼光,牢牢地鎖定了蕭炎。

熾熱的天火與陰寒的鬼靈之力幾乎是同時傳到石碑上面,片刻之後,沉寂已久的石碑亮起了光芒。

「有門1蕭炎心中一喜,臉上綻出了一絲笑容。

然而,光明的道路,貌似都是曲折的。石碑亮起的光芒僅微微閃了一閃,又快速黯淡了下去,蕭炎綻出的那絲笑容僵在了臉上。

「不可能啊,剛才明明都已經有反應了。」眾人覺得不可思議。

「或許是順序出了問題。」蕭炎沉思片刻,再次將手貼住石碑。

這一次,蕭炎謹慎了很多,只緩緩輸出鬼靈之力,測試著石碑的反應。

陰寒之力蔓延而上,覆蓋了整個碑身,石碑卻越發靜寂了。

「看天火的了。」蕭炎心中一緊,皺眉盯著貼住石碑的雙手,臉上露出極其凝重的神色。

青灰色的天火觸及碑身,石碑突兀地亮起了刺目的光芒,八個符文從碑身顯現,相互之間引導著天火連成了一個「火」字。

「火」字一出,石碑表面的石塊紛紛崩裂,碑身激烈震動,欲要破土而出。

蕭炎喜出望外,微一用勁,將石碑拔了出來,露出了一個漆黑的洞穴。

洞穴一開,一道非常柔和的光亮飛出,然後懸在空中搖曳不定。

眾人定睛一看,是一個玉盒。

玉盒通紅如火,晶瑩剔透,似有霧氣在玉中流動,阻擋了視線,看不到裡面所裝何物。蕭炎將玉盒抓到手中。玉盒入手沉重,乃是由一塊整玉雕琢而成,渾然天成,沒有一絲瑕疵。

單看盒子就已經是無價之寶,用這樣的無價之寶裝的東西,其價值豈不是無法估量?蕭炎心裡這樣想著。

就在這時,一道信息從玉盒中傳進了蕭炎的腦海:「老夫當年得之天火有三,卻苦於無法相互吞噬並融合。」

「老夫曾花費數千年光陰來研究可令數種天火融合的功法,苦思之下卻毫無對策,直至浩劫將臨,老夫也只能在體內共存兩種天火,但相互仍不能吞噬融合,此乃老夫一生最大的遺憾。」

「故老夫留下大機緣贈予有緣人,其實也是希望後人能為老夫完成此生最大的夙願。」

「老夫知道此要求極難,所以不敢過於奢望,凡是能如老夫一般,體內共存兩種天火之力者,便是有緣人,可得之老夫遺物」

感受著神廟主人蕭索的心情,蕭炎完全能體會,斗帝大陸萬古年來,能融合天火的功法從來就沒出現過。無數天才人物曾經費盡心血,始終無法解決這個難題,唯有蕭炎幸運,得之焚決,也算了結了神廟主人一大心愿。

「難怪說是大機緣,這簡直就是十萬中挑一的苛刻要求啊1蕭炎不禁感嘆,同時也為自己的幸運而暗幸。

「恭喜蕭少再獲良緣。」南爾明緩步走來,英俊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儒雅的笑容。

「賀喜蕭少前途無量,古之天才者,無不伴隨著逆天的運氣埃」樂少龍雙手一抱拳,說出的話語暖人心肺。

「恭喜恭喜!蕭少,這裡面的大機緣到底是什麼?大家都很好奇呢,快打開看看吧。」嘯戰大步前來,一掃之前的憋悶,眼神瞅著蕭炎手中的盒子,眸子中的火熱掩飾不祝

「看你急的。」蕭炎望著迫不及待的嘯戰,忍不住笑了,把玉盒高舉了起來,方便大家看得清楚。

三人舔了舔嘴唇,以最快的速度圍了上去,莫不想看看一名九星斗帝口中的大機緣到底是什麼,心臟的跳動一秒比一秒加劇,「怦怦」的聲音在寂靜的山谷中清晰可聞。

蕭炎習慣性地想掀開盒蓋,卻發現這玉盒竟沒有一絲縫隙,根本就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啟,當即有些獃獃發愣,立在場中傻眼了。

圍在身旁的三人很快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全都蒙了,眼下的情況讓眾人有些無法理解,這算什麼回事?歷經千辛萬苦才拿到的玉盒卻打不開?這不明擺著玩人嘛。

「我看這個九星斗帝一定姓忽名悠。」嘯戰忿忿不平,之前的怨氣看來還沒有消散。

「就憑你這態度,難怪無緣受眷於石碑。」南爾明瞪了嘯戰一眼。

「你你有本事,那找出開啟的方法埃」見南爾明哪壺不開提哪壺,嘯戰虎眼怒瞪,顯得很不服氣。

「蕭少,玉盒底部好像有字。」南爾明雖然寡言,但極其心細,藉助谷中微弱的光線,用實際行動讓嘯戰吃了一個癟。

嘯戰氣得鼻子都歪了,樂少龍安慰似地拍拍嘯戰的肩膀,以示無奈。

沒心思理會兩人的鬥嘴,蕭炎翻轉玉盒底部,仔細端詳起來。

在盒底的一個印記附近,刻著三行極小的字:「體內能共存兩種天火之人,無一不是天才橫溢之輩,如無意外,必定已是七星斗帝之上的實力。」

「因此,老夫隨手在此盒上設置了一個六星巔峰的印記封印,純屬手癢,權當是隱居數千年的無聊之作,望君笑納。」

「憑有緣人七星斗帝的實力,只需注入融合了兩種天火的天火之力,即可開啟此盒。」

看完三行小字,蕭炎站立無語,眾人呆愣無語,氣氛很壓抑,現場安靜得讓風的呼吸都顯得那麼厚重。

神廟主人幾句簡單的留言,卻讓眾人的心中打翻了五味瓶,不知該用什麼來形容此時此刻的心情,就像是柳絮飛揚滿天,斬不斷理不清,酸甜苦辣一下湧上心頭。

從踏進神廟開始,一路驚喜不斷,失望不停,直至最終成功的那一刻,眾人以為幸運之神眷顧的光芒終於籠罩在自己身上,卻還是被神廟主人陰了一手。

而且,這一手對蕭炎來說,還真不是一般的陰!

六星巔峰的實力要求,對目前僅為三星巔峰的蕭炎來說,簡直就是遙不可及!

捧著玉盒,蕭炎有種想摔爛的衝動。雖然這是九星斗帝極為看重的遺物,雖然這是全斗帝大陸都想得到的寶貝,可他媽的要等我到了六星巔峰才能打開,那要到何年何月啊?蕭炎有種淚流滿面的感受。

你說,你一個活了無數歲月的前輩,至於無聊到在玉盒上隨手弄個封印嗎?就算無聊到了極點,你種種花弄弄草都好啊,偏偏去弄留給我的盒子幹嘛啊?你以為六星巔峰斗帝是蘿蔔大白菜,隨手一大把啊?一想到自己如今才三星斗帝巔峰,這一刻蕭炎想死的心都有了。

「都說好奇害死貓,卻不知好奇心也會憋死人的啊?」

蕭炎心內的鬱悶直衝腦門,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神情無比蕭索,隨手抓起一把野草,塞進嘴裡拚命嚼動,任由那淡淡的苦澀在嘴中瀰漫開來。

「真是坑爹啊1嘯戰也替蕭炎接受不了這樣的情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