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二章靈印與石碑(三)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蕭炎笑著安慰大家。不過事實也的確如此,眾人之中,蕭炎對河水的寒意似乎並沒有太多的不適。「我陪蕭少下去吧。」甄妮開口了。她的支持,讓蕭炎心中升起一股暖流。「這樣吧,我與嘯戰、樂少龍、南爾明下...

眾人齊刷刷打了一個寒戰,紫影小聲嘀咕道:「剛才誰說這考驗沒有性命之憂的」

甄妮沒有反駁紫影的話,怔怔地望著前方,然後嘆了一口氣。此地完全超出了意料,她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下去試試吧,抵禦不了寒冷的就留在上面。」蕭炎發話了。

對於九星斗帝所說的大機緣他不想放過,自古以來,想要獲得機緣,永遠都不可能沒有危險,他打算親自深入下去了解清楚,不到最後一步絕不輕言放棄。

「蕭少,你留在上面吧,我們下去就好了。」嘯戰擔心蕭炎,不讓蕭炎冒險,至於那個未知的大機緣,如果是物品的話,他們上來也會交給蕭炎,所以眾人都阻攔著蕭炎。

「所謂的機緣,也只和某個人有緣,並非誰都可以隨意獲得,能下去的都下去碰碰運氣吧。」蕭炎知道大家的想法,但他依然堅持要親自下去。

「可是這寒意」眾人清楚蕭炎的性格,一旦決定了就不會輕易改變,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擔心蕭炎的實力。

「大家忘了我身負鬼靈的嗎?鬼靈可是天下陰寒之物。」蕭炎笑著安慰大家。不過事實也的確如此,眾人之中,蕭炎對河水的寒意似乎並沒有太多的不適。

「我陪蕭少下去吧。」甄妮開口了。她的支持,讓蕭炎心中升起一股暖流。

「這樣吧,我與嘯戰、樂少龍、南爾明下去,甄妮與紫影、風暴留守原地。」蕭炎三思之後緩緩開口。

眾人中,紫影與風暴體質偏弱,抵禦上面河水的寒意已極為勉強,而他和樂少龍不在,甄妮就是最好的領導人,可以冷靜處理突發事件。

甄妮何等聰穎,立即明白了蕭炎的意思,幽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堅持,而紫影與風暴咬著凍得發紫的嘴唇,知道自己下去也只是累贅,黯然地點了點頭。

「一定要活著回來,我等你。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我也不會獨活於世。」就在蕭炎做熱身準備時,甄妮一句傳音輕輕飄進了蕭炎的耳里。

蕭炎一愣,心中一熱,轉過頭來看著甄妮,眼眸中滿是柔情與感動,很是堅毅地點了點頭。

隨後,蕭炎幾人手牽手躍進了漏斗。

眾人剛躍至漩渦上方,漏斗形成的巨大吸力立刻將眾人扯了下去,漫天的水霧瞬間吞噬了四個人的身影。

水聲轟隆如雷,暗河漏斗中漆黑一片,非常幽森。蕭炎四人手拉著手,身形在奔騰的河水中急劇旋轉起來,水流的離心力與龍捲風相比,實質的拉力比無形的風更為恐怖,四人就如順著瀑布直衝而下的樹葉,根本穩定不了身形,只能隨著水流向下墜去。

水流撕裂著肌肉,壓迫著胸膛,令呼吸都變得極其困難,四人緊緊攥著的手指因為用力而青筋突起,骨節青白,幾乎要拉扯不祝

刺骨的暗流在眾人身上覆蓋了層層厚冰,又急速被水流沖刷而掉,然後再覆蓋再沖刷,周而復始。每一次厚冰的掉落都扯動著皮膚,似要活生生將皮膚撕揭開來。劇痛連心,寒意刺骨,但眾人早已被凍僵,只能勉強驅動鬥氣抵禦著。

下墜的速度不斷急劇加快,水流相互擠壓著、激蕩著,密度變得越來越大,寒意凝聚在一起,讓四人體內的鬥氣都變得獃滯起來,流動越來越不順暢,眼看就要抵禦不祝

蕭炎快速運轉鬼靈之力,一股陰寒能量順著丹田覆蓋全身,再順著互扣的手掌傳給眾人,眾人身軀這才稍微回暖,恢復了一點知覺。

得鬼靈之力相助,眾人寒意稍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彼此抓緊雙手,緊緊連成一圈。

眾人不斷順著水流的方向旋轉著下墜,很快遠離了漩渦中心的離心力。

蕭炎擁有兩大鬼靈,寒意對其影響最小,他心裡一直在暗暗丈量著,估計眾人起碼下墜了近三千米,竟然還沒有到盡頭,暗河的去向似乎沒有止境。

越是往下,寒意越深,但沒有了急流旋轉的牽絆,蕭炎眾人慢慢穩住了身形,打量起周圍的環境,可除了「嘩嘩」的水聲,四周沒有任何的東西。

眾人繼續下墜著。

在暗河之中沒有時間的概念,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遠處有了微光,眾人下落的速度也神奇地漸漸趨緩,光越來越強,眾人下落的速度也越來越緩,最後,眼前一片光亮,眾人的腳觸碰到了一層軟軟的物體,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摔在了地下。

感受到腳下地面的堅實,眾人站立起身。周圍已經沒有了水流,空氣很是乾爽,抬頭望向上面,暗河之水止於一層光幕之上,很是神奇。

眾人望望周圍,還是漆黑的一片枯寂,沒有一點聲音。

「終於到地了,第一次感覺到懸空的滋味那麼不好受。」

嘯戰一邊舒展著筋骨,一邊說道。

「這次多虧了蕭少的鬼靈之力,否則下來的可能就是幾塊冰雕。」樂少龍打趣道,南爾明臉上也浮現了難得的笑容。

「大家平安就好,繼續前進吧。」蕭炎站立著喘息片刻,對三人說道。

前行了十餘里,地面的土質忽然變得鬆軟,踩在上面的腳掌能完全沒下去。眾人並沒有在意,但走出去數百丈后,眾人覺得越來越冰寒刺骨了,像是北風卷雪吹在身上。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越往前走越冷。」嘯戰嘀咕著。

蕭炎沒有說話,他小心地警惕著周圍。

眾人繼續前行了數百米后,竟然看見了滿地枯骨,密密麻麻的遍地皆是,早已腐朽,腳下輕輕一踏,就會成灰。

在歲月的力量下,沒有什麼可以長久,但這似乎已經不像神廟主人所建之地,更像另外一個遠古遺址,莫非,這幻境之中還連接著另外一個地方?

到了此地,前面開始空曠起來,如冰窖一般,寒嗖嗖的冷風如刀子一般刮在人的肌膚上,眾人心中的不安更盛了。

站立在原地,蕭炎沒有動,細細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這裡是一個山谷,谷中央豎立著一塊近十米高的石碑,石碑很是殘破,上面布滿了歲月的斑駁,遠古的氣息在其上流動。

因為長年不見陽光的緣故,谷內陰風呼嘯,影影綽綽,到處都是的枯骨堆間,有著一道道朦朧的鬼影在無意識地飄動,非常虛淡,但石碑周圍卻沒有任何鬼影敢靠近,似乎石碑有什麼辟邪之力。

「看來又避免不了一場惡鬥。」樂少龍感慨道,抽出了雙刺。看來,怨靈之祖的陰影在他心中尚未消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