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七十二章靈印與石碑(二)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氣護體,但依然感覺到寒冷入跡前行了大約十幾里,寒意漸濃,透過軀體直浸心扉,眾人要竭盡全力方能勉強抵禦,而遠遠望去,地下暗河方向不變,筆直而進,綿延數百里之長。眾人繼續前行了近百里,寒意入髓,呼出...

單是一個九星斗帝嘴裡的機緣二字,可想就一定不一般,更何況這位九星斗帝說的是大機緣!不用說,一定比靈印重要得多得多,或許是一樣物品,或者是其它,無人得知,但眾人都知道,這絕對是這個幻境中最為貴重的東西。

「我們該怎麼辦?」風暴出聲了,詢問著大家,其實主要是問樂少龍,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建設性的意義。

「我也不知道。」沉默了很久,在眾人注視下的樂少龍開口,語氣中有著無可奈何。

樂少龍是眾人中最為精明的一位,能比大家留意到更多的細節,能作出更為深入的判斷,聽聞樂少龍此言,眾人心中一涼,但一想也都釋然了,能讓一位九星斗帝都極為重視的大機緣,又豈是那麼容易讓人得手的。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從留言中看,此機緣純粹要靠緣分,留言之人並非一定要將此機緣傳之於世,這讓眾人更是無從下手。

眾人沒辦法,只好採用最原始也有可能是最有效的方法——地毯式搜索,留意每一塊青石每一處痕。

殿堂中極其安靜,沒有一丁點聲音,眾人搜索了足足幾天,能用的手法都用上了,但還是沒有半點發現,除了當年放置物品留下的痕與牆壁上的刻痕之外,似乎一切都已塵封。

眾人面面相覷,心中充滿了壓抑,臉上寫滿了失望的表情,莫非真與那大機緣無緣?

「要不我們毀掉此地看看,機緣無非在此廟中,把神廟毀了,機緣也就出來了。」紫影提議,實在忍受不了讓九星斗帝都看重的大機緣的誘惑。

聞言,甄妮一愣,沒有說話,雙眸飄向蕭炎,嘴角似笑非笑,想看看蕭炎怎麼決定。

「蕭少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南爾明神情冷漠地說道。

在眾人的注視下,蕭炎的心中在極其矛盾地掙扎著,空曠殿堂中偶然穿過的風更冷了,吹在身上似乎要滲進心中。

過了片刻,蕭炎抬起了頭,堅搖頭,「如若我們在此地與外面幾重空間一樣,遇見的是戰鬥廝殺,那麼我們出手毀掉此地無可厚非,勝者王,敗者寇。」

「但是,我們進入此地,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險,只是通過一個很和平的考驗,便得到了靈印的饋贈。」

「可以說,這完全是這裡的主人誠心所送,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否則,以其九星斗帝的能力,可輕易將我們抹殺於此。」蕭炎很有耐心地向眾人解釋著,「我們不可以受人禮物,毀其所祝」

紫影望著蕭炎有些嚴厲的責備眼神,吐了吐小舌頭,臉上微紅,慚愧地低下了頭。

蕭炎沒有繼續責怪紫影,大家隊友一場,都清楚彼此的性格,紫影不過是一時衝動,並非有心如此。

「大家隨我出廟,行三拜之禮,以表受人恩惠之情,然後離開。」蕭炎的話擲地有聲,揮灑著一股熱血豪情。

眾人走出神廟大門,望著這遠古留下的遺址,九星斗帝的隻言片語彷彿依然繚繞在耳邊。

曾經的叱吒風雲,如今的寂寥如斯,歷史的厚重讓眾人帶著敬畏的神情默默參拜。

行完三拜之禮,眾人轉身,準備離開此地。

「可惜了,我們離去之後,此地依然會自毀於天地間,遠古的一切在世間又少了一些記憶。」嘯戰感嘆著,跟隨蕭炎,抬腳正欲離去。

嘯戰話音剛落,神廟大門突然自行關閉,發出轟隆的巨響,七道光環從天而降,籠罩了眾人,神廟前面的地面像被一隻巨手撕開,裂出一道巨大的縫隙,「嘩啦啦」的水聲從下面傳出。

「在巨大的誘惑的面前能堅守本心,實屬難得。堅守本我,乃是所有大機緣者的第一步,你們過了第一關。既然如此,老夫就開啟機緣的大門,讓你們離機緣更近一些吧。」

突如其來的話音讓眾人喜出望外,撫平了在光環中不明所以而警惕的心,紫影則更是羞愧地別過頭去,不好意思直視眾人的眼神。

「看來,跟隨蕭少的腳步絕對是正確的。」風暴回頭望望蕭炎,毫不掩飾自己對蕭炎的佩服。

「僥倖而已。」蕭炎反而不好意思起來,略帶羞澀地說道。

「我們下去看看吧,大家不期待下面的機緣究竟是什麼嗎?」

甄妮非常滿意蕭炎這段時間來所展現的人格魅力,慶幸自己沒有選錯人,心頭微嘆間又捨不得蕭炎陷入窘態,及時岔開了話題,引開眾人的注意力。

裂縫之下,一個筆直向下的深洞直通到底,水聲正是從那裡發出,應該是一條地下暗河。

眾人向下望去,感覺暗河非常森寒,吹出來的疾風像是鈍刀刮肉,讓肌膚隱隱生疼。

「下面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樂少龍心細,有些擔憂。

「以九星斗帝的實力,不會故弄玄虛,所以考驗應該不會有性命之憂,最多只會讓我們知難而退,錯失機緣。」甄妮分析道,鼓舞著眾人的信心。

「就算有危險,我們又何時退縮過?」蕭炎的眸子中跳躍著勇氣的光芒。

眾人一個接一個跳了進去,在地下暗河中前行。

河水刺骨,眾人雖有鬥氣護體,但依然感覺到寒冷入跡前行了大約十幾里,寒意漸濃,透過軀體直浸心扉,眾人要竭盡全力方能勉強抵禦,而遠遠望去,地下暗河方向不變,筆直而進,綿延數百里之長。

眾人繼續前行了近百里,寒意入髓,呼出的氣都凍成了冰屑,但河水卻沒有任何結冰的跡象,依然幽黑如墨。

透過朦朧的視線望著遠方,眾人終於停止了腳步,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前方出現了一個大漏斗似的黑洞,地下暗河全部流了進去,像是永遠也填不滿,水流交匯,激起巨大的浪花,水汽瀰漫成霧氣,像是可以吞噬眾人的心神,令人不由得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眾人不想貿然深入那個通向地下的巨大黑洞,但環顧左右,去路已全部被截斷,空曠的地下河洞只有激起的水流聲轟隆作響,眾人頓時停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怎麼辦呢?」嘯戰呼出一口氣,詢問著眾人。

「除了漏斗之外,這裡已沒有別的去路。」紫影視力最好,看得最清楚,單薄的身體在冰冷的河水裡簌簌顫抖,說話都直打哆嗦。

停止下來,眾人發現河水更冷了,鬥氣隱隱有抵禦不住的趨勢。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水流,竟然冰而不結,玄妙得可謂窮天地之變化。

「漩渦的力量雖大,但相信我們都能抵禦。」樂少龍仔細觀察著漏斗水流的威力,語氣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擔心的,是不清楚漏斗到底通向什麼未知之地,而且水流在相互迴旋碰撞之後,激蕩的寒意將會比現在強上不知道多少。」

聞言,眾人都陷入了沉默,樂少龍言下之意很清楚,如今的寒意抵禦起來已經很勉強,下去之後或許瞬間就能凍結眾人,化為冰塊墜下無底深淵。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化為冰雕落在不可知之地,生死未知,孤獨地在黑暗中度過一輩子,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