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七十一章 三奇同穴 (四)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兒立世,應當心胸開朗,無視一切外物,心之所至,乃天地所在。」嘯戰大步向前,鬥氣隨指而出,化為一個「豁」字,落在凹陷之處。筆性如心性,嘯戰的字帶著一股爽朗的決心,字間自有一番天地。可「豁」字...

還是樂少龍比較冷靜,「蕭少,之前你說,你的功法需要的鬼靈還很多,那是不是同樣需要的天火和靈印也很多?」

「嗯。」蕭炎點點頭。

「具體需要多少?」甄妮有些緊張地緊跟著問道。

「要進階到聖階,各需要七個」

八極天決,從一極的焚決進階到八極的化天決,可不是各需要七個嘛。

「各七個」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還得都是排名前二十的?」

「應該是這樣」

聽到蕭炎這話,嘯戰一臉歉意地拍了拍蕭炎的肩,「蕭少,剛才對不起啊,以後還是我頂怪吧各七個排名前二十的三奇物,這個聖階功法也太他媽坑爹了啊1

蕭炎頓時一臉黑線.

「走吧,靈印還在等著我們呢。」略做休息之後,蕭炎站起身,招呼著眾人。

焚決進階寒決只差最後一步,蕭炎早已心急如焚,根據怨靈之祖的記憶,白骨王座之下通向另外一片天地,極有可能就是靈印所在之地。

大袖揮舞,蕭炎拂開遍地骨碎,鬥氣微轉,轟向地面,在天火的高溫之下,地面與鬥氣的相碰並沒有發出震天的巨響,方圓之地盡化為灰燼,一個巨洞出現在眾人面前,透出明亮的光芒。

光華很長時間才漸漸斂去,洞穴有些暗淡起來,仔細看去,光芒是由一層類似隔膜的結界所發,經歷了無數的歲月,結界已經不復之前的結實,能量的流失讓結界無法阻擋眾人的腳步。

一步跨出,眾人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天地。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眼前所見,不同於剛才的空曠與枯寂,而是完全變了一個樣子:綠意無邊,生機盎然,千年古木連綿成片,讓人心曠神怡,神清氣爽,空氣蘊含著大量的天地能量,比之帝源州不知道濃郁了多少倍,在此修鍊,想必定有事半功倍之效。

在那茂密的古木林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神廟,高大宏偉,懾人心魄。

古廟之前,有各種不同的人形生物雕像守護,莊嚴而神聖,那都是遠古時代的種族,如今已泯滅在歷史的長河中,難覓蹤影。

「這就是遠古時代的天地能量嗎?這麼濃郁,難怪浩劫之前人才輩出。」眾人感慨著,向著神廟的方向緩步前行,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一路之上,除卻路邊的人形生物雕像外,雖然此地綠色無盡,沒有空曠與蒼涼的蕭索感,但放眼望去,卻沒有生機的跡象,綠色看久了也變得單調起來。

歲月悠悠,昔日的榮耀成為歷史雲煙,遠古生命隨歲月而逝,歷史的塵埃盡埋,這就是遠古浩劫最真實的寫照。

行至神廟之前,終於可以得窺神廟全貌。

神廟整體古樸大氣,高達上千丈,牆身呈青灰色,宛如是由一塊巨大的青石所雕,渾然一體,找不到任何的接縫之處,令人驚嘆不已。

沒有過多的裝飾,只有率性的刀削斧刻勾勒出神廟的造型,刀斧之中蘊含的天地之勢隱約融入周圍的環境,但又鮮明其中。

造型越是簡單,建築散發的刀意就越是令人心寒,當年那位以青石建造此廟的絕對是一位強大存在。

眾人在嘖嘖稱奇與敬畏中將視線落在神廟大門上。大門緊緊關閉著,顏色與牆身一致,也是青石所刻。

與整體素雅不同的是,大門上銘刻著大量的符文,符文正中有著一片空白,氤氳著濃濃的霧氣,看不清楚到底是拉手還是什麼。

眾人向前幾步,剛走進離大門七尺之內,無數符文閃爍起來,大量的霧氣洶湧著,覆蓋了這七尺之地,伸手不見五指,唯有符文的光澤徹底亮了起來,符文正中的空白處突然出現了一個凹陷,符文上隱約浮現出幾個大字,分別是「然」「物」「外」三個鐵馬金戈般氣勢的大字,圍繞著凹陷不停地旋轉起來。

「什麼意思?」紫影好奇地詢問。

「這三個字似乎並不完整,得補充完整我們才能進去,或許是這個意思吧。」樂少龍盯著那三個字看了半天,很快就分析出了原因。

「那還不簡單?大男兒立世,應當心胸開朗,無視一切外物,心之所至,乃天地所在。」嘯戰大步向前,鬥氣隨指而出,化為一個「豁」字,落在凹陷之處。

筆性如心性,嘯戰的字帶著一股爽朗的決心,字間自有一番天地。

可「豁」字剛划完最後一筆,一股強大的力量自凹陷處反震而出,將嘯戰巨大的身軀彈飛。變故來得極快,眾人尚未來得及反應,嘯戰已經如一股旋風,掉到七尺之外,激起衝天煙塵,同時光圈閃耀,將七尺之地圍了起來。

嘯戰單腳駐地,腳一發力,想再衝進來,卻如撞上了一堵透明的玻璃牆,六星斗帝的鬥氣全力爆發也無法損其分毫。

嘯戰在外面暴跳如雷,急得團團轉。

眾人見嘯戰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放下心來,然後回頭都看向那兀自旋轉著的三個字。

看來這是一道選擇題,每個人只有一次選擇的機會。

再也不敢輕易下筆,眾人在七尺之地爭論紛紛,直到認為是正確的答案,才敢小心翼翼做出嘗試。但眾人還是一個接一個被震飛出圈外,只留下甄妮與蕭炎。

「這位建造神廟的人應該是一位世外高人,心繫天下事而身在鬧市外,心態之超然令人佩服。」

甄妮娓娓道來,分析得很有道理:「應該是『超然物外』才最為契合此人的心態。」

似乎極為確定,甄妮的芊芊玉手寫了個「超」字上去,然後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一樣被震飛出外,遺留下一地的惋惜。

七尺之內,平時一步之跨,此時卻彷如一道天塹。

如今只有蕭炎一人,眾人在外面屏住了呼吸,六雙眼睛十二隻眸子緊緊盯著蕭炎,寄託著全部的希望。

感受著眾人殷切的眼光,蕭炎突然覺得壓力好大。

此處應該就是靈印所在地,現在又僅餘下最後一次機會,蕭炎從來不敢自信地認為自己比其它人在分析事情方面更強,可偏偏這個艱巨的任務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蕭炎一時頭大如斗,不知不覺竟滲出了一身汗水,他艱難地舉起手指,又猶豫地放下,心中紛亂不已,這或許是得到靈印的最後一次機會,關係著八極天決的第一次進化,即便堅毅如蕭炎也不敢輕易下手。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流淌,眾人的眼神變得越來越焦急,蕭炎的表現明顯沒有什麼信心,眾人只覺得心都快要蹦出來了。

沒有激烈的戰鬥,沒有艱難的幻境,似乎只有這麼一個看似簡單卻不得其道的試題,卻卡住了所有的人,如果可以選擇的話,相信此時的眾人都願意再轟轟烈烈與咆哮黑尊打上一場,雖然危險,但至少沒有這樣鬱悶。

緩緩呼出一口濁氣,緩解一下心中的緊張,蕭炎的眸子亮了起來,慢慢地有了決定,手指再一次舉起,停在凹陷之處。

不管如何,也該做一個決定了,至於勝算如何,蕭炎也不敢保證,但優柔寡斷一向都不是蕭炎的作風。

並指如風,蕭炎的手指快速在凹陷之處刻畫了一個「蕭」字,既是蕭炎的姓,也是對這幾個字的理解。

其實,蕭炎千思百解之下,和甄妮是一樣的見解,蕭然物外與超然物在意義上並沒有太多的不同,都是形容極為超脫,不為俗情雜務所煩擾。

既然如此,何妨一賭?以此字和自己之姓的契合,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蕭炎還是毅然落下了「蕭」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