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章 怨靈之祖的隕落(三)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莫非?蕭炎無法淡定了,那個猜想一個勁在腦海中翻騰。疑惑歸疑惑,猜想歸猜想,眾人手下卻沒有留情,也不敢留情!怨靈之祖六星巔峰的實力放在那裡,一旦被他恢復過來,誰也不敢預料會發生什麼事。隨著蕭...

現在斗破無上有個盟,加霸盟,如果現在還在關注無上的兄弟可以加群279277052

眾人彼此相望一眼,眼神更加堅定,齊齊靠近,圍成一個圈,密不透風地把蕭炎圍在中間。

斧芒的威力一重接一重而來,一重比一重強勁,蕭炎卻不動分毫,好似周圍的一切已與他無關,腦中在急速運轉著。

血斧逼近,血霧在飄動,風暴和南爾明蓄勢已久,兩道光影雙雙迎上,瞬間閃過天際,旋即,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與血斧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相撞的一霎那,怒雷般炸響,響徹了天空,血斧在風暴與南爾明的聯手下被摧毀。同時,悶哼聲起,兩人顯然也受了一定程度的傷,雖然不重,但這意味著情況越來越危急。

「第六旗動,血鉞橫空1

「第七旗動,血鉤索命1

「第八旗動,血叉刺魂1

接連不斷的聲音,如九冥之下的索魂追命曲,冷漠而無情地響起,各種怨靈及血煞之氣化為神兵利器破空現世,捲動了漫天風雲。

在眾人的竭力抵禦之下,血兵紛紛破碎而又繼續重現,血靈大陣中響聲如雷,塵沙飛揚。

眾人受傷流淌下的鮮血轉眼又歸於血煞之氣中,整個場景幽森而血腥,詭異得可怕。

「第九旗動,血鞭策魄1

至血靈大陣發動第九重攻勢,眾人被一路壓迫收縮著範圍,如今竟已緊縮到肩並著肩,在方寸之地內苦苦對抗。

血鞭時而詭異靈動,時而如暴風驟雨,抽出了漫天的鞭影,覆蓋了眾人周邊全部方位,遠望去,就如同滿天的血痕烙印在虛空之中。

眾人全部躍上半空,臉色依然平靜如水,兵刃之上,強悍的鬥氣猛地湧出,然後帶著一往無前的兇悍氣勢,毫不猶豫轟出了範圍鬥技,鬥氣凝實宛如實質,聯合在一起,要斬破鞭影!

就在鬥氣將與鞭影碰撞之時,鞭影再變,盡數收斂,化為簡單一鞭,避開了大面積的相碰,以點破面,抽在嘯戰的金拳之上,鞭影之上一道道血霧升起,嘯戰的拳頭頓時發出「哧哧」聲,鬥氣竟被快速消融,眾人的聯手瞬間被破。

血霧之中,一股冷森森的氣息衝天而上,讓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

化繁瑣為簡潔,化花哨為實在,血鞭彙集了八重血旗的怨氣,爆發出了最強的威力!

第九重的威力竟然強悍如斯!

嘯戰的臉陰沉得要滴出水來,連連揮動大袖,將血霧震散,逼退鞭影。

鞭影一閃即逝,失去了蹤影,眾人心頭變得不安起來,四處尋找著血鞭的蹤跡,臉龐上泛起一抹凝重,不敢掉以輕心。

此時,蕭炎抬起了頭,眸子亮了起來,他的心中已經有了對策。

蕭炎依賴的手段主要有天火、靈魂之力、骨翅三種。

骨翅的傷害對靈體效果不明顯;靈魂之力的攻擊能否成功取決於「黃泉天怒」、「黃泉之河」與血靈決,而「黃泉天怒」與「黃泉之河」已然失效;如今,只余血靈決與天火。

血靈決對靈魂有克製作用,天火對陰邪之氣有著先天的優勢,如果是血靈決輔以天火呢?會怎麼樣?

心念轉動,蕭炎緩緩抽出天火古尺。

此刻,血鞭再現,帶起尖銳的聲響,撲向蕭炎,帶起的疾風將眾人的衣服吹得緊貼身上。

牙齒咬著下唇,感受著迎面而來的強猛風壓,蕭炎臉色逐漸凝重。他身體微彎,左腳猛地跺下,藉助地面的反震力身形拔起,骨翅一振,化為一道流光沖了過去,同時血靈決運轉,神秘的力量輸送進天火古尺中,青灰色火焰覆蓋的厚重尺身上出現了隱約可見的血絲,如脈絡一般烙印其上。

骨翅帶起的速度快得連血鞭都來不及躲閃,蕭炎緊抿著嘴,臉龐森然,天火古尺在半空中完成近乎完美的蓄力之後,就這麼簡單的一式劈砍,毫無花哨地砸了下去。

蕭炎的目的是為了嘗試心中所思是否奏效,所以,越簡潔的招式越是有效。

鞭、尺碰撞的霎那,一聲悶響,猶如悶雷般,從交接處擴散而出,鞭影之上,鬥氣急速湧現,只來得及散發出濃濃的血煞之氣襲向蕭炎,便被天火古尺砸中了鞭體。

身受反震之力的蕭炎倒退幾步,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射而出。

血煞之氣緊追而上,蕭炎強穩住身形,天火覆體,抵禦著血煞之氣,不退反進,天火古尺以更加兇悍的力道狠狠砸下。

觸及血靈決能量融合的青灰色天火,血鞭的護體血煞之氣如被潑了汽油般一下子被點燃,火焰極速蔓延而上,吞噬了血鞭。

一聲聲極度凄厲的慘叫聲從血鞭中散出,無數凝聚為血鞭的怨靈臉龐極度扭曲,掙扎著想要逃離出來,卻又被無形的力量束縛著,掙逃不脫。

半空中燃燒的血鞭此刻成為了焦點,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眾人的眼眸亮了,蕭炎的眼眸更亮,如其所想,此法的確有效,但他沒想到效果居然這樣顯著。

眼看著凝聚血鞭的怨靈就要被天火盡數焚盡之時,血鞭中的怨靈居然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力量,竟然掙脫了無形的束縛,帶著青灰色的火焰四處逃竄。

怨靈所到之地,青灰色火焰追隨著蔓延,如火苗遇見了大片的油田,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大片大片的血煞之氣燃燒了起來,焰雲繚繞,青灰色火焰布滿了天空。

在火焰的灼燒之下,隱於血煞之氣深處的十八桿大旗也隱隱顯露了出來,巨大的旗幟迎風招展,源源不斷地引動血煞之氣注入大陣,想補充流失的能量。

其中一桿就在蕭炎不遠處,蕭炎骨翅再動,沖了過去,漆黑的眼瞳中殺意驟然暴漲,手中的天火古尺帶起破風之聲,狠狠地朝著血旗重砸而下。

青灰色火焰斬在旗杆上,旗杆斷落,招展的旗幟隨風飄落,血煞之氣驟然消散,血靈大陣那濃郁得化不開的血氣頓顯稀薄了一些。

蕭炎的舉動就是方向標,眾人紛紛出手,接連斬斷了八桿血旗,血靈大陣立時搖搖欲墜,血氣快速潰散。

「第十旗動,血錘定音1

怨靈之祖怒不可遏,驟然響起的聲音中沒有了以往的自負。顯然,情勢的發展超出了他所料,他急忙催動了血靈大陣的第十重威能。

一輪血錘懸空,錘身長達千丈,無數符文圍繞其上而轉。

血錘一出,靈魂之力化為層層漣漪,漫天青灰色火焰消失無蹤,血旗快速隱入陣中,此地又成了死氣沉沉的不毛之地。

盡顯威力之後,血錘黯淡無光,光澤盡去,彷彿用盡了全力去維護血靈大陣,而後寂靜無聲地崩碎成灰。

血靈大陣雖勉強穩定了下來,但丟失了八桿血旗,血煞之氣的翻湧已遠不及之前。

見到融入了血靈決神秘能量的青灰色天火取得如此成效,蕭炎信心更是十足,如今血靈大陣根基不穩,正是一舉破滅的好時機。

時機一閃即逝,蕭炎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他絕不會讓怨靈之祖再有鞏固的時間。

蕭炎揮起天火古尺,「游炎化三尺」發動,一道道火光蕩漾而出,如漣漪一般席捲十方。

青灰色火焰將看似平靜但卻滾燙到接近沸點的血煞之氣徹底點燃了,心有靈犀的風暴揉身而上,法杖連變,旋風四起,火借風勢,不可阻止地燒遍了整個血靈大陣。

「第十一旗動,血槊碎穹1

怨靈之祖的聲音變得極其尖銳起來,一發不可收拾的火勢使怨靈之祖的怒氣憋到了極限。

血槊破空而至,帶起的颶風颳得火焰漸亂,沉重的壓力將眾人所在的地面硬生生壓得凹陷下去,眾人懸浮半空的身形站立不穩,全然墜落在地。

不愧為血靈大陣后八重的殺招,威力不是一般的強。只可惜,八旗被毀,血靈大陣威力不再,血槊才降落至半空,顏色便極快地暗淡下去,能量急速消散。

眾人壓力大減,怒吼中嘯戰眼睛微眯,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連環十八拳迎風出擊,拳拳破空,將血槊摧毀。

血槊被毀,血靈大陣的顏色更加灰暗了,青灰色火焰燃燒得更加瘋狂起來,蕭炎根本不給怨靈之祖一丁點恢復的時間,又一次施展「游炎化三尺」,尺影一化萬千,再而合一,像一條火龍縱橫在血靈大陣中,動搖著大陣的根基。

連番受創,血靈大陣再也維持不下去,剩餘的十桿血旗浮現,眾人一擁而上,將血旗一舉摧毀。

血旗一滅,漫天血煞之氣盡消,荒蕪的大漠顯露在眾人面前,茫茫白骨軍團依然盲目地站在遠處。

白骨王座之上,一道虛幻的身影近乎透明,臉上不可一世的神情被怨恨取代,狠毒地盯著眾人,扶著白骨王座的手在微微顫抖。

看來,血靈大陣被破對怨靈之祖的傷害不輕。

劫後餘生的眾人不會因為剛脫險就浪費時間在無限感慨上,蕭炎與樂少龍搶先出擊,天火古尺封鎖上空,雙刺鎖定了下方,逼近怨靈之祖。

想到血靈大陣的恐怖,蕭炎等人不想夜長夢多,儘快了結對手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面對眾人的快速反應與無情攻擊,怨靈之祖的眼神變得更為怨毒了,虛幻的身影一陣顫動。他抬起半透明的手臂,天地泛起漣漪,能量在快速凝聚,他似乎想做點什麼,可是片刻之後,手臂又無力地垂了下去。

他不是不想,他簡直太想了,只是,尚未恢復,暫時還無法施展強大的鬥技,怨靈之祖只得仰天呼嘯出一聲極其凄厲的音調。

隨著這一聲呼嘯,原本茫然而不知所措的白骨軍團開始騷動了,向著眾人的方向沖了過來。

可是,怨靈之祖在大陣被破后無力控制怨靈與白骨合體,僅僅是白骨軍團並沒有太多威脅。

蕭炎與樂少龍的攻勢不變,其餘幾人在甄妮的率領下衝進了骷髏群中,如猛虎下山,殺得白骨軍團無力阻擋,到處都是刀光劍影,到處都是骨影碎裂,一片狼藉宛如森羅地獄。

就這麼一瞬的時間,蕭炎與樂少龍已經逼近。

怨靈之祖血色的眸子急速變冷,靈魂之力在快速凝聚,一個奇異的符文在空中即將成型,尖銳的破風勁氣呼嘯而出。

「不好。」

蕭炎正想出聲提醒樂少龍,丹田之中一直沒有任何動靜的幽絕冥靈突然一顫,一股強大的威壓散發而出,怨靈之祖那即將完成的動作便是一僵,符文頓時失去了鬥氣的延續,消散於半空之中。

怨靈之祖臉色一片慘白,臉上浮現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眼瞳中掠過深深的懼意,不敢再次出手。

兩人去勢太猛,蕭炎還來不及思考為什麼幽絕冥靈會在此時顫動欲出,已經到了怨靈之祖面前。

厚重的天火古尺與輕靈的雙刺相比,無疑雙刺在速度上更具優勢,樂少龍搶先一步,避過怨靈之祖勉強抵抗的雙手,雙刺極速划動,刺在了怨靈之祖的胸膛之上,雄厚的鬥氣將怨靈之祖狠狠轟在白骨王座上,透過身軀的餘力將白骨王座震裂出無數的裂縫,緊接而至的天火古尺砸在怨靈之祖頭顱上,天火順著天火古尺蔓延至怨靈之祖身上,怨靈之祖體表的血煞之氣瞬間灼燒起來。

一擊得手,蕭炎與樂少龍身形微閃,拉開極遠的距離,以免怨靈之祖垂死反擊。

失去了怨靈之祖的控制,白骨軍團一個個空洞的眼神潰散,殘破的頭顱茫然左右擺動,全部呆立在了原地。

眾人喘了口氣,飛到蕭炎身邊。

怨靈之祖伸出虛幻的手指指著蕭炎顫顫發抖,表情極其怨恨又很是恐懼,但一時之間卻又說不出話來,落在眾人眼中,心中大惑不解。

只有蕭炎看著眼前的情形,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回憶起怨靈之祖攻擊的突然消散以及臉色的急劇反常,再感受著體內幽絕冥靈的蠢蠢欲動,這種情況像極了之前混沌聖焱之於通靈丹火!莫非?

蕭炎無法淡定了,那個猜想一個勁在腦海中翻騰。

疑惑歸疑惑,猜想歸猜想,眾人手下卻沒有留情,也不敢留情!怨靈之祖六星巔峰的實力放在那裡,一旦被他恢復過來,誰也不敢預料會發生什麼事。隨著蕭炎的一記遠距離火蓮,眾人的鬥氣全部轟向了怨靈之祖。

一個六星斗帝、五個五星斗帝的全力一擊,加上一個由排名前二十的三種天火凝聚的火蓮,怨靈之祖就算是鼎盛時期也未必能全部接下,更何況此時虛弱如此。

感覺到即將來臨的死亡,怨靈之祖死死盯著蕭炎眾人,極不甘心地放聲大笑起來,白骨王座在他這歇斯底里的笑聲中盛開了一場鬥氣的盛宴。

本已裂縫遍布的白骨王座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重壓,在一片爆炸聲中轟然倒塌,無數骨屑紛紛揚揚,灑落在天地間,如同隆冬里的一場大雪,其間夾雜著點點血跡,那是白骨王座上千年沾染的鮮血,帶著凄艷的美,飄落在蕭炎眾人身上、腳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